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股指期货松绑助推量化投资,三类机构将将逐步融合

原标题:股指期货松绑助推量化投资,三类机构将将逐步融合

进入2019年,A股一扫2018年的阴霾,各大指数领涨全球股市。而在这一轮高涨的行情中,也出现了新的变化。细心的投资者逐渐发现,整体上看,去年大热的CTA策略今年以来却跑输了选股,但大部分做主动管理的股票基金又没有跑赢指数的涨幅,而基于指数的增强策略却成为今年以来市场上的大赢家。

针对市场上出现的新形势,4月20日,在好买财富2019年度中国私募行业高峰论坛上,国内私募行业中的顶尖量化投资机构围绕“量化投资新时代”进行了一场圆桌讨论,来自黑翼资产的合伙人兼基金经理陈泽浩、明汯投资的创始人兼投资总监裘慧明,以及外资机构英仕曼集团AHL主席Tim Wong和贝莱德投资的基金经理邹江渝分享了自己的看法。

不同于海外资管机构从上世纪80年代就开始探索量化投资之道,量化投资在国内起步的时间较晚,对于不少中国投资者来说,量化投资仍然是相对陌生的一个概念。英仕曼集团AHL主席Tim Wong表示,量化投资在大数据处理更具优势,尤其是在一些短期、高频的策略上。贝莱德的基金经理邹江渝补充说,由于精力有限,主动投资通常无法捕捉所有的投资机会,但量化投资的宽度更广,能够尽可能多地覆盖市场上的投资机会。同时,量化的策略具有可预测性和可复制性,什么样的市场情况下能够获取怎样的收益是可以预见的,也因此具有更突出的持续性和稳定性。

就在昨日,4月19日,中金所再次放宽了股指期货交易限制,对于现场的量化投资从业者而言,这也成为圆桌论坛上绕不开的话题。黑翼资产的合伙人兼基金经理陈泽浩表示,随着股指期货再度放宽,股指期货本身的交易流动性会大大上升。

明汯投资的创始人兼投资总监裘慧明则表示,本次股指期货的松绑,会是锦上添花,但不会产生特别本质的改善,预计松绑后,股指期货可以增加20%到30%的交易量。但对于股指期货的投资者来说,万分之三以上的日内平仓手续费使得交易的成本仍然很高。“监管鼓励做对冲的同时,并不鼓励过度投机。”不过,裘慧明也表示,交易限制的松绑将会使得市场上目前的中性策略产品在规模可以逐步做大。

在具体的量化策略方面,陈泽浩认为,随着股市的回暖,2019年重点的量化策略也会和股票市场有较大的关联,其中主要有三个值得关注的策略。首先是股指增强策略,但与股票市场的关联度较大也会成为其限制;其次是高换手的市场中性、绝对收益策略;最后,仍然可以关注CTA策略的表现。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以来,指数增强策略在各大策略中的表现非常亮眼。在指数增强策略基金如何跑赢指数上,邹江渝用一句中国古语“积跬步至千里”、“ 集小胜为大胜”来总结。邹江渝说,指数增强通常有基本面维度、市场情绪维度和宏观主题维度等多个角度,寻找能够战胜指数的概率。贝莱德的美股指数增强,1985年至今仍然有效,也说明了指数增强策略本身的可持续性。

裘慧明表示,指数增强策略首先需要基于两个大的原则。第一,指数本身不是一个差的投资标的。“从沪深300、中证500十年多的表现来看,它们的确也产生了不错的收益。”第二个的原则,则是相信择时是非常困难的。裘慧明表示,从自己2014年回国创办私募基金,进入私募行业以来,他经历了这个行业的大浪淘沙,“三年五年之后能够继续生存下来的私募已经很少做择时了。”

不过,在指数增强的具体选股范围里,不同的机构则有不同的理解。邹江渝表示,在贝莱德的体系中,并不是所有的指数增强,都只能在特定的指数里面选。“我们相信,好的标的一定是在全市场里面找的,所以选股的范围也是全市场选,但我们会参考沪深300、中证500的指数编制逻辑对指数增强策略进行优化。”而裘慧明则认为,衡量一个指数策略的标准之一就是在获取更多阿尔法的同时,其跟踪误差不能太大。“我们的做法和贝莱德的做法就会略有区别,比如沪深300的策略,通常就会在300里面选,如果有很多票是在300之外的话,就很难保证在风格上不产生偏移。”

诸如此类的不同,逐渐在国内的量化市场呈现出来。好买财富产品总监薛年指出,如今国内量化私募基金主要由本土量化、海归量化和WFOE量化三类机构组成,而由于国内金融市场还在逐步的开放过程中,目前主要是由华尔街等地归国的海归量化占据更多地市场份额。但随着国内金融市场和监管政策的开放,在未来的较量中,市场格局或将发生变化。

对此,陈泽浩表示,从长期来看,这三类机构随着人才、投资观念和投研体系的流动会逐步呈现出融合的趋势,包括外资WFOE也会聘请一些本土的中国人才。“光从公司的形式来看,未来还很难讲。主要还是看哪种投资理念和方法,能够持续地创造超额收益,那谁就会成为主流。”

而裘慧明认为,量化的市场在国内上还很小,管理规模的上升空间还很大。他表示很欢迎海外WFOE的进入,随着这些大型机构的进入,一方面量化管理规模将持续扩大,另一方面持续的宣传,也将有利于量化策略在国内进行更广泛的投资者教育。而从三类机构的区别来说,他也表示,聪明的人都知道取他人之长补自己的短处,在本土化的过程中,慢慢形成融合才是长期的趋势。

作为全球最大资管机构贝莱德的一名基金经理,邹江渝也提到,贝莱德进入中国A股之后也做了非常多的本土化工作,包括针对中国市场散户较多的特点,贝莱德会把国内社交媒体上散户的发帖进行处理,每个月处理的股评文章超过百万计。与此同时,在30多年的发展过程中,贝莱德的数据库中的数据来源已经从过去的财务数据、披露文件、分析师的情绪、资金的流动等方面进行了更丰富的优化,形成非结构化的数据挖掘。“除了过去传统的一些数据外,我们在基本面方面会加入卫星图像来研究宏观经济的运行和上市公司的运营,情绪面上会对社交媒体上的自然语言进行文本分析,包括贝莱德智库的全球观点,我们也会放入机器中进行理解。”

而来自英仕曼集团的Tim Wong表示,对于WFOE机构来说,策略的本土化是必须要做的功课。“比如,在A股市场,大公司一般都是国企,这个和其他资本市场上的大公司是不是有区别,有什么样的区别,对应的行业板块和因子是否需要做改动,就是首先要考虑的事情。”同时,监管政策的变化和交易系统的差异,也需要外资机构在本土化的过程中不断适应并改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