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正文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奎小秀|喀什噶尔之行

原标题:【中国西部散文学会】奎小秀|喀什噶尔之行

2019年第88期 总第775期

在新疆生活多年,走过了天山南北,唯独没有去过喀什。

初冬一日,朋友小聚,女友想到喀什买个物件,三人一拍即合,当即决定结伴出行。

两天后三人飞往喀什。两位新疆女友,一位能听懂维吾尔日常用语,另一位会说维吾尔语,有这样两朋友陪着,此行必定圆满。

行走在喀什噶尔的大街小巷,发现这个城市和新疆的其它城市一样干净整洁,不同的是街道的机动车道边都铺设了宽约三米宽的摩托车道,停放的街边的摩托车排放的整齐有序。

漫步城市中心的古城老巷,一路欣赏,沿街的店铺、大门、窗户、砖墙、路标、小吃摊……如一幅幅的异域风情画,满眼都是的花纹装饰:彩绘的栏杆,雕花的窗棂,浮雕的门板,铁艺的路灯,用棱角斜面的砖块拼砌成各种花纹图案的墙面,街边下垂的连拱形缕花廊檐……一砖一瓦,一门一窗,如花朵般渐次开放,惊红骇蓝各种色彩恰到好处地搭配在一起,无一不凸显艺术之美、工艺之精、色彩之炫。

烤馕饼上扎花纹的模具,葫芦形的手柄上有彩绘的图案;烤肉架上有镂空的波斯风格的花纹,有的还做雕花檐顶;长嘴细颈的洗手铜壶上面,刻有成圈的古老纹饰;小饭店取菜口做成洋葱形孔洞,并以雕花饰边;还有盛酸奶木碗、吃饭的木勺等,都用花纹图案加以装饰……人间烟火,油盐酱醋,生活的每一个细节,都被赋予艺术之美,表达着曲折美好的心愿。

艺术品店里,长嘴细颈的水壶,金丝银缕的的花瓶,金光灿烂的酒具,花纹斑斓的摆件……街头巷尾,是高度集密的层叠不已的艺术长廊,仰首低眉之间,各种图案花纹雕饰扑面而来,漫步其中,我们只能发出深深的感叹。

在时代飞速发展的今天,一个古老民族的传统和艺术原汁原味儿地浓缩在老旧的古城中,传统文化层叠叠地沉淀其中,艺术扎根在花卉图案音乐舞蹈手工制作之中,扎根在人们的心底。老旧传统艺术奇葩般绽放在高楼大厦四围之中,让光鲜照人的现代建筑黯然无光。

戴着鲜艳头巾,身穿长裙的维吾尔族大妈,衣裙飘飘的走在小巷里。路边玩耍的孩童,个个都是大眼睛长睫毛,她们的睫毛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黑、长、翘、密。漫步城中,光用眼睛是远远不够的,还要耳听、鼻嗅,用心感受这个城市独特魅力。每个小店里都播放着维吾尔族音乐和歌曲,或节奏明快,或旋律悠长;铁匠铺里传来叮叮当当的敲打声,纯青的火炉发出滋滋的声响,乐器店里传来咚咚手鼓声……时值初冬,游人稀少,一些店铺已经歇业,但街巷中不时弥漫着烤肉的焦香、烤馕的麦香、烤包子的肉香……路过烤馕摊,经不住香味的诱惑,买一个小窝窝馕三人匀分。路过烤包子店,又经不住扑鼻而来肉香,一人来一个,站在路边大口朵颐。午饭时,三人特意各尝了两串烤肉。

走累了,在路边欧式风格加伊斯兰情调的小咖啡店休息一下,喝杯咖啡,尝块甜点,在咖啡袅袅飘散的香气和舒缓的音乐声中,听邻桌的古丽用卷舌音较多的维吾尔语,对着手机喃喃诉说……这是古旧老城中蕴含的新的另一种韵味。

走进一个乐器店,什么热瓦普、都塔尔、手鼓和许多叫不上名字的乐器琳琅满目,店主在给一群南方口音的游客介绍各种乐器,他随手拎起一把乐器轻轻一拨拉,一串串优美的旋律从弦上叮咚的落下,美丽的维吾尔族姑娘随着音乐翩翩起舞,弹奏的人仰头微闭双眼,一往深情。跳舞的人移椎抖肩翻腕,自我陶醉。游客们则个个睁大了眼睛,咂舌不止,连声叫好……

我们三人在每个漂亮的雕花大门前拍照留影。女友乔说:这几天我们总是扒着人家的大门不放。谁让那些大门那么漂亮诱人呢?

