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画商都能把古画修复得焕然一新,为什么博物馆还不敢大修世界名画

原标题:画商都能把古画修复得焕然一新,为什么博物馆还不敢大修世界名画

引言

在外网上,一个画商上传了一段视频,修复(更像是翻新)了一幅据说有400年历史的油画,震惊了许多网友:用刷子把什么啫喱状的东西放在画上抹一抹,就能够让画变得跟新的一样,真的有这样的操作?

O网络上的视频片段

这幅油画名为《穿红衣服的女人》,本来已经像旧报纸一样又旧又脏,但是表面起保护作用的亮光漆竟然抵御住了几百年的风霜,揭开这层破旧的面纱之后,画下红衣服的女性仍然容光焕发,尊贵而动人。

O修复前后对比

虽然油画修复在国外已经有了比较久的历史,但是很多网友还是因为这个视频第一次感受到修复油画的魅力,惊讶到赞不绝口。但是也遭到很多有一定专业修复知识的人的痛批:用刷子这样刷油画?你是认真的吗?

最终一位正在学习文物修复的学生出来解释了一番,为什么这样修复油画虽然看起来粗暴,理论上对画本身却不会有化学上的伤害:

“他用的是丙酮,应该还加了纤维素化合物来做这个溶剂,我猜是羟丙纤维素。一般来说,丙酮容易挥发,不能用来修复油画,但是加了纤维素化合物变成啫喱状之后,就可以变得稳定,能够附着在画的表面上,而且不会挥发。虽然看起来很吓人,但是丙酮和油不会起任何反应,更别说是变成啫喱状的丙酮了。”

看到这样的解释,一群Tumblr的网友“茅塞顿开”,觉得什么油画都可以这样处理,开始嚷嚷着蒙娜丽莎都脏成什么样了,怎么都没人修复一下呢?不就比那幅红衣服的画多了一个多世纪而已吗?一个卖画的都能修画,能干的修复师都到哪里去了?

这个问题要解释清楚,还得从达芬奇各种与众不同的作画方式说起。

光釉画法

如果真的要修复《蒙娜丽莎的微笑》,有一个最巨大的难题,就是它是用光釉画法创作的。

油画的直接画法,就是按照自己所想的色彩,调出足量的颜料,直接进行绘画,现在大多数人都是用这种画法。

O直接绘制出的人像油画

而光釉画法,则是先在底层画一层灰色或棕色的阴影,干燥之后,再加上一层又一层带颜色的光釉,每层光釉都是大量的油与少量的颜料的混合,颜色很淡,所以需要加非常多层光釉才能达到绘画的效果。

有些艺术家,例如达芬奇,会用这样的画法绘画,因为这能够让画作显现出极佳的光影效果(看看真的蒙娜丽莎你就知道了,简直是在发光)。

《蒙娜丽莎的微笑》是光釉画法里的杰作(不然怎么是卢浮宫的镇馆之宝呢),但是这就让它变得非常脆弱,以至于几乎没有修复师愿意对它下手——真的太!难!了!而且出错的可能太多,简直防不胜防。

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这些带颜色的光釉和表面的光油保护层的化学成分很接近,在去除光油保护层的时候很有可能会抹掉下面的几层(达芬奇亲手画的)颜料。

O经数码技术处理后,呈现出的第三层画《丽莎·格拉迪尼肖像》

一幅莎士比亚的肖像画就因为失败的修复,抹去了表面的几层色彩,让他看起来似乎用了美图秀秀一样。

其实在1809年第一次修复《蒙娜丽莎的微笑》的时候,就已经出过这样的意外,所以现在我们看到的蒙娜丽莎,其实比达芬奇完成的时候更暗淡一些。

O修复出现了一点偏差的莎士比亚画像

而且蒙娜丽莎画作上的光釉层,简直是多到“令人发指”。可能还有很多人不知道,在达芬奇因为被怀疑是同性恋而逃离意大利的时候,他把这幅画随身带了好几年,在很长的时间里每天都进行一点完善和修改,添加一层又一层颜色极淡的光釉。改到改无可改了,就继续强迫自己“鸡蛋里挑骨头”,放大缺点接着改,才有了这幅传世之作。

如果说一层光釉已经很容易因为时间而变得脆弱,碎裂甚至掉色,那么这幅《蒙娜丽莎的微笑》则把这种危险放大了好几十倍,不仅是表面的颜料,底下的图层也一样会随着时间而老化褪色,出现损伤。

