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身为皇帝,他成了亡国之君,作为词人,他的作品传唱至今

原标题:身为皇帝,他成了亡国之君,作为词人,他的作品传唱至今

相传清顺治帝在老去后曾出家,在出家前他留下了一首诗:“黄袍换得紫袈裟,只为当年一念差。我本西方一衲子,为何落在帝王家。十八年来不自由,南征北讨几时休。我今撒手西方去,不管千秋与万秋。”

这位皇帝在出家时究竟是怎样的心情,无人可知,但是那份为何落在帝王家的怨恨却已跃然纸上。古人总说,千秋万岁名,寂寞身后事。而在经过了大彻大悟后,于这位皇帝而言,不管是什么,都可以抛之脑后。

顺治的出家与对落在帝王家的无奈,不禁让人想起了另一位帝王,那位本是风流多情种,却奈何错生帝王家的南唐后主——李煜。

一、年轻时的欢娱

晚妆初过,沈檀轻注些儿个。向人微露丁香颗。
一曲清歌,暂引樱桃破。
罗袖裛残殷色可,杯深旋被香醪涴。
绣床斜凭娇无那。烂嚼红茸,笑向檀郎唾。——《一斛珠》
寻春须是先春早,看花莫待花枝老。缥色玉柔擎,醅浮盏面清。
何妨频笑粲,禁苑春归晚。同醉与闲评,诗随羯鼓成。——《子夜歌》
花明月暗笼轻雾,今宵好向郎边去。刬袜步香阶,手提金缕鞋。
画堂南畔见,一向偎人颤。奴为出来难,教君恣意怜。——《菩萨蛮》
蓬莱院闭天台女,画堂昼寝人无语。抛枕翠云光,绣衣闻异香。
潜来珠锁动,惊觉银屏梦。脸慢笑盈盈,相看无限情。——《菩萨蛮》

这四首词都是在李煜年轻时期所作,细细品读,不难发现,李煜所作词的风格似乎与那位北宋风流才子柳永有些许相似,不过柳永多是对市井青楼红颜生活的勾勒,而李煜多是对宫闱韵事的刻画。

“一曲清歌,暂引樱桃破。”宫廷里的歌女一曲唱罢,双唇微微泛红,烈似樱桃,让人不禁想要上前轻咬一口。宴罢又成空,李煜在梦中又沉沉睡去,可是歌女的身影却魂迷春梦中,挥之不去。

在李煜的梦幻里,女郎似乎正娇俏地倚在绣床上,眼色暗相钩,秋波横欲流,她嘴里烂嚼红茸,又向着自己撒娇唾出。

“檀郎”二字出自潘安的小字“檀奴”因此后代才子总喜欢将美貌男子在诗文中比作檀郎,而这首《一斛珠》中的檀郎,毫无疑问自是李煜无疑了。

而在《子夜歌》中,李煜又豪言“看花莫待花枝老”。这与唐代杜秋娘的《金缕衣》“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似乎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可李煜就是李煜,他本就是风流多情种,“花”在杜秋娘眼中是及时行事抓住时机的譬喻,而在李煜眼里却是那无数红颜娇嫩的姿色,韶华易逝,红颜易老,此时不及时行乐,更待何时?

两首《菩萨蛮》都是李煜对自己在宫中与宫女幽会的小情景的描写。“刬袜步香阶,手提金缕鞋。”将那位宫女的神态姿色描绘得淋漓尽致。

古时的女人都有缠足的习惯,而女人的小脚更是不能给多余的男人看到,可这位宫女却热情似火,直接手上提着自己的鞋子,只穿着袜子踏着月光来与李煜相会,这更是他们反对世俗礼教的叛逆之举。而女郎又对着李煜“脸慢笑盈盈”正值青春年少的李煜自是“相看无限情”。

在那规矩森严的深宫中,风流多情的李煜也能活出一份别样的风采,令人既欣赏又佩服。

二、丧妻后的醒悟

秦楼不见吹箫女,空余上苑风光。粉英金蕊自低昂。东风恼我,才发一衿香。
琼窗梦醒留残日,当年得恨何长!碧阑干外映垂杨。暂时相见,如梦懒思量。——《谢新恩》
失却烟花主,东君自不知。
清香更何用,犹发去年枝。——《梅花》
遥夜亭皋闲信步,乍过清明,渐觉伤春暮。数点雨声风约住,朦胧澹月云来去。
桃李依依春暗度,谁在秋千,笑里轻轻语。一片芳心千万绪,人间没个安排处。——《蝶恋花》

人生总是要经历风雨飘零才能得到真正的成长,李煜也是如此,从前的他只是一个深宫中的风流皇子。

在经历了结发妻子病逝后,李煜开始反思自己一直以来的生活,以前的他总是醉卧红颜,酒、诗、美人是他生命的全部,而在经历了生离死别后,他开始放下风流浪荡,承担起一个君王的责任,即使他做得不好,但他也已经尽心尽力了。

李煜虽然风流多情,可亦是重情重义之人。“秦楼不见吹箫女”用了秦穆公的女儿因为吹箫而与心上人结缘的典故,影射李煜结发妻子善弹琵琶的才艺,而此时琵琶仍在,红颜却已逝,空余上苑风光无人能赏。

因为陪在身边的人已经不在了,再有大好风光又如何呢?而李煜在《梅花》诗中更是直抒胸臆,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梅花仍在,赏花人却已逝,纵使一片芳香又如何?

