>文化>>正文

CEO父亲周成刚:从中国式焦虑家长修炼成佛系老爸

原标题:CEO父亲周成刚:从中国式焦虑家长修炼成佛系老爸

2010 年 6 月,周成刚许了三个小心愿:背着相机去环游世界;去南美摄影;陪家人看一场电影。随后,他的职场身份开始升级,从新东方高级副总裁,到总裁,再到 CEO。“浮生只求半日闲”的三个心愿,都没实现。

1

雷厉风行的CEO

在新东方同事的眼中,周成刚有很多标签:时尚、霸道、雷厉风行。他说话的时候,总是语速很快、逻辑清晰,与人对视的目光直接坦率,仿佛一下就能看穿你内心所有的套路。他总习惯背着一个超级大的黑色电脑包,塞得胖嘟嘟的,重量有十几公斤,接受采访、参加活动的时候,从肩膀上取下来,随意丢在脚边,采访一结束,背起来就走,来去匆匆,好像下一刻是要赶着去徒步远征。

这是被 BBC 训练过的记者味儿,长期和时间赛跑,习惯性的干练、高效和简单。在成为新东方新一任掌舵人之后,周成刚依旧保持着严格自律、低调精密的职业运行守则。

事业之外,他将自己投入到所热爱的生活中,比如摄影、配音,以及乒乓球。乒乓球在20 世纪 60 年代开始在中国流行起来。在那个时代,可以无师自通,人人都能挥上两下。周成刚的兵乓球也是自学成才,然后一直为他所热爱。就算时代变幻,精英人群都开始追求高尔夫那些昂贵的运动,以便能彰显自己卓尔不凡的社会地位的时候,他作为一个乒乓业余选手,更热衷在朋友圈里秀打了一场乒乓球后的愉快自拍。

在和自我的相处中,他总能找到最原生的方式,不炫耀、不从众,简单天然,活得自我。就算今天成为教育集团的高级管理者,在他的内心里,自己的定位始终都没变过:我只是一个很努力生活、很恋旧的普通人。

这是他的生活态度。

周成刚在BBC工作期间

2

1995 年的世界

在苏州大学做了十几年教师后,有一天,周成刚突然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1995 年,世界是什么模样?

那是一个有点神奇的年份。马云辞掉老师的工作创办了中国黄页,俞敏洪的新东方开始冉冉升起,有钱人手里拿着时髦的大哥大炫富,姑娘穿短裤在街上走被热烈的目光注视;那一年,世贸组织 WTO 正式成立,克林顿正在美国的政坛上意气风发,而神一般的乔布斯正处于人生的最低潮。

95 年对很多中国人来说,是一个转折。人们开始越来越容易地获取到外界的信息,越来越清晰地看到世界的样子。

作为一个行动力特别强的人,这个想法一出现,周成刚就马上有了行动。他辞掉苏大教书的工作,转年的夏天申请了一所澳洲大学,开始新的学习生活。那个年代的中国家庭普遍都比较穷,中国留学生靠自己的成绩出国,在国外的日子就过得比较清苦,基本上都是半工半读,挣钱养活自己。

周成刚也不例外,他在家具厂里做最重最累的活:扛木板、锯木板……每天都很辛苦。但回想起来,那三年虽然辛苦,却是他人生中最难得的闲适时光。澳洲漂亮的海滩,仰望无尽的蓝天,一团团白云飘过,在地上是流动的光影……异国的风土人情打动着热爱生活的他,他开始摄影。

“96 年的时候我买了第一台相机,日本的美能达。那时候还都是胶片相机。”于是,一卷卷菲林里,记录下了充满异国情调的建筑,一去不返的大学生活……那时候,没有 E-mail,信件要花半个月的时间漂洋过海,才能抵达中国的家中。一张张照片,就这样跨越万里,传递着周成刚生活里的信息,和他对家庭满满的思念。"在国外,很多人家里都会挂满家庭的照片,那是生活美妙的瞬间。"

后来,他爱上摄影,摄影也让他走得更远,让他看到更多的世界,从亚洲到非洲,再到欧洲、美洲。一个拥有风风火火内核的人,有时候会为了拍到一张满意的照片,耐心静默、守候良久、伺机而动。

如果让周成刚选出这个世界上对他影响最大的三件事,那绝对有留学和摄影,而第三件,就是成为父亲。

周成刚在澳洲留学时期

3

孩子漂泊求学路

对周成刚来说,成为及格的父亲是一门很难的功课。眼下,很多中国人深陷教育焦虑,尤其是精英人群,他们希望孩子比自己更成功。年轻时候的周成刚也曾是这群患有“中国式焦虑”父母中的一个。

“家长会有这种希望,我过去就是因为书读不好,受过一些苦,考大学考了两三年才考取。”当年高考的阴差阳错,又没有能读上理想的大学,他内心一直燃着名校梦,希望儿子能帮自己圆梦,所以从小就为孩子规划教育的最优方案。

