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她捐出千亿家产,成就世界顶级博物馆,稀世珍宝对所有人开放

原标题:她捐出千亿家产,成就世界顶级博物馆,稀世珍宝对所有人开放

每天一条独家原创视频

意大利佛罗伦萨的乌菲齐美术馆,

每年有400万人来旅行膜拜。

1737年,意大利的名门望族、

文艺复兴背后的资助者——美第奇家族,

最后一位男性去世,后继无人,

只留下一个女人安娜玛利亚,

临危受命下,她做了一个决定:

把家族400多年来积累的全部艺术遗产,

捐给政府。

也由此诞生了世界上第一个

对所有人开放的大型博物馆。

这里有最好的文艺复兴大师的杰作:

乔托、利皮、波提切利、达·芬奇、

拉斐尔、米开朗琪罗、鲁本斯、

提香、卡拉瓦乔……

这里已成为人类宝贵的文化艺术遗产。

近日,巴黎圣母院发生火灾,令世人心痛。

乌菲齐历史上也曾遭遇过劫难,

尤其是1762年的一场火灾和两次世界大战,

对藏品造成严重损害。

之后,乌菲齐对收藏进行长期的整顿和完善。

今年开春,一条摄制组来到佛罗伦萨,

体验了乌菲齐美术馆最新的观展路线,

并对现任馆长艾克·施密特进行专访。

点击视频,跟着一条逛乌菲齐美术馆。

撰文 | 陈子文

米开朗琪罗广场上的“大卫” 青铜复制雕塑

没有人会不爱阳光明媚的佛罗伦萨。整座古城就是个露天的美术馆,走在石板路的街巷、广场,随时碰到文艺复兴大师们的雕塑;经过的老房,可能波提切利、米开朗琪罗500多年前就住在这楼上。

阿诺河流经整个佛罗伦萨老城,乌菲齐美术馆就坐落在岸边。

从阿诺河对岸看乌菲齐美术馆

安娜·玛利亚(Anna Maria Luisa de’ Medici)

今天的乌菲齐美术馆之所以存在,功劳其实属于一个女人。

1737年,美第奇家族的最后一位男性去世,后继无人,只留下一个女选帝侯安娜玛利亚。临危受命下,她做了一个决定:把家族积累了400多年的艺术遗产,捐给政府,并约法三章——

一切都留给国家,所有艺术作品需服务于“公众利益”,需用于“吸引外国人的好奇心”。

这可以说是一个私人对国家的最大捐献。由此,诞生了世界上第一个现代意义的大型博物馆,并于1769年正式对公众开放,今年正好250周年。

筹备期间的1762年,乌菲齐曾发生一场火灾,万幸的是火灾被及时扑灭,不过损失还是不可避免。为此,乌菲齐专门设计了一个宽敞的螺旋形阶梯,作为另一条通道。

《美第奇家族:翡冷翠名门》电视剧照

佛罗伦萨圣母百花大教堂,1436年在科西莫的资助下完成建造,这个震惊世界的圆型穹顶,至今仍是佛罗伦萨的标志

没有美第奇家族,

文艺复兴不是我们现在所见

14世纪初,佛罗伦萨突然“发明”了文艺复兴,使这个小城变成了一个奇迹。这项运动的主力是当地年轻的艺术家们,而这些艺术家背后的金主,就是美第奇家族。

美第奇家族最早是托斯卡纳的农民,12世纪做羊毛贸易起家。后来做高利贷发财,再办银行成首富,富可敌国,甚至使佛罗伦萨在14-15世纪成为欧洲的商业中心。

之后,再到政治,赞助教皇,涉足宗教统治。家族辉煌时期共产生了 3 位教皇、 2 位法国王后。

美第奇家族最著名的艺术赞助人洛伦佐,被称为“豪华者”

波提切利、米开朗琪罗、达·芬奇、拉斐尔、提香等文艺复兴大师肖像

如果说最初赞助艺术家创作,可能是为了高利贷生意而“赎罪”。到了美第奇家族掌权的第三代——洛伦佐时,他本人就已是一名诗人和艺术鉴赏家,并亲自提携、资助了三位影响艺术史进程的大师——波提切利、达·芬奇和米开朗琪罗。他掌权的时期成为“文人墨客的黄金时代”。

