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正文

医学心悟︱从锋哥找媳妇开始,到史上死亡率300%的手术,谈结直肠外科技术的发展

原标题:医学心悟︱从锋哥找媳妇开始,到史上死亡率300%的手术,谈结直肠外科技术的发展

学其实就讲了三件事儿:世界是物质的,物质是运动的,运动是有规律的。诚然,世界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本身。说的再白一点:世界上的事物,事事在变,时时在变,没有一成不变的事,也没有毫无变化的人。理论上,今晚坐在电脑桌前打字的锋哥已经不是昨天的锋哥了,仔细想想是一件挺有意思的事情

(本文阅读时间:大约15分钟)

2002年,锋哥在本科毕业,那年暑假,有人上门提亲,带进我们家门一个姑娘:是一个公务员,比我小几岁。印象中,人家姑娘综合条件挺好的, 论人品、论长相,论学历、论职业,可圈可点。可就是因为人家脸上长的一个痦子,锋哥愣没看上。

现在想想,挺有意思。

锋哥你算啥?你有啥资本?人家水汪汪的大眼睛你没看到,人家的瓜子脸你没看到,人家高鼻梁你也没看到,你就看到人家脸上的一个痦子!

人有时就是这样,对于自己喜欢的,可以无底线的爱屋及乌,对于自己不喜欢的,可以无底线的以偏概全,现实生活中,这样的人还真的有不少。算不算没有原则性,我不敢下这样说,至少我们应该秉承一定的标准,这个要求并不过分!

这是锋哥讲得第一件事情。

接下来,锋哥再来聊聊第二件事情,不知道大家听说过没有——死亡率高达300%的外科手术?

这起死亡率高达300%的外科手术是发生在19世纪40年代,具体记载是1847年。1847年以前,人类是还没有发明麻醉剂,当然也没有抗生素和消毒的药品。

没有止痛药和麻醉剂,手术中病人难免会挣扎,十分痛苦。为了缩短病人痛苦的时间,并且避免流血过多而死亡,当时外科医生就追求一个字:快。

这些外科名医中,最著名的要数当时有“李斯顿飞刀”之称的英国名医:罗伯特李斯顿,据说他能29秒内截断一条腿。不过让他历史上留名的,还是那场意外的手术。

他创造了300%的死亡率,可谓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那天,他在给一个病人截肢,不知是由于一时疏忽,操刀过猛,还是由于过度自信。李斯顿两分钟内卸下了病人的腿,手起刀落的瞬间,也把旁边一位助手(估计是按压病人,不让病人乱动的人)的手指也切了下来,还有一个过来观摩的医生也被划破了皮肉。

可惜得是,那位过来观摩的医生当场就被吓死了。当时没有抗生素,那截肢的病人和断了手指的助手,也因伤口被感染了坏疽,不久都死去了。

这是锋哥讲得第二件事情。可能有粉丝会问我了:今天锋哥怎么东拉拉,西扯扯,完全不知道你在讲什么啊。别着急啊,我们继续向下看。

很遗憾,很多时候,在我们提起罗伯特•李斯顿时,我们老是提到让其蒙羞的他创造了300%死亡率的“卸大腿事件”,全然不顾他老人家整个职业生涯中令人敬佩的一个数字——李斯特总体手术的死亡率在10%左右,这在当时的医疗条件下,已经是一个比较低的死亡率了。

其实,我们仔细分析一下,虽然创造了300%死亡率的手术“李斯顿飞刀”手术现在听起来非常可笑,但是仍然创造了只有10%死亡率的成就,不管大家认不认可锋哥的说法,在当时没有麻醉剂、没有消毒品、没有抗生素的条件下,“李斯顿飞刀”手术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了,至于300%死亡率的那台手术只是一个个案,并不能抹杀“李斯顿飞刀”手术10%死亡率的优秀数据。

简单一句话:对于外科医生来说,我们不该立足当下去笑话历史;基于当前去指摘历史,本身就是一种无知,是可耻的。相比较而言,我们应该立足于当下,我们应该创造当下医学水平条件下的卓越!

这才是正事儿!

最后,锋哥想聊一聊,近年来外科手术的发展趋势,在传统开腹手术时代,医生是不Care手术后疼痛(postoperative pain)和手术疤痕 (postoperative scar),疼痛也好疤痕也罢,医生和患者似乎觉得是见惯不惯的了。

其实,哲学就讲了三件事儿:世界是物质的,物质是运动的,运动是有规律的,诚然,世界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本身。外科技术也是一个理儿。自从NOTES被评为2008年度十大医学进展之后,外科医生们都在思考一个问题:原来真的可以更微创!原来术后疼痛真的可以更小!原来术后并发症真的可以更少一些!

此后,在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王锡山教授和上海东方医院傅传刚教授的大力推动下,NOSES手术以崭新的面貌登上了历史的舞台!

随着中国NOSES联盟和国际NOSES联盟的成立,NOSES技术在国内各地呈多点开花之势,众多中心相继开展了此项技术,国内专家共识也已经颁布。

不过,时至今日国内仍然有不同的声音,无菌无瘤的争议点成为了每次争拗的常规热点,即使国内初步的多中心RCT研究表明:在无菌无瘤角度,NOSES不存在劣势。可是,仍然有人、像当年的锋哥一样——女孩儿水汪汪的大眼睛你没看到,瓜子脸你没看到,高鼻梁你也没看到,满眼的就是人家脸上的一个可能还不是痦子的黑点。

锋哥再次提醒大家:还是那句话——我们应该创造当下医学水平条件下的卓越!我们既不能崇尚“历史虚无主义”,同时,也不能满足当下,裹足不前!我们要基于当前的医疗现状,发挥团结协作的优势,为患者提供更优质的医疗服务。

不小心写多了,明天锋哥还有任务,国内NOSES的主要推动者之一——王锡山教授已经来了广州,明天他要参加广东省中医院结直肠肿瘤手术研讨会,锋哥作为手术直播阶段的主持人,压力山大!多了不说了,明天想看手术直播的小伙伴们,记得点击下方二维码,收看结直肠全国大咖的手术直播,锋哥等你来啊!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