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清军入关,民风彪悍之北方抵抗少,柔弱之南方则抗争激烈

原标题:清军入关,民风彪悍之北方抵抗少,柔弱之南方则抗争激烈

最近有网友提问:1644年9月,满清顺治皇帝从盛京迁都北京,祭祀天坛,昭告天下,宣布继承大明衣钵,建立起对中原之统治。作为少数民族,满清在统一全国过程中非常残忍,暴力性十足,各地抗争运动风起云涌。不过,民风彪悍之北方少有抵抗,除姜瓖在山西大同被逼起义外,中原各地很平静;南方人民一向以柔弱著称,为何抗争却相当激烈,扬州、嘉定、绍兴、镇江、福州、肇庆、桂林等地义军众多,可谓是遍地开花,这是为何呢?

确实,纵观清朝入关到最终剿灭南明永历政权这几十年间,北方起来反抗清军的不多,而南方则相当激烈,甚至还一度有北伐之趋势,可惜因内部矛盾众多,北伐屡屡失败,实乃可惜。笔者认为,清军入关,北方抵抗少,南方抵抗多且义军规模大,主要原因如下。

其一、清军宣传政策得当,北方过早归附;北方平定后,清朝侵略本质暴露,南奋起反抗

1644年4月,北京守军开放城门,迎接李自成大军入城,崇祯皇帝在煤山自缢而亡,宣告明朝在全国范围之统治结束。但是,李自成不是做大事的料,目光短浅,手腕也不行,其臭名昭著的“追赃助饷”政策激起士大夫强烈不满,又因其纵容士兵烧杀抢掠,北方民众对“闯军”深恶痛绝。此时,范文程向多尔衮提出建议:“义兵之来,为尔等复君父仇,非杀百姓也,今所诛者惟闯贼。官来归者复其官,民来归者复其业。师律素严,必不汝害。”一改往日掠夺之政策,而是打着“为明复仇”之旗号绞杀李自成,赢得民心,北方居民自然抵抗不多。

在“为明复仇”之旗帜下,清军进入中原之阻力相当小,李自成残余势力在怀庆与潼关两次战役中被轻松搞定,原归顺李自成之明军将领纷纷改换门庭,堪愿为清朝效犬马之劳,北方很快便被满清收入囊中。北方平定后,满清暴露出了庐山真面目,直接进军江南,绞杀南明政权,将“为明复仇”之旗帜抛弃。此外,清军在江南十分残忍,遇到激烈抵抗时,往往采取屠杀政策,如“扬州十日”、“嘉定三屠”,百万居民命丧屠刀之下;效忠明朝之士大夫,明宗室成员也被清军大量杀害。如此一来,南方为了保全自己,为了免遭屠戮,自然强烈抵抗。

其二、北方居民深受明军侵扰,对明朝感情不深;南方相对稳定,对明朝有感情

明朝末年,天下混乱不堪,内部有高迎祥、李自成、张献忠等农民起义军纵横中原各地,关外东北则是满清虎视眈眈,并不时越过长城入关劫掠,搞得明军焦头烂额。为此,崇祯连年征兵,连年征收“练饷”、“剿饷”、“辽饷”,人民赋役负担相当沉重,苦不堪言。当时,明朝政权几乎被江南士大夫控制,在文官集团的压力下,崇祯皇帝无法向江南工商业阶层征收更多税,于是便将沉重之赋役负担转嫁给北方人民。北方本就经济落后(农业为主),又适逢“小冰期”,农业收成不好,现在朝廷还加重盘剥,民众对明朝失望至极。

南方则不一样,高迎祥、李自成、张献忠等农民起义军基本都是在中原(北方)地区作战,江南则少受兵灾,相对安定。“隆庆开关”以来,白银大量流入中国江南地区,当地经济发展迅速,人民生活水平较高。此外,南方文化发达,科举进士者多为江南才子,朝廷文官集团,南方占有大半。为此,魏忠贤死后,崇祯几乎无法再向江南地区征收更多税款,即使是在北京即将沦陷时,崇祯也只能求着官员们“捐钱”,而不是直接强迫“给钱”。所以,明朝后期,南方工商业享受之权益相当多,他们自然认可大明。为维护既得利益,他们自然反击满清。

其三、北方早年被清军掳掠过多,人口锐减,难以组织大规模抵抗;南方则少受兵灾,且南明政权尚在,可以组织抵抗

清朝宣传政策得当,北方民众怨恨明朝,自然是抵抗微弱的重要原因,这一点无可否认,但若说北方就没有忠于明朝之力量也说不过去,他们没有反抗更加不可能。但是,即使北方想顽强抵抗,也没这本钱,因为北方人口太少,几乎无法阻止像样的抵抗。崇祯年间,大将卢象升北上督师时,曾说道;“赤地千里,田无民耕种”,北方遍地荒野,人烟稀少。其中之原因,除了李闯之乱,主要就是清军屡次趁着明军剿杀义军之良机入关劫掠,掳掠大量人口、牲畜、财产,将北方汉人掳去东北,并编入八旗,作为满清之一员。因此,从感情上来说,部分北方人已经将自己视为清朝之人,抵抗自然不多。

南方则不一样,李闯之乱、满清入关劫掠几乎都是在北方,淮河、长江以南之地则基本保持平静,很少受到兵灾,算是一片乐土。况且,南宋以来,江南就成为全国经济重心所在,拥有巨大之人力、物力、财力,可以阻止大规模抵抗,这是实力使然。此外,崇祯虽然自缢而亡,但明朝在南方一带实力犹存,南京还有一套完善的行政机构(朱棣迁都北京后,南京作为留都,机构健全),可以组织军民抵抗清军。后来,李自成、张献忠余部意识到满清才是最危险之敌人,于是转而与南明政权合作,一起反击满清,李定国、孙可望便是其中之代表。

其四、崇祯没有迁都,留京北方士大夫多为清朝效力;南方士大夫理学思想浓厚对清朝“外夷”入侵不满,且有抗击“外夷”之传统

1644年3月,李自成大顺军进逼北京,威胁大明安全,崇祯想要迁都南京,暂时躲避“闯军”锋芒。但是,明朝文官集团在此问题上没明确表态,谁也不想承担“迁都”南京这黑锅,崇祯未能离开,北方官僚亦是如此。所以,明朝灭亡之后,北方官僚基本全投靠李自成,后则投靠满清,保住了自己的权力。虽说这帮文官平时大谈忠君爱国,舍身为君,一副大义凛然之模样,可清朝给予他们高官厚禄,在“糖衣炮弹”面前,这帮文官基本为满清效力,压根没想过要“反清复明”。没有官僚士大夫组织,北方义军很难玩得转,规模自然也不大。

南方则不一样,江南基本保持稳定,官僚士大夫之利益并未受损,在清朝大力推行“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等六项“弊政”之背景下,为了维护利益,以及传统儒家精神,他们奋起抗争。南宋以来,理学成为社会主流,士大夫心中之“夷夏”观念浓厚,对满清此种野蛮“建夷”之入侵,他们十分痛恨,将其视为“胡虏”,是华夏征讨之对象。此外,南方士人有抵抗外夷入侵之优良传统,如南宋时期的抗元英雄孟珙、余玠、李庭芝、陆秀夫、张世杰,等等。可以说,南方抗清既有浓厚之传统,又有现实之利益考虑,故而想当激烈。

综上所述,清军入关后,由于政策宣传得当,且中原人口稀少,所以北方反清斗争不是很激烈。南方则不一样,既有抗击外夷“侵略”之传统,又有现实之利益考虑,所以抗争相当激烈,这与柔弱之文化风气关系不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