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这部国产喜剧片的意义不在于尺度,而在于教育

原标题:这部国产喜剧片的意义不在于尺度,而在于教育

前不久,我给大家分享过一部《京城之王》。

那部影片聚焦中国上世纪九十年代的“盗版潮”,讲述了一对父子制卖盗版碟的故事。

虽然影片京味十足,但却是出自澳大利亚导演司马优之手。

由于年少时曾移居北京,司马优对中国有很深的情结。他不仅一毕业就跑来北漂,还接连拍了两部题材大胆、风格鲜明的华语片。

其中一部,是《京城之王》;而另一部,就是咱们今天要聊的喜剧——《红灯梦》。

这次,影片聚焦的是大隐于市的成人用品专卖店。

故事背景仍然是老北京胡同,主角也仍然是底层小市民。

男主顺子,刚过而立之年,其貌不扬、五大三粗,整天浑噩度日不上求进。

他本来有份开出租车的工作,却因为嘴欠经常顶撞老板,被开除了。

屋漏偏逢连夜雨,失业后的顺子又遭到老婆的“三连击”——

先是撞破奸情、惨戴绿帽,然后因为失业被赶出家门,最后连唯一的房子都归了人家。

净身出户的顺子,只能暂时去爸妈家借宿。

不仅受尽白眼,每晚还都辗转反侧难以入睡。

忍无可忍之下,他找了份推销员的工作,每天穿着羞耻露脐装,站在商场里卖减肥药,顺带结识了女同事莉莉。

但还没坚持几天,他又被老同学小江给带跑偏了。

原来,小江靠卖情趣用品发了财。

一听说这行成本低、利润高,顺子瞬间就起了跟风的念头。

于是,在小江的引荐下,他搭上了日本来的供货商伊吉,用每周交一万块份儿钱的代价,预支了五箱成人用品。

换句话说,他必须在一周时间之内,卖掉一万块钱的货。

但他连个现成的店面都没有,上哪去卖货呢?

幸好,女同事莉莉在得知这个情况后,愿意以提供店面作交换,入股他的情趣用品事业。

于是俩人一拍即合,在老北京的胡同里,开起了成人用品专卖店。

一开始,顺子怕街坊不接受,不敢放开手脚做生意。

他一会想给充气娃娃穿衣遮羞,一会又抄袭《红楼梦》,给店面隐晦取名“红灯梦”。

但没想到开业第一天,就有一堆人偷摸捧场,一下买光了大半箱货——

这里边,有人是打着问路的名义上门,一进来就卸下伪装买买买;

有人则趁着夜黑风高好办事,背着爸妈溜出来买套套;

有人大半夜敲开店门,为了讨好老伴,豪掷五十大子儿;

还有人一晚上能来两回,一趟偷摸买货、一趟塞钱封口。

更没想到的是,这些新奇的成人用品,迅速帮顺子打开了知名度。

店里每到晚上就客流爆满,不仅街坊四邻经常惠顾,连旅行团都把这当购物点,还有人用推车疯狂抢购。

自从有了这家成人用品店,整条街的保守观念也一扫而空。

大家都过上了更加和谐的生活,不仅夫妻矛盾迎刃而解,街坊四邻也变得一团和气,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但想也知道,在胡同里经营一家成人用品店,不可能一路毫无阻碍、顺风顺水。

一方面,当顺子回家跟父母摊牌时,他就受到了来自亲生爸妈的暴击和鄙视。

在父母眼里,干这行很丢脸,搞不好还要进监狱。

另一方面,由于营业执照迟迟办不下来,“红灯梦”随时有被查抄的风险。

对此,顺子、莉莉和街坊四邻联手,每逢巡查便将店里伪装成擦鞋的——然而,纸终究包不住火,店铺最后还是被居委会给查封了。

不过影片的重点,并非刻画顺子的创业史,而是藉由一间成人用品商店的兴衰,描绘出这座城市在保守观念与现代文化相互碰撞下的社会百态。

作为一部荒诞喜剧,它的笑点就来自这种碰撞背后的反差,以及充满市井气息的调侃。

比如,起初对成人用品店讳莫如深的街坊们,自从体验了“真香定律”,便自觉利用劳动人民的智慧保护它不被查封。

当巡查人员到达现场时,街坊们轮番上演一哭二闹三碰瓷。

比如,在游说顺子卖情趣用品时,老同学小江无论是对“性”的解读——

还是对SM癖好的汉化诠释,都显得既诙谐又精辟。

此外,影片对于市井小人物和社会现象的刻画,既有喜剧式的夸张又精准影射着现实。

以至于很多观众看到结尾,都没发现《红灯梦》是一部“混血”作品。

比如男主本来想办营业执照,结果却被各部门“踢皮球”;

比如居委会大爷听说店里经营擦皮鞋,立马要求免费体验;

还有片中人物满嘴跑火车的架势,也十分符合“不贫不是北京人”的印象。

虽然影片从题材到剧情,处处离不开“性”与“金钱”,但却并未因此而显得恶俗。

这是因为,影片不论对人物的塑造还是主题的探讨,都没有流于表面。

就顺子这个人物而言,他表面上看碌碌无为、胸无大志,但同时他又自带苦中作乐、无欲则刚的处世哲学,很容易让人产生亲近感。

在红灯梦被迫关门后,莉莉眼见顺子陷入一蹶不振,便想方设法地拯救这家店。

她得知顺子家以前是开中药铺的,祖传一种壮阳秘方,于是便号召那些老顾客一起,熬制了几十瓶药剂,帮顺子创业。

最后,在一次性用品大会上,顺子以身试药、见效神速,不仅惊呆了在场媒体和国际友人,也让这种药一夜之间彻底火了。

而在各种浮夸的情节设置下,顺子的一席话,又将影片拉回了现实层面——

“性是咱每个人都干的事儿,可这事儿谁都干不过咱中国人,因为咱中国有13亿人。”

既然性和吃喝拉撒一样,是人类基本的需求之一,那为什么还会有人“谈性色变”,认为它见不得光呢?

因为大人们自己羞于启齿,不愿给孩子必要的性教育,直接导致孩子在最易受到伤害的年纪,不懂得如何自我保护。

正如林奕含在《房思琪的初恋乐园》中写到的,“我们的家教好像什么都有,就是没有性教育。”

这也让我想起不久前的一则新闻——

深圳市梅林幼儿园的一名老师,给全班16名男童的下体拍照,还将这些照片标上姓名、出生年月发给了两名不明身份的人士。

事情曝光后,有家长回去问孩子,才得知确实如此。还有的孩子在一天里被拍照三次。但令人震惊的是,这16个孩子竟无一人做出反抗,也不知道自己受到了侵犯。

事实上,无论是大人们“谈色性变”,还是孩子们的性教育缺失,背后所反映的都是整个社会对性的无视甚至歧视。在我们的传统观念里,性是肮脏的、上不了台面的,只能在暗地里发生。

然而,随着时代不断发展,这种本该改变的落后观念,却还在影响着新一代人,间接造成个人与家庭的悲剧。

所以,当我看到《红灯梦》、《性爱自修室》、《父与子的性教尬聊》这类影视作品时,就会忍不住想推荐给大家,让更多人看到——谈论性,并不是一件羞耻的事情,真正可耻的是把无知当纯洁、把愚昧当德行;甚至因为自己的无知和固执,让无辜的孩子受到伤害。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