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属于特殊时期的畸形爱情,《我的父亲母亲》结局评价两极分化

原标题:属于特殊时期的畸形爱情,《我的父亲母亲》结局评价两极分化

《我的父亲母亲》是由刘惠宁执导的电视剧,主演为陈小艺、辛柏青、冯远征、曾黎,单看这几个名字就是质量保证,不过这部剧的口碑却呈两极分化的态势,这无关演技,更无关剧情,而是由于理解。

该剧的结局被给予好评的人视作一种升华,却被给了负评的人称为烂尾,没有对错,但编剧敢于将这样一种充满争议的处理方式呈现出来,单这点就值得钦佩,好的影视作品总是发人深思,甚至对未来具有一定的影响意义,从这个层面来讲,该剧的表现绝对合格。

年轻人不能理解的迂腐,剧中将其体现为责任。

当然这里的迂腐并非贬义,下乡青年陈志由于儒雅斯文的气质而被村支书女儿张翠花深深爱上,热情泼辣勤劳能干的她帮了陈志很多,在大批下乡青年得以返乡的时候陈志没有走成,张翠花借机大胆表白,长久的相处打动了陈志,最终二人结为夫妻。

这里要划重点,从一开始两人的结合就不是由于单纯的爱情,此时的陈志其实已经有了点报恩的意思。

婚后陈志在岳父的帮助下利用工农兵大学招生的机会回到城里,并如愿进入大学校园,张翠花也来到了陈家生活。

可以说如果没有张翠花,陈志根本不可能有重回甚至提升所处阶级的机会,所以尽管爱情从未来过,他心里对张翠花却充满亲情,更将之化作一种责任。这在很多年轻人看来会有些不可思议,因为还没有体验过生活的无奈和苦,所以才没有学会隐忍。

这并非迂腐,人总是要随波逐流,在大环境中求同存异,那个年代能安稳生活已是万幸,情爱只是奢侈的追求,陈志在有能力以后依旧守护着这份责任,年轻人自然怒其不争,但历经过的人却往往瞬间就泪眼婆娑。

当张翠花的泼辣转换为“作”,离心的究竟是陈志,还是曾经的她自己。

不遗余力展示陈志忠厚老实的同时,编剧对于张翠花的转变其实也有细致描述,在自己熟悉的村子里当然能够做到唯我独大,但来到城里,当她笨拙地开始提升自己的时候,力不从心也让她越来越自卑,陈志越是忠于自己的婚姻,她就越是怀疑。

其实陈志爱秀萝合情合理,两人情致相投,出身也不相上下,但也只在学生时代有过一点连暧昧都算不上的相处过程,被迫分手后一直都是朋友,毫无越界的举动和心思。

这种情况反而被张翠花视作定时炸弹,她始终疑神疑鬼,跟母亲一起监视丈夫的所有动向,连正常的与女同事间的交流都要仔细盘查,种种行为也为之后的分居埋下了伏笔。

陈志很能忍,但总归会有限度,毕竟张翠花是毫无底线地不断试探,甚至在臆想中便断定秀萝在勾引陈志,大骂其“女流氓,不要脸”,让陈志在单位中很没面子。

这种屈辱感让陈志决定与之分居,却仍旧给钱给关怀,他一直终于责任二字,直到把张翠花打动为止。

这时候歇斯底里的张翠花失去的并非陈志,他当时只想暂时躲避,张翠花失去的正是自己,那个敢爱敢恨的泼辣姑娘,不肯给别人尊严,也不肯拾起自己的尊严。

结局耐人寻味,既悲又喜,这也是该剧最大的争议。

分居后张翠花得了一场大病,陈志坚持不放弃,终于将之唤醒,而翠花也幡然醒悟,强扭的瓜不甜,强扭了这么多年的瓜更是早就烂到了心里,所以她提出离婚,看起来仿佛不幸,却是她重拾尊严的开始。

觉得好的观众从这里看到了爱的力量,也看到了勇气,从一开始陈志就是被动的一方,但他自始至终没有放弃责任,正因为此,张翠花才决定放他自由,谁都没有看错对方。

觉得不好的观众认为这是一种过于理想化的完美结局,现实生活中隐忍了这么多年的夫妻根本不可能真的离婚再去寻找幸福,剧中张翠花今后的生活其实很有保障,因为陈志帮助她开的饺子馆生意红火,如果没有这个条件,张翠花还会淡然地任由婚姻结束,还高兴释然地大操大办吗?

其实答案是肯定的,因为爱是大前提,从陈志的角度我们探讨责任,从张翠花的角度我们却可以探讨爱。

哪里有十全十美的情感,无论爱情亲情,如果特殊岁月真的造就了畸形的婚姻,那么随着时代的发展,顺应着自我意识觉醒的脚部,想明白那天就该陡然放下,情感不是依附,爱和尊重自己,才应该为当代社会所倡导。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