周成刚留学澳洲的时候,儿子四岁半,也被带到了澳洲开始上学前班。周成刚澳洲毕业要到英国工作,儿子又被他带到了英国读小学。

两年后,周成刚接到新东方的邀请回国,打乱了原本全家去加拿大生活的计划,为了不放弃海外教育的机会,妻子孤身一人带着儿子到温哥华读书。

一年之后,工作忙碌的周成刚眼看已基本没有去加拿大的可能,就又把妻儿接回国,为孩子找了一个国际学校读书。几年后,儿子考上了一所美国大学,赴美读书。

连年的折腾,几乎一两年就换学校,让儿子始终生活在一种比较动荡的教育环境中,不停适应新的生活。这给他的成长带来了很多不确定性,最终本科只申请到了一所美国排名 50 左右的大学。

面对这个消息,周成刚心里有点复杂,毕竟自己身边的同事,像俞敏洪的女儿是沃顿毕业,王强的孩子上的是耶鲁,其他不乏牛津、剑桥这样的顶级名校,他心心念念的名校。

“当时会很纠结。但突然有一天,我想明白了,孩子是一个个不同的个体,每个人有自己的特长。有的智商高,有的情商高,有的动手能力强。当这些问题想明白了以后,我觉得我就能够支撑下去,不再过分追求了。”在了新书《由东向西看教育》里,他说:“别人的孩子上哈佛、耶鲁我会由衷祝贺,自己的孩子上差一点的学校就帮着他慢慢走。”

求而不得的痛苦在于自己有欲望,当一个人放下执念,理解所谓父子母女之间,是不同特质、不同成长路径的个体,就能够放下教育焦虑,顺势而为,渐入佳境。

周成刚在经历了十几年的教育折腾之后,终究练成了一个佛系老爸。他如今遵循的父子相处之道是“父亲是儿子的榜样”。也就是说,为人父,首先是为人,做好自己,然后是为父,做好教养。

周成刚参加儿子的毕业典礼

4

冲突与父爱

周成刚和儿子之间有互相认同,也有冲突,尤其是面对东西方文化差异的时候。

在美国,文身是一种文化象征,但在中国 60 年代的家长心里,文身就等同于小混混的标志。所以,第一次看到儿子的文身,周成刚内心完全崩溃。他在书里写到,自己做了“反复的心理建设”,才能忍住不爆发,耐心与儿子沟通,最后终于接受了儿子的解释:在儿子热衷的篮球运动里,文身代表着属于他们的流行和文化。

“我们小时候可能也有一些东西是父母不能接受的,但他们后来慢慢接受了。那么我们的孩子所热爱的,不影响三观正确,为什么不能接受呢?”周成刚很认真地说。

儿子毕业的时候,没有听他的建议继续读研,坚持回国工作,自己找了一家规模不大的公司,天天上下班挤地铁,拒绝开车上班。理由是一来城里停车费很贵,二来路上堵车时间不能控制。周成刚就想,“年轻人,挺好。这就是生活的开始。”

在他的观念里,所谓父子,是两个成年人之间对等的关系,中国的家长总是希望用自己的思想去影响孩子,但周成刚会帮儿子分析利弊,然后让他自己做选择。因为他要对自己的生活负责。

有时候周成刚会隐隐感觉,自己会给孩子制造一种心理上的压力。50 多岁的人事业有成,还坚持努力奋斗,每天看书,连续出差,过得跟 20 岁的少年一般,这对于人生刚起步的年轻人来说,站在追赶的位置,多少总是会有一点阴影。

男孩的成长,是努力证明自己有独当一面的能力,可以担当家庭的责任,可以为社会做贡献,证明有一天自己是可以离开父母的,这些周成刚都明白。可作为父亲,他会想,自己好多人生的道理是到了 30 岁、40 岁、50岁才明白的,为什么儿子就非要 20多岁搞明白50岁的道理呢?但他还是会和儿子去聊聊这个世界,还有很多很多的未来。

两代人,外在或者内心,总是有一方渴望靠近,有一方渐行渐远,从依赖到独立,从独立到依赖,这样的传承,大概才是人生的真相。

5

如果时光能倒流

“如果我们的父子关系能够重新再来一次的话,我想我会尽最大的努力给他更多的陪伴,让他感受到更多的父爱。”

不停追溯时间的通道,好多和儿子共享的片段被记忆唤醒:送他去美国读书的飞机上,第一次敞开心扉的父子谈话;唯一一次探访儿子在美国的宿舍,被混乱到不可思议的场面震惊;毕业典礼时,看着孩子“连滚带爬”地毕业了,一位老父亲感到非常激动……

“他个性不大像我,更像妈妈一点。但是从美国读完大学之后,我对他有一点钦佩,就是坚持健身锻炼,每次弄到大汗淋漓。我没有他做得那么好。”

重新审视过去几十年的父子关系,“我现在对他的理解会更多一些。”周成刚说。

人生在世,父与子之间,大约都会是一场对彼此的试炼。

彼此所期待的可能都是某一天,像张学友唱过的那样:“很想和你再去吹吹风去吹吹风,风会带走一切短暂的轻松 ,让我们像从前一样安安静静 ,什么都不必说你总是能懂 。”

本文授权转载自腾讯育儿,采访出自栏目《100分父母》,作者林清欢,部分内容有删改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