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挥刀,抖音不抖

原标题:印度挥刀,抖音不抖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快刀财经,作者 | 左邦

文 | 快刀财经,作者 | 左邦

在孟加拉国被禁、美国重罚后,TikTok(抖音国际版)在印度也遭了殃。

4月初的时候,印度泰米尔纳德邦高等法院发布临时命令,提出要禁止下载 TikTok 、禁止 TikTok 视频在电视播出。

求生欲很强的TikTok随后在印度媒体上宣布:自 2018 年 7 月以来,TikTok 已在平台上删除了超过 600 万条触犯社区守则的视频,同时TikTok 也为新用户注册设置了年龄门槛,只允许 13 岁以上的人士注册账号、发布内容。

不那么乐观的是,泰米尔纳德邦最终还是拒绝了字节跳动暂停TikTok禁令的请求,Google Paly和App Store相继将TikTok在印度市场下架。字节跳动在海外最大市场的扩张,被迫停止了前进的步伐。

01 一件“小事”

TikTok在印度市场的遭遇并非没有前兆。

2018年10月,一名24岁的印度男子卧轨自杀,原因在于遭受了太多的网络暴力。事情的导火索正是TikTok,这名男子上传了一段身着女性服装的视频,然后被许多围观者辱骂,甚至不少人称他为“太监”。

《新印度快报》也曾在2018年底的一篇报道中指出:“一名求助热线的工作人员,在2018年12月接到了来自泰米尔纳德邦的 36 个求助电话,均涉及与 TikTok 有关的欺凌、骚扰和成瘾的症状。”

种种案例引起了泰米尔纳德邦立法者的注意,一场网络霸凌事件,最终酝酿了 TikTok在印度市场被封禁的风波。

类似的事件在中国市场却可能是另一幅景象,比如在抖音上一夜爆红的温婉,凭借一段地下车库尬舞的小视频,迅速在抖音上收获了1200多万粉丝,之后又迅速被扒出整容、堕胎、酒吧蹦迪等一系列黑料,不乏谩骂者和诋毁的声音。

幸运的是,“温婉事件”没有继续恶化,在被抖音封号之后逐渐被人们遗忘。

同类事件的两种结果,无疑暴露了印度和中国不同的视角。

TikTok在印度被封杀的根源在于,上面一些和色情相关的内容可能会教坏孩子们。如同印度经济游说团体Swadeshi Jagran Manch所呼吁的:“这些应用以分享儿童资料、并且是儿童色情内容和潜在的反民族活动的开放场所而闻名”。

国内则是另一种态度,家长们可能为孩子沉迷抖音担忧,却没人计较17岁的女生为何不去好好读书,而是凭一段摇头晃脑的视频爆红;没人反思青春年华的00后,为何要直播晒肚子、晒孩子;也没人思考佳妮吃糖还没吃完,怎么又风靡起了炫富摔……如同《西游记》里的魑魅魍魉,凑成了一幅光怪陆离的景象。

02 一个警示

不管是印度、印尼还是孟加拉国,对TikTok的指控往往是“糟蹋文化,鼓励色情内容”。

或许可以理解为文化差异,抑或是当地社会的保守,可频频被戴上“文化堕落”的高帽子,却是一个值得反思的警示。

毕竟中国网民在面对同样的情形时,思考出的答案是抖音的发达三部曲:够奇葩—走红—赚钱。在这样功利性的激励下,拼死也要拍出吸引眼球的视频,这样的情绪和发财梦在社会中迅速传播。

一群穿着时尚年轻人在贵阳把车挡在了马路中间,只为了拍出一段好玩的视频,导致交通被严重阻碍;

广州的一名男子和朋友在火锅店吃宵夜,一时兴起想拍短视频,直接把火锅热汤往隔壁桌的人泼过去,导致别人二度烫伤;

重庆成渝铁路大渡口区段,一个小伙子爬上火车顶拍视频,在拍第二段的时候触碰高压线被重度烧伤,几乎丧命……

不少人可能听说过布热斯基的“奶头乐”理论。

由于生产力的不断上升,世界上的一大部分人口将不用也无法积极参与产品和服务的生产。为了安慰这些“被遗弃”的人,他们的生活应该被大量的娱乐活动填满,转移其注意力和不满情绪,避免少数既得利益者和大多数底层人士的冲突。

“奶头乐”看似十分阴谋论,好像没什么根据,又确实是存在于生活当中。只要你打开抖音,无需选择和搜寻,一个个活色生香、动感摇曳、搞笑逗趣的视频就被推到了用户眼前,刺激大脑分泌多巴胺获得愉悦感。

如此反复人们就会把这些狂欢、低俗的景观当成理所应当的东西,完全不会深究“为什么”。长此以往,这类媒介就在动感的音乐里,毁掉了人们深度思考的能力和认知能力,不知不觉就变得只会喊“666”……

