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净利润下滑七成,开心麻花“不开心”

原标题:净利润下滑七成,开心麻花“不开心”

文:陈茜

ID:BMR2004

(开心麻花舞台剧《二维码杀手》剧照)

4月18日,已经宣布要从新三板摘牌的开心麻花(835099),公布了2018年的年报,与2017年的光鲜业绩相比,开心麻花的利润经历了过山车式下滑。

虽然2018年营业收入同比增长17.36%,达到10.09亿元,但是,总体净利润只有1.12亿元,下滑71.27%。而在2017年,净利润达到3.9亿元,同比增长率达到422.64%。

业绩巨大波动是开心麻花的三驾马车——电影、戏剧、艺人经纪之一的电影行业特点。究其电影票房收益下滑原因,或与开心麻花话剧影视化的模式,以及失去了明星艺人加持有关。

普遍看来,新三板存在流动性差、融资难等问题,开心麻花在挂牌新三板期间也曾希望进军A股,但是最终折戟。最近一次融资中,也进展不顺。曾经新三板盈利冠军的公司,估值在三年内从3亿增加到50亿,为何现在却无法“开心”起来?摘牌之后,开心麻花在资本市场上将何去何从?

而近日某招聘网站上,开心麻花发布了招聘综艺节目节目策划的信息,在“戏剧+电影+经纪”的业务模式后,开心麻花是否将开辟综艺赛道?开心麻花正面临怎样的“焦虑”?

曲折资本路

发布2018年年报,这是开心麻花在新三板最后一次履行信披义务了。在交出这份答卷之前,3月29日开心麻花宣布要从新三板退出,4月9日发布公告宣布公司股票暂停转让,而具体终止挂牌时间则批准时间为准。

2015年9月,一直专注在话剧市场耕耘的开心麻花试水大电影。据公开资料显示,开心麻花是受2012年《泰囧》的启发,由此开始尝试凭借开心麻花的舞台剧IP资源,向喜剧影视作品深度开发延伸。

在2015年,第一部大电影《夏洛特烦恼》成为国庆档最大黑马,斩获14.41亿元票房。当年,开心麻花营业收入同比增长154.8%。

正如开心麻花CEO刘洪涛曾表示的,《夏洛特烦恼》成功来得太快,让团队措手不及,以前考虑的是怎么做好内容,而现在要做的则是如何经营好一家公司。

在2015年年底,开心麻花挂牌新三板,当时估值为3亿元,位居新三板影视公司赢利能力榜首。2016年,开心麻花出品的由话剧改编的电影《驴得水》获得了好口碑,但是,票房号召力有限,只收获了1.73亿票房,也导致当年开心麻花的净利润同比下降19.43%。

而在2017年,随着沈腾、马丽和艾伦主演的《羞羞的铁拳》上映,最终收获22.13亿票房,也让开心麻花当年的利润逆势增长了422.64%。

据资料可查,2017年6月,开心麻花报送了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在创业板上市的申请文件,拟募集资金7亿元,用于戏剧、电影和补充流动资金三个项目。但是,排队九个月后,2018年4月3日,开心麻花发公告称,因拟进行股权结构调整,拟终止IPO。

当时有媒体采访接近开心麻花的中介机构人士表示,出于融资需求,开心麻花也在考虑赴港上市,股权调整也可能与此有关。

到了2018年10月11日,开心麻花的第二大股东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将其所持的11.33%的股份在北京产权交易所进行招拍挂程序,与此同时,公司在筹划下一轮融资方案。但是,2019年4月1日,开心麻花称公司与相关方就融资关键条款持续磋商洽谈,最终相关方未能达成一致意见,公司终止筹划下一轮融资。且上述股权转让事宜截至目前尚未完成。

第二大股东欲退出,但却找不到合适的接盘者。股东清盘,融资受挫,对于目前总资产有10.8亿、现金流4.1亿的开心麻花来说,在极为烧钱的电影行业要想继续有大制作,依然有压力。

