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自慰”进入学生词典引争议,性教育长路漫漫……

原标题:“自慰”进入学生词典引争议,性教育长路漫漫……

近日,因为由人民教育出版社辞书研究中心编纂,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的2018年12月第1次印刷的第2版《新编学生字典》中,出现“自慰”组词词条引发不少学生家长的质疑,认为该字典选词不妥。

字典里该不该出现“自慰”?

对于学生字典中出现“自慰”一次,不少家长表示质疑,认为小学生接触这样的词语,为时过早。一位自称为“童年馆馆主”伊森妈的网友就曾发文表示,编者掌握字典中的词语选择权,选用这样一个具有争议词语,实在不妥。

也有家长认为,孩子的认知单纯,对于性的认知甚少,“解释了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有家长表示,如果孩子询问,比起让他们自己搜索不良信息,她更愿意向孩子解释。对此表示支持的家长表示,加强性教育很重要,这也是教育孩子自我保护的方式,家长们不应该谈性色变。

此前,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月第1次印刷《新编学生字典》中,“自”字的词条出现了“自慰”,却没有“自由”。,相关负责人对此回应,“自慰并不是淫邪的那种说法,自我安慰也是自慰。辞典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词语都举例出来,有选择当然是正常的。”

性教育之路漫漫

“不谈性,就是一种坏的性教育。”性教育专家方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

2017年,联合国儿童基金的一份报告中显示,全球至少有1500万名年龄在15至19岁间的少女曾被迫发生性行为,但仅有1%的受害者通过专业渠道寻求过帮助。此外,多数性侵害案例中的施害者是受害者的熟人,如朋友和同学等。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指出做好性教育,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这种情况。“但性教育的推进仍然很困难,有很多保守的观点在阻碍着。”

此前,2017年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珍爱生命: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也曾引起热议,有网友表示,尺度很大。浙江教育厅工作人员曾回应称该书不是教材,是读本,属于合法出版物。编写该读本的课题组也表示,读本是经过大量文献研究工作,以及教学试验后推出的,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树立自我保护意识。

之后,下发该读本的杭州萧山高桥小学对媒体称,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

2011年,国务院颁发的《中国儿童发展纲要(2011-2020年)》中明确指出,要提高适龄儿童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率,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并且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

但目前市面上的性教育教材仍然十分稀少

国外如何触及性教育?

李银河曾在公开场合讲述了她去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流的案例,在荷兰,性教育是从四岁开始的,因为四岁是孩子刚开始有性别观念的年龄,在四岁之前,孩子对性别没有感觉。

同样,在日本,性教育是“从娃娃抓起”的。早在1955年,日本就制定《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试案)》,将性教育引入课堂。

瑞典也在1942年起就开始对年龄在7岁以上的孩子进行性教育。1945年,还出台了性教育大纲。

不久前,英国教育部发文称,将于2020年9月开始推行关系教育(relationship education)必修课程及关系和性教育(Relationships and SexEducation,RSE)必修课程。

END

来源:新京报

图片:新华社(图文无关)

编辑:云雀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