此外,但丁、薄伽丘、马萨乔、拉斐尔、提香、马基雅维利……这些大师的名字都与这个家族紧密相连。

佛罗伦萨街头,随处可见建筑上有美第奇家族的徽章——装点着5个小球的盾牌

美第奇家族每个人都是艺术赞助人和大藏家,经过几代人、几个世纪的遗赠、捐赠和交换,藏品在数量和类型上,都不断丰富。

至今乌菲齐藏品的总量,共多达23万多件,庞大浩杂。除了文艺复兴大师的作品外,还收藏了古希腊罗马雕塑,埃及艺术,和非欧洲艺术,如中国瓷器,中东的挂毯,还有从非洲传到西方的古老作品……

乌菲齐画廊

皮蒂宫

波波里花园

乌菲齐画廊、皮蒂宫、波波里花园的合体

现在的乌菲齐美术馆有三个组成部分,分别坐落在阿诺河两岸:位于北岸的乌菲齐画廊,及南岸的皮蒂宫和波波里花园。

这三个部分在分离近120年后,在2015年重新合并,作为一个整体“乌菲齐”。

科西莫一世雕像

19世纪时的乌菲齐宫 Giacomo Brogi 摄

乌菲齐画廊所在的建筑,曾是作为美第奇家族办公楼的乌菲齐宫。1561年,科西莫一世作为当时佛罗伦萨共和国的统治者。为了更好地管控法官,他找来天才建筑师乔尔乔·瓦萨里,改造修建出乌菲齐宫,作为政务厅的办公楼。

而他的夫人、也是西班牙的公主,买下了河对岸的皮蒂宫,作为家人生活的宫殿。

瓦萨里走廊外部和内景

后来1565年,为了儿子和奥地利公主的婚礼,科西莫一世便请瓦萨里修建了一条私密廊道,全长近千米,从乌菲齐宫出发,横跨阿诺河,连接皮蒂宫,穿出来后就到了波波里花园。

建筑师本人都曾强调过遇到的技术困难:“我从没让人干过这种土木活——这是在河上打地基,难上加险,房子几乎就在空中!”

