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正文

日本北九州监禁杀人事件:家族之间互相残杀,堪比“死亡游戏”

原标题:日本北九州监禁杀人事件:家族之间互相残杀,堪比“死亡游戏”

这是一起听起来不可思议的杀人案。

北九州监禁杀人事件是一宗发生在1996年至1998年间的日本凶案。但直到2002年才浮出水面。

不仅仅是日本史,甚至是世界史上都是独一无二的案例,因为死者都是自相残杀死的,日本人本性里的懦弱和恃强淩弱才导致本次事件的悲剧,而在松永太的淫威下,太多不可能的事情发生了,家族里自相残杀,为了讨好松永泰而互相指责,令人称奇,也只有日本这个民族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男犯的名字叫松永太,犯案时44岁。女犯的名字叫绪方纯子,43岁。从姓氏上看,两个人好像不是一家人。不错,他们实际上是情人关系。高中时代是同班同学,毕业以后重新见面,形成了这种在日文中叫“内缘关系”的情人关系。松永太一直用暴力控制著绪方纯子。

松永太原来经营著一家销售卧室被褥的公司。因为屡次使用欺诈商法年松永太被警方以涉嫌犯有胁迫罪和欺诈罪全国通缉,他们夫妇开始了逃亡生活。他们四处躲避,四处不得安宁。四处骗钱,然后逃亡到四处。

举世罕见的连续杀人事件,就是在他们逃往过程中一所公寓里面发生的。

松永太以能够找到生财之道为借口,把一个60多岁的男性和他的女儿监禁在浴室里面,对他们的饮食、睡眠、大小便都加以限制,并且经常用电击棍进行电击拷问。这位男性最终因心力衰竭而死亡。随后,这位男性的尸体由绪方纯子和男性的女儿进行了肢解,然后把碎尸扔进了大海。这位男性的女儿继续被松永太紧紧地控制着。

不久,松永太感到再也筹集不到逃亡资金时,就开始把目标锁定在绪方纯子的家族身上,打算用“连根拔”的方法,将这一家的财产全部侵吞。

绪方纯子的娘家是久留米市内富裕的农户,拥有大片的土地。在日本,真正的农民,也就是真正的“地主”。

松永太把绪方纯子参加了“杀人”和“肢解尸体”的事情告诉给她的家人,继之而来的就是赤裸裸的威胁。

在这种威胁下,松永太至少从绪方纯子的家中索取了6300万日元。这些钱都花光后,当绪方纯子的家族无法从金融机关继续获得贷款时,松永太把绪方纯子、她的父母、妹妹夫妇、妹妹的一儿一女都监禁起来,让这一家口过着电棍下的悲惨生活。

最令人难以置信的是,松永太对绪方纯子一家进行恐怖统治后,又残忍地命令他们相互之间进行杀害。松永太自己并不动手,而是指定谁是杀手,谁是被杀者,指定谁去杀谁。绪方纯子一家人也就真的忠实地执行了松永太的杀害命令。

首先,松永太下令,让绪方纯子在一间日本式的房间(“和室”)内对当时61岁的父亲进行“通电”,多次用高压电棍击打父亲,最后导致跪在地上苦苦求饶的父亲惨不忍睹地死去。 接下来,松永太对“啊、啊”发出喊叫之声的绪方纯子58岁的母亲十分不满,他阴狠地说:“如果这样下去,外面会听到这种叫声的。”于是,丧失理智的绪方纯子又把母亲拽进浴室。

松永太命令绪方纯子38岁的妹夫把电线勒在岳母的脖子上,命令她33岁的妹妹按住母亲挣扎的双脚,最后把母亲活活地用电线勒死。

绪方纯子的妹妹经常遭受松永太的电击,耳朵已经基本上听不见了。松永太于是说:“她的脑袋变坏了”,从此也就决定了她的命运。在此之前,绪方纯子的妹妹实际上已经成为了松永太的“性奴”,每天都要遭受他的虐待。松永太不管绪方纯子妹妹可能怀孕的事情,命令把她也拽进浴室,让她10岁的女儿按住母亲的双脚,让她的丈夫用电线把她勒逼致死。