现在开心麻花融资遇到的问题是受到整个影视行业不稳定的趋势影响,还是主要受到了开心麻花内部人才流失的影响?开心麻花在通过股权绑定人才方面还会有哪些动作呢?在今年会有哪些新作品上映呢?是否认同开心麻花面临“去沈腾化”困境局面的观点?《商学院》记者联系了开心麻花CEO刘洪涛,对方则称在片场回避了采访。

影视版块业绩不稳定

2018年年报公布后可以看到,除了影视版块收入不稳定外,在演出和艺人经纪方面都有增长。其中,2018年,舞台剧演出业务全年超过2500场,收入达3.77亿元,占总收入37.37%;而2017年开辟的艺人经纪业务收入达2.91亿元,占总收入28.92%,较去年增加近214%。

但是,影视及衍生业务的收入则不及演出及衍生的收入,只有3.4亿元,总收入占比也从去年的51.94%下滑到33.71%。

细看2018年,开心麻花参与出品制作电影《西虹市首富》、《李茶的姑妈》,累计票房超过 31 亿,为何最终收入和净利润下滑严重?

可以看到,2017年《羞羞的铁拳》获得22.13亿票房时,开心麻花在影视及衍生部分收入约达到4.5亿元。其中,《羞羞的铁拳》的主出品方是开心麻花。

而在2018年,没有了沈腾马丽做主演的《李茶的姑妈》,口碑和票房双双不及预期,只收获6.01亿票房。而《西虹市首富》票房虽然达到25.48亿,但是该片主要出品方是西虹市影视文化(天津)有限公司。这也直接导致开心麻花在2018年的影视及衍生业务收入只达到3.4亿元,毛利减少1.8亿元。这样一来,在演出和经纪业务毛利增加4105.73万元基础上,依然造成净利润大幅下滑。

从天眼查可见,西虹市影视文化(天津)有限公司这家公司是由开心麻花的功勋导演闫非和彭安宇在2016年成立,他们也是开心麻花第一部喜剧大电影《夏洛特烦恼》的导演。其中,开心麻花仅在这家公司持股15%,同时开心麻花董事会秘书、财务总监周力担任西虹市影视文化的监事。

有从业者认为,通过投资电影背后的操盘公司,能够使双方实现更紧密的联系,并针对各自影片达成进一步合作或资源上的对接,尤其是电影创作者创办的公司。但是,旗下签约导演自立门户,即使之间依然可以紧密合作,也会增加相应的成本投入。根据年报可见,2018年毛利率从2017年的60.7%降低到37.7%。

人才流失风险大

与明星IP的深度绑定,是“开心麻花”喜剧品牌得以发展起来的根本,不过,这也导致与明星IP解绑后增加了品牌受损风险。

从2003年第一部舞台喜剧《想吃麻花现给你拧》之后,开心麻花聚焦打造年轻人喜爱的喜剧表演,首创“贺岁舞台剧”概念,打磨原创剧目,积累了一大批喜剧人才,比如沈腾、艾伦、马丽、常远、黄才伦、魏翔等。

直到2012年,沈腾以“郝健”之名带领开心麻花团队亮相春晚,独具一格、针砭时弊的表演赢了掌声和关注度,之后连续4年亮相春晚,而开心麻花也从小剧场走入大众视野。

随着《夏洛特烦恼》的成功,曾经的“郝健”,现在已经成为拥有“百万票房”号召力的一线明星。继2019春节档《疯狂的外星人》《飞驰人生》的票房加持下,沈腾主演及参演的电影票房突破100亿元。

但是,作为功勋演员,沈腾、马丽和闫非、彭安宇一样,都没有在开心麻花持股,而是自立门户。比如,沈腾在2016年成立上海兜宝影视文化工作室,注销后,2017年又成立了新沂喜祥腾腾影视文化工作室,马丽则在2018年新成立了丽赫影视文化新沂工作室和长兴工作室。开心麻花在2018年的前两大供应商就是二人的工作室。

与成为公司股东相比,在开心麻花的平台上成长、成熟乃至爆红的明星演员和导演,纷纷独立于开心麻花之外成立公司或工作室,这是保持发展自由度和空间的一种方式,同时,不用承担公司经营的风险。