这条走廊与建筑师同名叫“瓦萨里走廊”,作为私人廊道一直关闭。走廊两侧,挂满艺术家的自画像。

乌菲齐画廊内景

现在,乌菲齐画廊的展览空间还在不断拓展,预计将超过16,000㎡,藏品3000件,主要为绘画和雕塑。

皮蒂宫内景

皮蒂宫面积有30,000㎡,藏品多达3万件:不仅有绘画和雕塑,还有各种装饰艺术、钟表花瓶、非欧洲艺术、地毯、纺织品等,应有尽有。

此外,库房里还有近20万张纸上作品,档案材料多达几英里长……

波波里花园

波波里花园占地约133,000㎡,是欧洲皇家花园的典范。整个花园与成百上千件文艺复兴和巴洛克时期的雕塑,融为一体。

乌菲齐画廊的参观路线很特别,从入口楼梯拾级而上,最先到达三楼顶层,再一层层往下。

新的展览陈列,主要按文艺复兴的不同时期推进。

1. 走廊展厅

首先到达建筑东面的“第一走廊”,这里早在1581年,就是乌菲齐宫中展览艺术作品的画廊,在1996年得到修复。

两侧两排古代雕塑一字排开,上方的墙面整齐挂着对乌菲齐有重要影响的人物肖像画,尤其是美第奇家族成员像。

地面铺设的是18世纪白、灰交错的方形大理石,与天花板的彩绘壁画交相辉映。

一个个展厅,在走廊一侧延展开来。

《三博士朝圣》真蒂莱·达·法布里亚诺 1423

2. 文艺复兴的开端和乔托

最开始几个房间,是从中世纪到文艺复兴开端的作品,内容多是宗教画。其中,乔托的作品最为显眼。

乔托1266年出生在佛罗伦萨附近的乡村,小时候上山放羊,后来被发现画画天赋不凡,便到佛罗伦萨学画。

乔托被认为是中世纪的最后一位画家,也是意大利文艺复兴的开山鼻祖。他讨厌拜占庭绘画的僵硬,在宗教画中融入生活气息。

《圣母登极》 乔托 约1310

《圣母登极》是他的代表作,也是透视画的典范之作。圣母启唇浅笑,黑色斗篷内,是半透明的白衣,透着女性青春的气息。这在之前的画家是不可想象的。

3. 馆藏之宝《乌尔比诺公爵和夫人双联画》

接下去是新布置的展厅,专门用来纪念波提切利和15世纪意大利文艺复兴早期的艺术。

一进门映入眼帘的是馆藏之宝《乌尔比诺公爵和夫人双联画》,这是艺术家弗朗切斯卡的成名作。

《乌尔比诺公爵和夫人双联画》弗朗切斯卡(Piero della Francesca)约1472

它到底有多宝贵呢?早在15世纪,这件作品就已经像古董一样,由铰链装订在了一起,以便于展出。

人物风格非常时尚,容貌描绘的精确度相当高,很小的细节也很逼真。

与一般肖像画的正面表现不同,这两幅画从公爵和夫人的正侧面来描绘。据说是因为公爵曾在一次马上比武中,右半边的脸遭到毁容,鼻子也骨折。

人物背后的风景,是已经褪色的远山和地平线,十分简洁,可能是代表着大公爵的领土。

更特别的是,你转身绕到另一面还有惊喜,双联画的背后是两幅马车场景的绘画,夫妇由圣女庄重陪伴。

只可惜,这幅画艺术家画了有约5年之久,而最终画完时,公爵夫人已经去世。

波提切利展厅

4. 波提切利:《春》与《维纳斯的诞生》

再往里走两个连通的展厅中,波提切利的两幅名作《维纳斯的诞生》和《春》,最吸引眼球。

《三博士来朝》这幅基督教的经典题材中,主要人物都是由美第奇家族的成员扮演,最后回头看向观众的是波提切利自画像

在文艺复兴那么多艺术家里,波提切利跟美第奇家族关系尤其密切。波提切利1445年出生在佛罗伦萨城,16、17岁跟着画家老利皮当学徒,得到扎实的锻炼。1470年,他自立门户,很快被洛伦佐赏识、资助,进入上流社会。

可能也因为在贵族圈浸染久了,波提切利画得秀美典雅、细腻动人,甚至纤弱中带点哀伤——这也正是当时贵族的通调。

同时,他的画里又有世俗的人性。这些特点,使他的画有很强的辨识度。

《帕拉德与半人半马兽》 波提切利 约1482

一边接受着美第奇家族的供养,一边旺盛创作,大胆地画全裸人物。在1480-1490年间,波提切利已经是全佛罗伦萨最出名的艺术家。

一个转折点在1492年。洛伦佐去世,佛罗伦萨政变,美第奇家族失权,波提切利转而追随新的掌权者。但多年后当美第奇家族重新夺回佛罗伦萨时,波提切利是悲惨的……最后,一代艺术天才死于贫困和寂寞。

直到死后350多年,波提切利才重新被发掘,被认可为文艺复兴早期的杰出代表。

《春》 波提切利 约1482

波提切利一辈子没结婚,画里经常出现一位模特,是文艺复兴第一美女西蒙内塔(Simonetta Vespucci)。有一种说法,《春》、《维纳斯的诞生》中的维纳斯,都是以她为原型。

《春》中,右边飞行的妖怪是风神泽菲鲁斯,他充满情欲,追逐大地仙女克罗丽丝,强行与她结合,给了她能让花草发芽生长的技能,她便化身为旁边的花神芙罗拉。

画中央,维纳斯站在花园里。左侧是美惠三女神在跳舞,少女的玉体被透明而轻盈的纱巾披裹,十分性感。三美神中,“纯洁”的左肩衣服脱落下半截,暗示了爱的诱惑。她们被小爱神丘比特射中。