女友智喜欢品茶,尤其喜欢巴基斯坦和土耳其的精美茶具,仔细欣赏,赞不绝口,爱到不想释手。乔是锡伯族人,喜欢铜器,但凡看见有铜制工艺品或手工铜器,无论黄铜还是紫铜,总要停下脚步,问问价格,看看成色。除了乔预先要买的核桃木手把件,三人起初都没打算买东西,结果都没经住的诱惑,分别购买了巴基斯坦的彩色铜碗,成套茶具,手工小挂毯等。我的钱袋捂得最紧,结果也经不起诱惑,在古城买了四只手工小铜碗、一枚馕饼上扎花彩绘模具,外加数条纱巾。

我们从一个纱巾店出来,拐进一条小巷,想抄近路穿过玲珑曲巷到另一条街上。小巷曲曲折折,忽左忽右,岔道很多,有时感觉前面已无路可走,可拐过一个墙角,居然发现前面有三条岔道,走哪条道呢?三人一合计,决定走左边,走着走着,感觉又无路可走了,环顾四周,在侧旁视觉盲点之处,居然还有一个“之”字形左扭右拐的曲折小巷,真是曲里拐弯疑无路,侧身一看又一巷。巷子里房房相连,路路相通,我们绕过来拐过去,终于来到了一条街上。乍一看这条街似曾相识,原来我们从刚才那个卖纱巾小店的左边小巷进去,七八分钟后,从小店右边的巷子出来了。

有时路边房屋中间蓦然会有一串串台阶,原来古城房屋顺坡势而建,拾阶而上,别有洞天,每层都有房舍,顶端密集的房屋围着小小的广场,几条幽深小巷辐射开去……

老城中小巷曲折成趣,我们还想钻一次小巷,体验一下曲巷通幽的感受,可是已经没有时间了。后来查地图才发现,古城的街巷复杂密集程度类似于哈密瓜上的纹路。

我们在古城发现了一家维吾尔族小饭馆,干净整洁,现包的羊肉馅馄饨小巧玲珑,比我的大拇指略大一点;手擀面条粗细均匀,刚开始我们还以为是龙须面,还有包子、奶茶、店主腌的萝卜,味道真的不错,最关键的是店主维吾尔族大妈和蔼可亲,热情有加。第二天再逛古城时,为了穿越古城再到这个小店吃饭,在小巷中左拐右拐,差点迷了路。在小店吃了两顿午饭,我记住了小店的汉语名字叫晨光和谐。

三天的旅程一晃而过,收获满满,行囊鼓鼓。

在喀什机场排队到安检口时,前边一个中年人突然后退撞到了我,我愣了一下说:“你倒车也不打个喇叭。”两个女伴听了我的话在后面笑弯了腰。那人转过头一脸的歉意,连声说“对不起”,并用手指了指他前面的人,意思是说前面的人撞先撞到了他。过安检通道时,排在这个人前面的一位大妈没按要求掏出包里的东西,背包在安检机上过了一遍又一遍,她掏了一次又一次,最后安检人员把她包里的东西全部倒到筐里过安检,后面的人发出不耐烦的抱怨声。撞我的那个人对我说:“耐心一点,不要着急,飞机不会落下我们,但我们可以落下飞机。”并礼貌地递给我装鞋和外套的框子。过了安检穿鞋穿外套时,安检人员突然又查验这个人的身份证,用汉语念出了长长一串名字,原来他是个维吾尔族人,我仔细一瞧,他的眼睛果真的长得像维吾尔族人:“你是维吾尔族人,我把你当成汉族了。”他说:“我是维吾尔,原先留着胡子,不是阿凡提那样的胡子,现在剃了,与身份证照片有差别,每次过安检都会重新查验。”说到阿凡提的胡子之时,他幽默的用大拇指在脸上画了个弧。他的普通话说的相当标准。他跟我是同一趟航班。

目的地乌鲁木齐雨夹雪再加大雾,航班延误班近五个小时,在机场候机厅的长椅上,那个维吾尔族人安静的坐在椅子上低头看手机,并无焦躁之态。我经过他身旁时,他笑道:“不要着急,耐心一点。”然后幽默的一笑说:“下次倒车我一定记得打喇叭。”并用手做了个喇叭筒形放在嘴上比划了一下,发出“滴滴”之声。这是一位幽默的维吾尔族人。

作者简介:

奎奎,真名奎小秀,女,汉族,青海湟中人,长期从事企业报编辑记者工作。自1985年开始发表文学,在《青海日报》《青海青年报》《青海湖》《现代人》《江河文学》《中国水利电力报》等报刊杂志及网络文学杂志发表散文、诗歌、小说、报告文学,出版文集《有个村庄叫塔崖湾》。现为青海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会员。

本期编辑:雷响玲(绿水青山)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