桃李依旧,院子里的秋千似乎还有她的身影,琼窗梦醒留残日,当年得恨何长。为何当初的自己不好好珍惜光阴与她一起赏花、玩乐,直到现在才追悔莫及?

正是纳兰词中也唱道:“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在当时,这只是寻常趣事,可是现在,这份寻常,又如何能得?

生死两茫茫,空留梅花残香。一片芳心千万绪却不知往何处寄。此时,月似当时,可人似当时否?李煜想将痴情寄往天堂,可是又有谁能帮助他呢?人间没个安排处……

三、亡国后的迷茫

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山河。凤阁龙楼连霄汉,玉树琼枝作烟萝,几曾识干戈?
一旦归为臣虏,沈腰潘鬓消磨。最是仓皇辞庙日,教坊犹奏别离歌,垂泪对宫娥。——《破阵子》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还似旧时游上苑,车如流水马如龙。花月正春风。
多少泪,断脸复横颐。心事莫将和泪说,凤笙休向泪时吹。肠断更无疑。——《望江南(二首)》

南唐开国已有四十年历史,幅员辽阔。宫殿高大雄伟,可与天际相接,宫苑内珍贵的草木茂盛,就像罩在烟雾里的女萝。在这种奢侈的生活里,李煜哪里知道有战争这回事呢?

自从他做了俘虏之后,因为在忧虑伤痛的折磨中过日子而腰肢减瘦、鬓发斑白。最使他记得的是慌张地辞别宗庙的时候,宫廷里的音乐机关的乐工们还奏起别离的歌曲,这种生离死别的情形,令他悲伤欲绝,却只能面对宫女们垂泪而已。

大宋的土地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可是春风拂面,李煜感受到的只是刺骨的寒冷,有多少恨要诉说,多少泪将横流,李煜却只能如一叶浮萍般,随风漂流,没有归途。

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浪淘沙令》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 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
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相见欢》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
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相见欢》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虞美人》

亡国后的李煜被囚禁了一段时间,而后又被放出。从此,他踏上了颠沛流离的流浪生活,期间他好多次都回到了自己的故都,可是一切早已是物是人非。

花瓣凋零,流入湖水中随水漂逝,伴随着的是李煜心中的春天也一起消散,流入那片天上人间,可是要达到天上人间似乎也只有死亡一条路,无可奈何。

李煜明明知道“独自莫凭栏”可是他偏偏要“无言独上西楼”感受亡国后的凄凉萧瑟之景,这片故土毁在了李煜的手里,他怎能不自责?

离愁情绪,剪不断又理不清,别是一般滋味,留在心头,挥之不去。花又开又谢,时光太匆匆,还来不及把握手里美好的时光,却已经消散,空留人生长恨水长东。

一年的时光什么时候才了结?过去的事记的很多,李煜独自踏上小楼,昨夜又刮来了春天的东风,在月明中对已亡的故国不忍回首去想念。精雕细刻的栏杆、玉石砌成的台阶应该还在,只是宫女的年龄已经变老。

这般情景能令李煜多愁?就像是一汪春水向东流!永无止境。

南唐亡在李煜的手中,这是必然的。一个温柔多情的人,本就不适合坐江山,像纳兰容若、柳永,他们都只适合流连于花丛中,与诗书为伍,红颜为伴,一旦接触了无情的斗争倾轧,大抵会是万劫不复。

浪花有意千重雪,桃李无言一队春。一壶酒,一竿纶,世上如侬有几人?
一棹春风一叶舟,一纶茧缕一轻钩。花满渚,酒盈瓯,万顷波中得自由。——《渔夫两首》

一壶清酒,一根鱼竿,纵使一身尘灰,有花为伍,有酒作伴,也是快活似神仙,世上如此自由的能有几人?

两首《渔夫》将李煜渴望自由的心情烘托得淋漓尽致,可命运就是捉弄人,李煜本是风流多情种,却又偏偏错生帝王家,这是他的宿命,逃不掉。

或许,我们也应该庆幸吧,正是这逃不掉的宿命,让李煜这位亡国才子留下了绝美的诗篇,铭记在历史的长河中。

作者:颦安,本文经作者授权发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