“烦人”的达芬奇

说到损伤,油画上的伤痕被称为龟裂缝,很多油画都会有这个问题,哪怕不是用这个画法创作。这些龟裂缝是由颜色的干燥萎缩和画面不平整导致的。

但是和《蒙娜丽莎的微笑》同时代的其他作品,龟裂缝远少于这幅大作。

O蒙娜丽莎的微笑上密密麻麻的龟裂缝

而这都是达芬奇的锅!我们都知道达芬奇是个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还通晓数学、解剖学、物理、建筑学及各种发明的全才。在绘画上,他也“稍稍”发挥了一下他的探索精神。

在画《蒙娜丽莎的微笑》时,他用的都是自己新创作的绘画方法,而不是传统的便于保存的方法。所以他的画作,就像是一颗定时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会产生不可逆转的损伤。

不信?来看看他的另一件代表作。你以为《最后的晚餐》长这样:

其实这是安德列·索拉里在1520年绘制的仿品,真正的《最后的晚餐》长这样:

《最后的晚餐》真的是耗尽了无数修复师的心血,有时候一群修复师,一天只能修复4cm(而且还只是画作某一层)。要看到这幅画,要先穿过一连串的空气锁,每次最多只能进去15个人,因为你们呼出的空气和皮肤上的分子也会伤害到这幅画。

尽管有这样的保护措施,它看起来还是上面那样又旧又暗。

这也是达芬奇自己的锅。为了能够让壁画长久保存,人家都是用的湿画法,而他却直接把颜料画在干了的墙面上,这就意味着颜料和墙面只是物理上地附着在一起,并没有化学分子级别的融合和附着(想象一下喷漆和镀金之间的区别)。

在他还在世的时候,这幅画就已经开始掉落了,现在还能看到它完全是人为创造的奇迹。

而比《最后的晚餐》稳定许多的《蒙娜丽莎的微笑》,就不需要这么浮夸的保存方式了。而且它实在太脆弱,价值又实在是高到无法估量,要是修复的时候出了差错,没人承担得起这个责任。

《蒙娜丽莎的微笑》投保金额大概是80亿美元左右,对于不小心用力过度的一笔刷来说,代价实在太高。

关于修复的一些考量

现在全世界大概只有20来幅被鉴定为出自达芬奇之手的画作,而这些画作里,有一大部分要么不是他独自创作的,要么根本没画完。《蒙娜丽莎的微笑》是为数不多他个人完成的,而且几乎完好无损的画作,没人会冒伤害它的极大风险尝试修复。

而回到那个修复古画的视频上来说,可以保证的是,只有在各种研究,测试颜料成分,X光扫描,伽玛射线测试过之后,修复师才能准确衡量出这幅作品的修复难度和价值,再决定应该修复,还是原封不动地保存。

O《夜巡》正式开始修复前需经过长达半年的准备工作

文物修复师总是面临着各种艰难的抉择,因为他们其实既可以修补画作的裂缝和清理光油,也能够把整幅画都重新画一次,可以做的范畴太广,反而让人难以抉择。很多已经严重受损,到了无法修复的地步的油画,就会由修复师重新绘制。

这位网友家附近有一座博物馆,去年就把一幅莫奈的作品从藏品中“下架”了,因为经过修复之后,这幅画只有20%的内容是出自莫奈之手,没人想看这样一幅根本不“莫奈”的画作。

那么要不要在历史上最著名的艺术作品上画蛇添足,甚至因为它旧了就给它改头换面呢?

绝不。

编者后记

当年敦煌洞门初开,张大千先生与王子云先生几乎同时在里面考察。

张大千先生是画家,他描摹后,又按照自己的推测给这些古壁画重新上色(当然是在自己的临摹画作上),色彩鲜艳恢弘大气;王子云先生是艺术考察团团长,他也拍照也临摹,但都保留了壁画数千年来沉积下的景象,暗淡无光岁月留痕。

后来张、王二老均办展分享考察结果,世人明显更喜欢张大千先生恢弘鲜艳的“重现敦煌”。而在今日看来,名声不显的王子云先生做法似乎更加得体。关于文物修复究竟是应该“修旧如旧”还是“修旧如新”,我们好像一直都没有一个绝对的标准。

内容为手望Sowarm』出品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