印度政府尚有“救救孩子”的忧患意识,我们是不是也应该有一些理性思考呢。

0 3 一声叹息

传播学中有个概念叫“拟态世界”,即人们所认识的世界是由媒体所传达的信息构成的。

在算法推荐的世界里,我们的需求被精准的满足,然后视野和思维逐渐被局限,就像蚕茧里的蚕蛹,最后都活在自己给自己编织的“信息壳”里,根本看不见外面的世界。

TikTok在印度的境地,以及国内大众的不理解,恰恰验证了这种“拟态世界”。至少印度封杀TikTok的消息传出国内后,业已出现了两种不理性的声音。

一类是阴谋论的说法。印度封杀TikTok在一定程度上被引导为大国之间的政治博弈,尤其是诸多事件的一一关联。

比如美国监管机构出于国家安全考虑,阻止蚂蚁金服收购速汇金后,许多印度人质疑为什么蚂蚁金服可以获准持有印度数字支付集团Paytm 40%的股份。

再比如印度最大新闻应用Dailyhunt,因为被字节跳动持有一定股权,引发了印度人民对假新闻可能被植入的担忧。

TikTok可以说是中国互联网公司最成功的国际化产品,在 iOS 和 Android 的下载量已经突破10亿,其中在2018年就有 6.63 亿,远超Instagram的4.44 亿。而印度市场又是TikTok最大的海外市场,贡献了25%的下载量。在这样庞大体量的市场猛然被封杀,大有“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的既视感。

一类是公关式的解释。抖音在国内的高歌猛进也曾遭受质疑,早孕网红事件、侮辱先烈的广告等等,均被一一化解。

TikTok在印度的困境,也出现了对中国互联网企业缺少海外救火能力的质疑。或许并不应该低估字节跳动的公关技巧,TikTok在印尼因为“坟头蹦迪”事件被封杀后,不久后即重新恢复了服务;被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质疑违反美国儿童网络隐私保护政策后,也只是对Tiktok重罚了570万美元。

即便是在印度,字节跳动在TikTok被禁后的一份声明中表示:“我们对印度的司法系统有信心,我们对最终结果持乐观态度,该结果将受到印度逾1.2亿月活跃用户的好评。”同时一名熟悉此案的律师表示,字节跳动将于下周在最高法院继续反对这一禁令。

令人叹息的是,国内已经习惯于忽略事件的本质,顾左右而言他。

04 一场游戏

不管舆论如何解释,TikTok在印度被封杀,终究不是一个好消息,更坏的地方可能是字节跳动的商业化。

2018年初,张一鸣给抖音定了一个小目标:要有一半的用户来自海外。

短短七个月之后,TikTok就交出了一份亮丽的成绩单,海外用户月活超过5亿,陡然超越抖音在国内3亿的月活。

而在印度下达“封杀令”之前,TikTok这台吸粉神器在海外市场风头正劲,2019年第一季度在印度约有8860万新增用户,抖音和TikTok联合新增用户量高达1.88亿,相较于2018年增长了70%。

只是TikTok成了吸粉神器,却没能成为吸金利器。

The Information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2018年字节跳动为TikTok的海外扩张投入重金,也因此亏损12亿美元。TikTok走向海外的路,也是一条往海里撒钞票的路。

即便在TikTok势头最强劲的印度市场,字节跳动在印度电视和网络广告上投入了上千万美元,尽管TikTok在印度市场表现不错,却并未通过广告盈利,主要营收在于应用内购,即用户可以购买 Emoji表情和虚拟礼物。

而在Snapchat、Twitter、Instagram等强敌环伺的美国市场,没有母公司字节跳动在流量上的庇荫,TikTok的获客成本一直居高不下,仅2018年就为Google支付了多达3亿美元的广告费用,30天用户的留存率只有10%。

TikTok在印度市场被禁,无异于投向字节跳动商业化的一枚核弹,可能会就此失去印度这个“淘金地”,也可能引发连锁反应,在全球范围内掀起对字节跳动的“讨伐”,要知道印度、孟加拉国等已经举起了“文化堕落”的大棒。

究其根本,字节跳动还需要从其商业模式上找原因,以占领用户时间为盈利方式的游戏,可能已经无法继续。抖音在国内的使用时长增长率断崖式下滑后,张一鸣不得不表现出进军海外市场的野心,然而并未汲取在国内市场的教训,忽视道德和法律的“唯流量论”,正在海外制造更为严重的舆论漩涡。

建立在流沙上的大厦,稍有风吹草动就会动其根基。TikTok在印度被封禁还不是最坏的结果,字节跳动应该思考的是,如何扭转自身的价值观和底线思维,以免继续犯错,失去“游戏资格”。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