与开心麻花靠做爆款影视作品起家类似,近年持续打造了《琅琊榜》、《欢乐颂》、《伪装者》,以及近期的《都挺好》的影视制作公司正午阳光的股东中也没有绑定明星艺人股东。

但是,其管理团队是以创作为主体的制作团队,在2014年时,核心制片人和导演通过持股与公司深度绑定。随着公司不断壮大,外部资本开始进入,比如2016年,华人文化基金旗下的苏州志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成为了正午阳光的第一大股东。

这样一来,虽然出演过正午阳光的明星没有和公司品牌紧紧绑定,但是,公司通过股权留住的是公司制作优质内容的核心能力。“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即使正午阳光同样类型的电视剧不会拍第二部,选用不同的演员,也不会影响“正午阳光”的品牌力。

对于开心麻花来说,却不得不面临明星艺人流失带来的风险。

虽然开心麻花致力于打造集合创作、演出、运营人才结构的闭环,也汇聚了众多编剧、导演、演员等喜剧人才,但是位于上游的内容引擎,喜剧人才属于稀缺资源,即使拥有培养体系,也很难找到“好苗子”,更不用说沈腾这样“长在笑点上的男人”。没有了梯队人才的支撑,在一线明星艺人“单飞”后,必然对开心麻花爆款作品生产力产生不利影响。

有网友在看完《李茶的姑妈》后评论,“以后可能没有沈腾做主演的开心麻花影片就不考虑去看了。为什么老干砸招牌的事儿呢?”这部由开心麻花同名爆笑舞台剧改编的电影豆瓣评分只有4.6分,不及《羞羞的铁拳》、《夏洛特烦恼》。

其中,剧本改编不成功是主要问题,叙事混乱、人物形象片面化,这部最终没有复制此前话剧作品影视化的成功模式。反而,让外界开始质疑开心麻花持续产生好作品的能力。

开心麻花在年报中对这一点也深有认知,虽然公司在职业发展、薪酬福利、工作环境等方面提供了有利的工作条件及激励机制,已培养并形成了较大规模的专业人才团队,但仍可能面临人才流失,特别是明星艺人流失,以及发展过程中人才短缺或人才梯队不健全的风险,从而对公司持续经营造成不利影响。

而应对之策除了竭力挖掘新人,给予合理激励措施外,还有一点就是让喜剧这项事业变得更吸引人。

进军综艺新赛道?

确实,“戏剧+电影”的联动模式曾是开心麻花出品的喜剧电影优势所在。通过线下剧场演出的打磨,观众的反馈,经过市场检验的作品,走上大荧幕后已经拥有了一定用户基础。但是,具有东北式语言特点的“麻花式”幽默也需要经受观众对喜剧口味的变化。

随着《脱口秀大会》、《吐槽大会》等语言类综艺节目的兴起,没有夸张表演和撩拨,仅靠批判式吐槽就引发观众共鸣的脱口秀节目,成为新的现象级综艺。而已经发展十六年的开心麻花,所开创的融合时尚和荒诞元素的喜剧则显得不再年轻。

4月14日,在猎聘网上,开心麻花发布了招聘综艺节目节目策划的信息,主要工作职责包括配合公司进行综艺节目、影视内容的自主研发及本土化改编。

从参与《欢乐喜剧人》这样的综艺节目到自研综艺模式,开心麻花要继“戏剧+电影”双轮联动模式后,开辟综艺赛道?

喜剧有着天然的综艺属性,拥有大量喜剧表演人才的开心麻花也在为如何持续打造爆款作品,增强商业模式抗风险能力而焦虑。

在2015年《夏洛特烦恼》成为票房黑马后,沈腾曾上过《杨澜访谈录》。2003年,从解放军艺术学院毕业后,沈腾出演了开心麻花第一部舞台喜剧《想吃麻花现给你拧》,自此以后在开心麻花一呆就是十几年。

谈到为什么能开心麻花能呆这么久,沈腾说,因为这是一个充满正能量的团体,没有勾心斗角,没有弦外之音,是一个清净的环境,可能成熟慢一点,但不是坏事。

继《夏洛特烦恼》之后,已经不在主演开心麻花由话剧改编成电影的沈腾,是否依然会觉得成熟慢点不是坏事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