1982年时,植物学家识别出画中约有200种不同的花卉,其中许多在佛罗伦萨郊外的山岗才盛开。

对这幅作品的理解有不同说法。有人说春回大地,将春的主题刻画得尽善尽美;也有人认为,画里比喻性的自由。

《维纳斯的诞生》 波提切利 约1484

《维纳斯的诞生》,这幅画的来源还是个迷。画面中,维纳斯裸体诞生在海中的一个大贝壳上。

在左侧帮助她的,是风神泽菲鲁斯和奥乌拉,他们温柔拥抱;右边是穿着丝质刺绣花裙的女孩,在岸边迎接她。

维纳斯的姿态轻柔地倾斜,眼神和表情稍许忧伤,微弱的明暗对比光线掠过她的身体,透出一种不同于肉欲的美。浅淡色调,也给人纯洁温和的感受。

5. 讲坛厅:乌菲齐画廊的核心

再往前走,便到了东面走廊的中心位置“讲坛厅”。讲坛厅最初在1584年竣工,2012年最新修复,精巧极致。

约6000片印度洋的珍珠母贝壳镶嵌在穹顶,再点缀上多达130㎡的金箔片,最后上鲜红色透明漆。

讲坛厅墙上挂着缇香、巴萨诺、卡洛德·卡利亚里的绘画,自然光透过威尼斯玻璃的窗户,落在古代雕塑上,落在珍贵家具,也落在大理石镶嵌的地板上。

室内正中的石桌后,是雕像《美第奇的维纳斯像》。1677年,科西莫三世把它从美第奇别墅转移到乌菲齐,是讲坛厅的“明星”。

达·芬奇展厅

6. 达·芬奇与《三博士朝圣》

转弯后,来到西面的走廊,首先遇到的是达·芬奇,有一间专门放达·芬奇名作的房间,主题都是关于带礼物朝拜耶稣圣婴的东方三博士。

《圣母领报》达·芬奇 约1472

达·芬奇跟波提切利曾是同学,比他小7岁。他是私生子,也是同性恋,也是奇才、全才。乌菲齐的最新研究发现,达·芬奇不仅是左撇子,而是两手同用,左右手都能灵活使用画笔。

《三博士朝圣》达·芬奇 1481

《三博士朝圣》,这幅作品绘制于1481年,画面几乎很难辨认。经过修复后,一个复杂的透视系统从画面中出来,现场满是参观的人群和动物。

“这幅画的修复工作花了将近6年。几个世纪以来,画中的人物被尘垢掩盖。之前你只能看到30个人左右,现在可以看到70多个不同的人物,细节十分丰富。”

7. 米开朗琪罗的《圣家族》,16世纪的谜

再接下来的展厅,可以同时看到拉斐尔和米开朗琪罗。

米开朗琪罗是文艺复兴最伟大的雕塑家,没有之一。而他的蛋彩木板画《圣家族》,被认为是16世纪最重要的和谜一样的作品。

《圣家族》(Doni Tondo)米开朗琪罗 1506-1508

画中以宗教人物来比喻佛罗伦萨商人多尼及其妻子,这幅画很可能是在他们女儿生日时画的。

在奇怪和蜿蜒的构图中,前景是三个雕塑一样的人物——圣女从圣约瑟夫手中接过耶稣。

而使画面得到平衡的,是后方背景中倚坐的裸体人物。米开朗琪罗画人的肌肉,深受古代雕塑的启发,他借用雕塑《奥拉孔》的姿态,完成了这些裸体人物的绘制。

米开朗琪罗

《西斯廷教堂天顶画》 米开朗琪罗 梵蒂冈博物馆

洛伦佐的侄子教皇克莱门特七世,要求米开朗琪罗绘制梵蒂冈博物馆的穹顶,343 个人物,米开朗琪罗画了4年终于完成。走出教堂的时候,几乎成了残废——由于颜料常常滴进眼睛里,视力已变得有些模糊;由于长期仰头画画,脖子也歪了……

在乌菲齐馆长施密特看来:“在《圣家族》这幅圆形的画中,螺旋形的人物扭曲,发达的肌肉,波普艺术的色彩,背景中的裸体人物……我们真的可以看到他在《西斯廷教堂天顶画》中的所有绘画原则。”

8. 天才+美男的拉斐尔:

他画的圣母,是人间女子美的集合

而米开朗琪罗的《圣家族》的旁边,是同时期的拉斐尔的作品,描绘同一个主题“多尼夫妇”。

《多尼夫妇的肖像》 拉斐尔 1504-1507

施密特认为:“拉斐尔来到佛罗伦萨时,他对这里的景象立即做出了反应。他画的最后一代乌尔比诺公爵夫妇(多尼夫妇),事实上,画里人物的姿势明显受达·芬奇《蒙娜丽莎》的启发。”