杀害了两个人的绪方纯子的妹夫,精神崩溃了,每天呕吐、腹泻不止。为了进行制裁,松永太就让他把自己的大便吃下去。没有多久,他也因为心力衰竭在浴室中死去。

剩下来的只有绪方纯子妹妹的一儿一女了。这两个可爱的孩子曾经被作为控制整个家族的人质,但此刻已经成为松永太邪恶生活的障碍了。于是,松永太命令绪方纯子妹妹的女儿在厨房里把5岁的弟弟杀害了。

然后,松永太又用电棍多次电击绪方纯子妹妹女儿的脸部,对她进行惨无人道的拷打,逼着她说自己该死。就这样,在厨房杀害了弟弟之后,她也躺在厨房的地板上,闭上眼睛。由绪方纯子和第一个男性被害者的女儿用电线捆绑在她身体的两侧,活活地电死了。

半年之间,6个人惨遭杀害。这些尸体几乎都在浴室内用菜刀、锯条肢解后,再用搅拌机捣碎,然后投弃在波澜万丈的大海里。

一个家族,就这样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2002年,第一被害者的女儿,实在无法忍受松永太变态凶残的暴力,她毅然从公寓中逃跑出来,向警方求救。当年,她17岁,这个残忍的事件也因此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但是,被捕以后,绪方纯子曾经长时间保持沉默,参加审讯的警员都说她戴着“铁面具”。 大约是半年以后,经过多方努力,绪方纯子终于从被松永太洗脑的状态下走了出来。“我想说真话了。我准备接受死刑。”事件的浓密黑幕也从此揭开。

相比之下,松永太仍然保持沉默。对绪方纯子的自供,他的解释是这样的:“绪方家的成员相互之间都有仇恨,所以他们才能相互杀害。与我没有任何关系,我也没有发出过杀害的指示。”也就是说,松永太认为自己无罪。

在庭审过程中,两个人对法官的询问也是完全不同的答复。绪方纯子对起诉的事实全部承认,用冷静的口吻回答一切问题。松永太则对起诉的事实全面否认,经常是涨红着脸大声喊道:“无礼!”“你们不要对我进行说教!”松永太还曾对检察官和绪方纯子的律师进行猛烈的人身攻击,然后用十分夸张的口吻对法官说:“审判长先生,请您理解我。”这实际上是一种拒不认罪的哀叹! 令人抱有疑问的是,绪方纯子一家为什么会如此服服帖帖地顺从松永太的杀人命令呢?他们为什么没有进行过任何抵抗呢?他们为什么没有尝试过逃跑呢?

绪方纯子表示自己很难用语言来描述当时异常的心理状态,很多事情也就没有办法清晰地勾画出来。

综合各方面的情况后,或许可以说,电棍的拷问给了绪方纯子很大的心理影响。

松永太使用的“通电方法”,就是将电线的铜丝分成两股,然后栓捆在被害者的手脚、脸庞、胸腹、阴部等部位。在发出命令和拷问的期间,松永太就是不断地插、拔连接电线的插销。

有一段时间,绪方纯子几乎是每天都要接受松永太的“通电”制裁。回忆起那段生活,绪方纯子说:“我那时感觉自己好像不存在了。无法判断善恶是非,只能按照松永太个人的好恶去办事,去执行他的命令。”

绪方纯子还说:“我那时满脑子中只是想着如何逃避这种‘通电’,那种持续的紧张,让我恨不得把自己变成一块石头。思考力衰弱下来,什么事情都不想了,后来恢复起来非常困难。”

这些,都不仅是对“通电”过程的描述,也是一种对心理影响的最好注脚。

在对绪方纯子一家进行监禁的时候,松永太也是巧妙地利用“通电”的恐怖进行家庭成员的分化。他自我设计了一个“奴隶标准”,然后对不符合这个“标准”的人集中“通电”,先行杀害。

结果,这个家庭的全体成员们,都千方百计争先恐后地讨松永太的欢心,相互之间进行着背叛、咒骂、殴打,最终是为躲避“通电地狱”而接受杀害亲人的命令,没有人想起来要依靠团结来进行抵抗。这种电流带来的精神变异,超出了一般人的想象。对这种事实,松永太当然是极力否认。他说:“我不是要对他们进行虐待。我要建立一个父亲的权威,要建立一种共同生活的秩序,从事的是一种‘秩序型通电教育’。”

北九州监禁案也是日本史上最著名的杀人案之一,足以名列最令人发指的案件前三。由于其奇葩性,也得到了不低的出镜率,往往成为文艺作品的改编题材。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