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读书的方法

原标题:读书的方法

  王晓阳(绵阳)

自古而今,谈论读书的人很多,说到方法更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不一而足。朱熹弟子辑录的《朱子读书法》就是厚厚的一本,系统全面,流传甚广。今天,我要谈的不是什么系统的读书方法,只是我几十年读书的一些心得感想而已,并没有多少新意,有的甚至可能比较陈旧。在又一个世界读书日到来之际,我只是把这些心得感想当作对读书和知识的敬意。

首先,我认为最首要也是最关键的读书方法是“读”。说一千,道一万,如果一个人对书读都不读,从不谋面,就说不到方法那里去。朱熹说:“读书别无法,只管看去便是法。”如果一个人根本就不读书,给他讲读书的方法就是对牛弹琴了。所以,一个人先要培养起读书的兴趣、读书的爱好,然后,才可以讲究读书的方法。

读书最大的误区或者说不读书的最大理由就是“没有时间”。许多人把不读书的原因归罪于没有时间。其实,时间是最公平的,对于每个人都是一样的。不同的是,在各自的生命时间里,每个人做的事不同而已。人生如白驹过隙,为了生活,四处奔波,绝大数人都是忙碌一辈子。除了专业的读书人外,大多数人读书只能抽工作间隙、业余时间、休息场所。古人所谓“三上”(枕上、厕上、马上)读书就是说的这个道理。试问,我们一辈子真的是除了工作之外一点空余时间都没有吗?恐怕不能这样说,每个人至少也有枕上、厕上,还有车上、飞机上吧。我们随处可见的闲逛闲聊、懒睡懒起,甚至过度吃喝玩乐,成天喝茶打牌,不知要耗去多少宝贵的时间。如果一个人把这些时间哪怕用上十分之一、百分之一,一辈子一定会读很多书的。

所以,读书首先是要“读”,让阅读成为一种生活方式,成为一种生活习惯,然后才可以去寻找合适的方法,讲求读书的效果。多次讲到读书方法的胡适也说,读书的习惯重于方法。

其次,读书要有选择。书山有路,学海无涯;人生有涯,知也无涯。司马迁称赞庄子“其学无所不窥”,《宋史》记载邵雍“于书无所不读”,在今天已不可能。现代社会,书籍更是“汗牛充栋”,读书人就更不敢有“一物不知,君子之耻”“天下学问皆吾本分”的企求了。博览群书固然可敬,但有所选择既是必然,也更为重要。

选择什么书来读?一是选择有趣。读书最大的动力是兴趣,哪本书有趣就读哪本,想看什么,就读什么。这可能是最初想读书的动机,也是养成读书习惯的最好选择。如果一个人尽读些味同嚼蜡、诘诎聱牙、没有趣味的书,肯定不会是享受,只是难受,肯定会对阅读视为畏途,与书成为陌路了。

二是选择有用。尽管毛姆认为,读书应该是一种享受,不是那种为了对付考试,或者为了获得资料不得不读的书。但是,我以为读书追求有用也无可厚非。读书除了追求有趣外,也可以是为了增进知识,增进才干,满足我们生活工作的需要。而且,有用本身也是一种享受,只不过不是那种为享受而享受罢了。所谓读书有用,具体可能是为了帮助获得学位、职称,也可能是帮助工作、疑答惑解,甚至为了谋生,等等。古人也说过“书到用时方恨少”,最终也把读书落实到“用”上。所以,我不赞成有些人讲的:“阅读一旦追求有用,就成了伪阅读。”

三是选择经典。当然,我们读书也不能全是为了实用,或者说不全是如学校考试读书那样现读现用,书读到一定程度可能也要达到毛姆所说的“享受”境界了。而阅读经典既最有用,也是读书最大的享受。