拉斐尔自画像

拉斐尔 17 岁时就被称为“大师”,他只活到37岁,共创作近 300 幅画。

在15世纪晚期的佛罗伦萨,同性恋并不罕见。城市密密麻麻的艺术工作室里,男性亲密地住在一起,习以为常。

文艺复兴三杰中,达·芬奇与米开朗琪罗都是同性取向,拉斐尔最年轻,也只有他是异性取向。

天才的头脑加上俊朗的外表,让他极受女性欢迎。他的画中满是女性的柔美,甚至到现在,这种女性美都难以被超越。

《金翅雀圣母》 拉斐尔 约1506

拉斐尔笔下的大部分圣母,可以说是人间各类女子美的集合。

在《金翅雀圣母》中,拉斐尔用把颜色涂上薄纱的手法,柔化了人物的轮廓线,使人物的形体无比优雅,沉浸在一种甜美与安详中。

展示多幅拉斐尔画作的展厅 皮蒂宫

《大公爵的圣母》 拉斐尔 1506-1507

“一般来说,如果你有一幅拉斐尔的作品,就已经非常厉害了,人们甚至会为此建个美术馆。但我们有拉斐尔的20多幅作品,其中有超过12幅拉斐尔的画作同时聚集在皮蒂宫的同一个房间里。”

《披纱巾的少女》 拉斐尔 1512-1515

这幅藏在皮蒂宫的《披纱巾的少女》,拉斐尔画的是自己的恋人芙纳蕾娜,少女面孔娇柔,手搭在酥胸,描绘得温柔细腻。

这幅画里,宗教的神秘感已荡然无存。

《花神》 提香 1517

《朱迪斯杀死荷罗孚尼》Artemisia Gentileschi(女) 1620

《弹琴的天使》罗索·菲伦蒂诺 1521

9. 文艺复兴晚期,和世界上最性感的人像

再回到乌菲齐画廊的一楼,进入文艺复兴晚期的展厅:提香,维米尔,伦勃朗,鲁本斯……所有房间墙面,被刷成一种17世纪常见的特殊红色。

《乌尔比诺的维纳斯》提香 1538

在 16 世纪,提香被称为“群星中的太阳”,他在1538年画的这幅《乌尔比诺的维纳斯》,被称为全世界最为性感的图像。

少女金发松散地披落在肩上,眼神直视着观众,完全裸露的身体,躺在弄皱的床单里,左手好像遮盖着阴部,但实际上给人暧昧引诱的感觉。

据考究,提香找了一名妓女做模特,而这幅画很可能是公爵要送给自己的新娘做指导用的。

10. 疯狂的卡拉瓦乔,用眼神杀人的美杜莎

最后终于来到卡拉瓦乔的房间。

这又是个天才,也疯狂地决过斗、杀过人、越过狱……把意大利的权力网得罪了个遍,到处是仇家。在红衣主教德尔·蒙特的保护下,卡拉瓦乔曾有一段稳定的创作上升期。

《酒神巴克科斯》 卡拉瓦乔 1598

著名的《酒神巴克科斯》就是在这个时期创作的。

年轻的酒神,变红的面颊,湿润的嘴唇,不干净的手指,和虫咬病伴腐烂的水果。这些细节反馈着淫荡感。也有传闻这位“酒神”可能是卡拉瓦乔曾经的男友。

而《美杜莎》无疑是他最负盛名的作品。美杜莎来源于希腊神话,头上满是毒蛇,能把看到她的人立刻变成石头。

一走进这个房间,正中央的“美杜莎”就好像正在盯着你:那张脸肿着,几乎要爆开,眼球从眼眶中突出,张开血盆大口,发出无声的尖叫。

她看起来就像是活的,不论你向左走,还是向右走,她的眼神一直在盯着你。

“这幅画卡拉瓦乔是在一块盾牌上画的,凸面能进一步表现出面部表情的不对称,还有眼睛。这幅画也可能是一幅自画像,卡拉瓦乔很可能是对着镜子画的,必须让自己露出这古怪痛苦的表情。”

1610 年夏天,39 岁的卡拉瓦乔,生命走到尽头。

这时人文思潮已深入人心,资本主义革命也开始了,文艺复兴正式了结。

乌菲齐画廊

美第奇家族成员肖像画

美第奇家族和文艺复兴的故事,两天两夜都说不完:生与死,光荣与耻辱,道德与欲望……美第奇家族像恒星一样,吸引着文艺复兴的巨匠们围绕,但这些大师对美第奇家族也是爱恨交加。

