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宝能系操盘下的南玻集团困境 老牌企业盈利近腰斩

原标题:宝能系操盘下的南玻集团困境 老牌企业盈利近腰斩

作者:舜耕山人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2019年4月17日,南玻集团(000012.sh)发布2018年度报告称:公司上一年度归母净利润4.5亿,同比下降45%。

GPLP犀牛财经注意到,公司给出利润下降的主要原因是光伏行业的政策市场变化以及生产成本上升,导致公司太阳能业务板块收入大幅减少,并发生亏损。

南玻集团是在第一批在深交所上市的数家企业之一。改革开放之初,南玻集团的前身,中国南方玻璃有限公司在深圳市政府的批准下成立。彼时,南方玻璃还是中外合资的试点企业,算是改革开放“摸着石头过河”的石头。因此,南方玻璃在深圳一直被视为改革开放的排头兵。

但这一切都在近年戛然而止。

老牌企业面临困境

“引进外资,发展国民经济”是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主旋律,而南玻集团就是诞生在那样一个环境之下。三十余年间,我国城市建设的进程不断推进,对建筑材料的需求也日益增加。因此,南玻集团经历了一个很好的时代,并因此铸就了一个企业属于时代的辉煌。

时至今日,南玻集团仍然有能够使其赖以为生的技术和手艺,其产品仍然被市场所认可。但问题出现在太阳能产业中与材料相关的环节。众所周知,光伏产业是耗电大头,南玻集团声称,其“太阳能产业的上游材料的制造基地大多位于电价较高的地区”,在行业内新旧产能更替的时点上,南玻在太阳能产业上的收入和利润都遭受到了极大的压缩。GPLP犀牛财经观察到,这一业务条线的利润减少的数额基本等于公司总利润的下降,由2017年度的盈利1.95亿元下降至2018年的亏损2.35亿元。不过,面对这一形势,南玻集团并未给出可行而合理的解决方案。

而在其赖以发家的玻璃业务中,南玻集团在平板玻璃、工业玻璃和电子玻璃三个业务条线中都取得了一定的营收增长。南玻集团表示,工业玻璃和电子玻璃将在未来为集团提供新的增长点。从上一年度数据来看,太阳能业务收入约23亿元,而平板和工业玻璃收入为74亿元。三倍的差距让我们看出,玻璃的制作和加工,还是一如既往的是南玻集团的核心业务。

宝能系入主之后

有人认为,南玻集团今天面临的业绩下滑,应当归咎于三年前强行入主南玻集团的——钜盛华和前海人寿。依托于新开发的险种“万能险”,以前海人寿为代表的保险公司手握巨大的资金来源,借此疯狂举牌上市公司。那段时间最大的新闻,莫过于宝能系姚振华和万科王石在收购与反收购之间的“宝万之争”。与宝能和万科的长期对峙不同,钜盛华及其一致行动人比较顺利地掌控了南玻集团的实际控制权,并通过了新的股权激励方案,致使南玻集团原有的管理层纷纷离职。

GPLP犀牛财经了解到,从南玻集团创设到2016年的三十余年间,公司从未经历过高层的巨大变动。而此次南玻高层集体辞职,也令投资者对公司的前景产生了担忧。不过,意在公司控制权的宝能系很快稳住了局面,控制住了公司,并开始按照自己的方针策略经营。市场的目光又被吸引到了宝万之争上,南玻的易主则鲜有人关注。

不过几年之后,当南玻的业绩发生了一些不利变化时,市场又想起了之前这一场并不太激烈的“公司控制权争夺战”。有人指出,资本大鳄拿着金融工具在市场上翻云覆雨,赚着比搞实体的企业家更多的钱,还要把别人苦心经营的产业抢到自己名下。抢过来不算,还不好好经营,一定要瞎折腾一番。

事实上,资本方倒不一定真的是这么做。在GPLP犀牛财经看来,南玻目前面临的是产业压力,宏观压力,也是一个企业所可能面临的正常处境,而企业现在的管理层也不见得真的有什么过失,要承担什么责任。但是,他们确实表达了对实业不在乎的想法,正如原本在前海人寿任职,现任南玻集团董事长陈琳在入主南玻之初所说:“你们这些搞制造业的辛辛苦苦也就赚这么点,还不如搞资本运作”,“通过收购买卖可以赚比制造业更多的钱”,把资本的逐利性暴露无遗。

这也难怪在公司的经营遇到尚且不算严重的问题时,市场就开始把锅往资本的运作者身上扣。而市场也愿意相信,资本的操纵者既没有经验,也没有兴趣经营实体经济。于是尽管公司经营尚可,投资者已经开始对完全被资本所操纵的南玻集团斜眼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