现在是知识爆炸时代,也是垃圾书籍泛滥成灾的时代。时间本身有限,我们如果不加选择,阅读一些随意编撰、东拼西凑、文字粗陋、错误百出、趣味低级的垃圾书,浪费时间不说,那肯定不是什么享受。就好像吃到一些快餐食品、垃圾食品,不但不可能是享受,长期吃下去,一定会让你难受、反胃,甚至影响健康的。王豫说:“凡读无益之书,皆是玩物丧志。”他把不加选择、胡乱读书说到“玩物丧志”的严重程度。

经典则不同。经典是人类精神财富的精华,是历史的沉淀,是时间的选择。它经历了时代的检验和前人的评判,既是过往人类生活和文化的总结,也是今天人类生活和文化的源头。比如,中国的四书五经、《诗经》《楚辞》、唐诗宋词、《红楼梦》等,西方的古希腊哲学、《荷马史诗》、莎士比亚戏剧等。这类经典历久弥新,百读不厌,常读常新,往往既能带给阅读者极为有用的知识,又能带给阅读者巨大的精神享受。

第三,读书要熟读精思。“熟读精思”是朱熹“读书六法”之一,什么是“熟读”?按朱熹的说法就是针对一本书反复读,直到读懂弄通为止。他说:“凡人读书,若读十遍不会,则又读二十遍。又不会,则读三十遍。至五十遍,必有见处。”当然,要把一本书读上十遍甚至几十遍对于一般人来说基本不可能,也不可取。除非对某一本书喜爱到痴迷的程度,或者说研读某种书是一个人终身的专业。但是,一般人对经典书籍多读几遍是应该的,也是可能的。经典著作都是博大精深、内涵丰富,只有多读才能真正领会其中的意义,或者说每读一遍就会有新的领悟、新的收获。《三国志》也有“读书百遍,其义自见”之说。

“熟读”还有一层意思是“精读”。朱熹提出读书要“三到”,也就是“心到、眼到、口到”。胡适在朱熹的基础上又加上“手到”成为“四到”。但二人意思略有不同。朱熹重在“心到”,强调集中心思和注意力。胡适认为“四到”都重要,“眼到”是指个个字都要认得;“口到”是指通过反复吟诵,把一篇文章烂熟地背出来;“心到”是指要懂得每一句每一字的意思;“手到”主要是指标点分段、查参考书、做笔记等。

在杜甫的读书体会中,“精读”就是“破”。他说:“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仇兆鳌在《杜诗详注》中对于杜甫的“破”字有三解,一是多读而“胸罗万卷”,就是说要博览群书;二是“磨破”,即熟读而致“书破”,就像孔子晚年读《周易》,竟使编联竹简的牛皮绳多次磨断,即所谓“韦编三绝”;三是“识破”,即通过精读而透彻理解书中之理。

只是“熟读”还不够,还要“精思”,还要认真反复思考。孔子说:“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他指出,只是学习却不思考就会迷惑而无所得,只是思考却不学习就会精神疲倦而无所得。孟子也说:“尽信书不如无书。”强调读书时应该加以分析思考,不能盲目地迷信书本,不能完全相信书上所说,应当认真考察分析,通过辨识论证,然后确认信与不信。

孔子、孟子的话说出了读书做学问的一个基本方法,也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基本原则:敢于怀疑,独立思考。陈寅恪在给王国维写纪念碑文时特别突出“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许多人不知道这个道理,完全信书,唯书本是从。轻则使个人成为书呆子,重则形成“本本主义”“教条主义”。既使自身误入歧途,又危害他人甚至危害社会和国家。

最后,读书要记要用。所谓“记”,一是要作标记,不能读“望天书”,读时一张白纸,读后还是一张白纸。要把在阅读中认为重要的、与其他书籍互参互证互驳的、自己感到疑惑的地方标注出来。二是要作笔记,把书中精彩或者疑惑的东西记下来,把自己的感想、注解、评论写下来,必要时写写读书心得、书评,甚至形成研究文章或专著。“用”就是把读书所得的知识运用到实际生活和工作中。一方面,如果能“用”到书中的知识,说明读书没有白读;另一方面,书中的知识也只有在运用中才能记得牢,记得住。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