幸运的是,这一切最终化成无数杰作,沉淀在乌菲齐美术馆。

而在当代艺术飞速发展的今天,以“历史大师”闻名的乌菲齐,和许多老牌博物馆一样,其实也面临着许多“老龄化”的问题。

佛罗伦萨阿诺河

2015年,意大利因为经济增长停滞、文化拨款不足,文化部长同时选拔任命了全国20个新馆长,希望博物馆等文化机构进行改革、自负盈亏。艾克·施密特就是在这个情形下上任的,也是乌菲齐有史以来第一位外籍馆长。

老牌博物馆如何在当代焕发生机?一条对施密特馆长进行专访,以下为部分精选。

Q:一条 A:艾克·施密特

艾克·施密特(Eike Schmidt) 乌菲齐美术馆第25任馆长,佛罗伦萨画派、美第奇家族收藏学者

Q:乌菲齐画廊、皮蒂宫、波波里花园在2015年合为一个整体的意义?

A:这是对乌菲齐历史的呼应。因为120年前,它们本来就是一个统一的整体。只是在意大利共和国时期,它们才被分离。

两年后,我们还计划重新开放瓦萨里走廊。因为现在从乌菲齐画廊到皮蒂宫,你需要进出绕路,到时它们将被重新连接起来,你可以从乌菲齐,通过瓦萨里走廊,直接走到皮蒂宫。

皮蒂宫藏品

《忏悔的抹大拉的马利亚》 提香 1531-1535

《圣阿加莎殉难》 皮翁博(Sebastiano del Piombo) 1520

《绘画与诗歌》Francesco Furini(女)1626

Q:对展览的安排、展览陈列的调整,标准和方向是什么?

A:乌菲齐画廊展出3000多件,皮蒂宫有3万件,我们库房里还有约20万件纸上作品的藏品,未被展出。这些藏品是庞大浩杂的,我们尝试去激活它们。

一是拓展展览空间,比如把之前部分办公空间改造成了新的展厅。除了常设展,也举办一些主题性的临时展览。

我们也花了很多精力来修缮皮蒂宫,空调、灯光、报警系统等等。许多展览空间最近第一次对公众开放。

二是对常设展厅的陈列进行调整。以前展厅主要按艺术家的出生地来划分,观众看展时会很困惑。从2016年,我们开始重新安排藏品的展览布局,现在主要是按文艺复兴的不同时期推进,调整工作已经进行了2/3了。

只要在画廊里走一走,你就能了解历史是如何演变的,看到同一时间不同的艺术家是如何活跃的,去体验那个时代的艺术是什么样。我们也计划在不同时代中,融入当时活跃的女性艺术家的作品。

正在修缮中的波波里花园咖啡房

此外,公教活动、残障人士的服务,观众的体验也是重点。我们正在翻修波波里花园的咖啡屋,预计明年开放。到时人们可以体验和以前的皇室一样,边在花园里喝茶和热巧克力,边欣赏佛罗伦萨的全景。

现在我们一年的参观人数超过410万人次。

安东尼·葛姆雷雕塑作品在乌菲齐画廊展出

Q:老牌博物馆,在这个当代艺术主导的时代,主要的价值是什么?

A:虽然乌菲齐向来以历史上大师的绘画和雕塑闻名,但其实我们也举办了像Kiki Smith、蔡国强、安东尼·葛姆雷等当代艺术家的个展。

可能你会觉得奇怪。但其实,乌菲齐最初就是作为当代艺术博物馆存在的。当美第奇家族第一次委托艺术家创作并收藏画作时,他们也都是当代艺术家。把当代艺术带回这些古老艺术的殿堂是绝对必要的。当然,必须非常严格地选择邀请的艺术家和作品。

古代艺术,对当代艺术家来说,也是一个重要的灵感来源,和差异化的源泉。

事实上近年来,乌菲齐的一系列改革颇有成效:从解决观众买票要排两小时队的难题;到重新调整馆藏陈列,提升观众的观展体验,同时也举办顶级的当代艺术展;就连封闭了百年的瓦萨里走廊,也计划在2年后的2021年向公众开放。

在这个时间仿佛静止的古城佛罗伦萨,乌菲齐美术馆,似乎在逆流而上,重新唤醒生机。

部分图片由乌菲齐美术馆提供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