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正文

是哪些人在要求“完美的受害者”?

原标题:是哪些人在要求“完美的受害者”?

01

我特别害怕一种奇怪的逻辑,或者叫思维方式,就是要求受害者是完美的。

不管是什么样的受害者,家庭暴力也好,商业欺诈也好,故意伤害也好,只要是受害者开始出来维权,就有一类人跳出来,指责受害者。

我大致分析了一下,基本上可以分成三个类型:

第一个类型是负责分析受害原因的,惯用的口吻是“难道受害者就没有错吗”,无外乎就是用各种各样的方式来证明,受害者是咎由自取,加害人情有可原;

第二个类型是负责挑刺处理过程的,惯用的口吻是“这件事疑点太多了”,其实就是拼命查找受害人在回应过程中的措辞、行为中的漏洞,然后给受害人扣一顶“撒谎”的帽子;

第三个类型是负责嘲讽处理结果的,惯用的口吻是“原来就是想要钱而已”,然后把受害者所有的维权、所有的控诉、所有逼不得已的前提下做出的行为,都定义为“贪婪”。

我可能没有列举完毕所有的类型,因为这类型质疑者脑洞的宽阔程度远远超乎我的想象,大多数的时候,这三种类型的思维方式交叉缠绕、胡搅蛮缠。

偏偏这样的论调,还能获得挺多人的支持。

也算是一个奇迹了。

02

就好像最近跟奔驰4S店维权的这位西安姑娘一样,网上各种各样的论调,看得我脊柱发凉。

有人从她的经济条件下手,说能够花六十多万买奔驰的年轻姑娘,本身就不简单了,这就是有钱人的事,跟我们普通人没啥关系,看个乐子就行。

有人从她的语言能力下手,说你看这姑娘说话,从头到尾有理有据,怎么看怎么像事先排练过的,所以这件事儿很有可能就是一场炒作,大家散了吧。

还有人从她跟奔驰方达成的和解上下手,说和解协议上的“补过生日”这一条,涉及上百万的经济补偿,于是开口闭口就是“我还以为这姑娘是为大家说话,原来只是为了自己多拿赔偿,钱一到手就闭嘴了”。

姑娘被逼得没办法,主动表示,跟家人商量以后,放弃了“补过生日”的这一条款。

说实话,看到这里,我真的忍不住想要骂人。

别人小姑娘自己受了损失,别人想怎么索赔就怎么索赔,奔驰方愿意赔多少就赔多少,只要他们在法律范围内达成一致,关你什么事?

你是替奔驰觉得心疼,还是因为没分到这笔钱眼红啊……

03

我想啊,很有可能,在这种人的眼中,一个受害者应该是这样的。

从小到大没犯过什么错误,人生找不到一丝污点,家庭条件既不能富裕也不能贫穷,正好处在这个社会的平均线上,然后受伤害的时候,没有出言不逊,没有行为不端,甚至连随地吐痰这样的事都没有干过。

等到他处理这件事情的时候,既要做到心思缜密言语得体,不能出现前后矛盾的情况,又不能表现出过人一等的表达能力,显得排练痕迹太重,就得像一个普普通通的老实人一样诉说自己的遭遇,还不能像祥林嫂那么啰嗦,啰嗦也是让他们觉得烦。

等索要赔偿的时候,他必须严格提供各种各样的票据,证明自己索要的每一分钱的赔偿都是合情合理的,多要一分钱就是贪得无厌,总而言之你只要是一索赔就是为钱而来,充满了冲臭味。最理想的操作,就是很多文人被逼无奈的做法:索赔1元。

你以为这件事就结束了吗?没有呢……

他们还需要这个拿到赔偿的受害者,能够承担起拯救社会的重担,要鱼死网破冲破黑幕,要为后来的可能受害者扫清道路,否则就是自私自利、忘恩负义的小人,枉费了大家的呼吁和转发。

在这样的舆论环境下,哪怕是受害者维权成功,恐怕也会憋着一肚子的气。

没办法,这是一个被逼自证清白的环境。

04

其实我很能理解这些质疑者的脑回路,他们的思维方式,就是那种非常典型的“笑人无,恨人有”。

我们关注一个公共事件,第一是为了一种朴素的正义感,第二是为了避免今后自己遇到这样的情况。所谓的为他们呐喊,其实也是为我们自己呐喊。

但是他们不这么想。

别人受到伤害的时候,他们大言不惭地喊着“吃瓜”,然后把别人的苦难当成一种笑话来看待,满足自己的发泄欲望和可怜的幸存体验,这就叫“笑人无”。

当别人维权成功即将收到补偿的时候,他们开始觉得心里不平衡,凭什么他一下子能拿到这么多钱,为什么这种事情轮不到自己的头上,然后想尽办法来挖苦、嘲讽、泼污水,巴不得给人搅黄了最好,这就叫“恨人有”。

只有这种心态的人,才会不厌其烦地去要求“完美受害者”的出现。

他们当然知道这种人是绝对不会存在的,他们就是想要满足自己的那么一点点可怜的成就感:你看,我说这事儿有蹊跷吧!

我蹊您大爷的跷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