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李清照:半世颠沛流离,一生诗情画意

原标题:李清照:半世颠沛流离,一生诗情画意

入夜金华闻雨泣,南渡仓惶,魂梦长江隔。

独自飘零人不识,归来谁共秋花摘。

惟喜芳祠留故国,窗下清泓,能浣凌云笔。

千载郁情当一掷,新词岂再多商律。

我是在网上看到这阙《蝶恋花》的,作者在金华的一个雨夜想起了千古第一才女李清照,也就是词中芳祠的主人。是啊,1156年的今天,易安留下了惊艳千古的《漱玉词》,无奈地离开了那个又爱又恨的年代。

如今,已是千年已过,不知双溪舴艋舟是否依旧载不动许多愁?只是这愁早已换了人家吧。罢罢罢,红颜已去,朱门早就褪了颜色,而我也只能在千年后的今天,与诸君共忆李易安。

如果把人生最美好的阶段叫做黄金时代,那么易安的黄金时代就是动荡来临之前。

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

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

见客入来,袜刬金钗溜。

和羞走,倚门回首,

却把青梅嗅。

——《点绛唇》

那时候的易安还待字闺中,娇憨活泼,天真无忧。18岁那年,李清照嫁于太学生赵明诚为妻,清照与丈夫情投意合,如胶似漆,“夫妇擅朋友之胜”,一同研究金石书画,过着幸福美好的生活。

卖花担上,

买得一枝春欲放。

泪染轻匀,

犹带彤霞晓露痕。

怕郎猜道,

奴面不如花面好。

云鬓斜簪,

徒要教郎比并看。

——《减字木兰花》

丈夫赵明诚在外做官时,那一年的重阳节,李清照作了那首著名的《醉花阴》,寄给在外当官的丈夫:

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销金兽。

佳节又重阳,玉枕纱橱,半夜凉初透。

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

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醉花阴》

据说当时赵明诚收到书信曾闭门三日,力求写出比这阙还要美的“瘦”,当然没有成功。

可惜好景不长,战乱就那样突然而至,于是,易安从此不再易安,颠沛流离成了她生活的一部分。曾有人说,真正大智慧的女人,当兼有小女儿的情态和大女人的情怀。遍阅青史,唯有李清照而已。丈夫的弃城而逃,成就了“易安君”: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

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易安君的气魄让这世间大多数男儿都羞愧,国破的悲伤让她变得更加愁绪满怀,她是站在历史的最高层俯视众生,她有一种最深层的寂寞:

临高阁,乱山平野烟光薄。

烟光薄,栖鸦归后,暮天闻角。

断香残酒清怀恶,西风催衬梧桐落。

梧桐落,又还秋色,又还寂寞。

——《忆秦娥》

赵明诚死后,李清照行无定所,身心憔悴。不久嫁给了一个叫张汝舟的人。然而好运气似乎忘了这位才华横溢的女子。用现在的流行语讲,张汝舟就是一渣男。企图以婚姻骗取李清照半生积累的金石古玩。

于是易安是何等刚烈之人,宁可坐牢也不肯与“驵侩”之人为伴:

猥以桑榆之晚景,配兹驵侩之下材。

于是一纸告夫状结束了她第二次的婚姻,在那个封建制度的社会里,她成为了乱世之秋的一朵盛开的花,然而又被无情地摧残,她站在了精神的最高点,用她独特的才华给我们留下了数不尽的财富。

我们仿佛可以隔着千年时光,依稀看到一个风华绝代的女子,站在满地黄花的背影里叹息,我们仿佛仍然可以感受到当时她琴棋书画、吟诗作对的那种才华和魅力。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

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

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

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

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

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

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

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明朝杨慎在《词品》说道:

宋人中填词,易安亦称冠绝,

使在衣冠,当于秦七、黄九争,

不独争雄于闺阁也。

站在历史的长河里,我们任时光老去,而易安仍旧以她悲天悯人的情怀以及自己独特的才华屹立在我们对她深深地追思里,每当读到她的诗词,内心久久不能平静下来,在那一首首愁怨的诗词里不禁涌出无尽的坚韧之气,更留下了无尽回味和思考。

今日是易安君忌日,你想对她说点什么?点击留言。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