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郑渊洁炮轰北大教授进校卖书:2700万版税怎么来的?

原标题:郑渊洁炮轰北大教授进校卖书:2700万版税怎么来的?

2018年中国“童书作家榜”日前出炉,年年榜上有名的童话大王郑渊洁,竟然从榜单“消失无踪”。4月19日,他本人对此解释称,是他主动拒绝入榜,因为他质疑榜上部分童书作家销量存在“猫腻”,即通过进校园推销获得高版税收入。

20日,北青报调查发现,被郑渊洁指出的一名知名童书作者——曹文轩,确实存在进校园售书的情况。截至目前,曹文轩和榜单创始人双方皆未做出回应。

郑渊洁“榜上无名”

4月19日,有网友发微博就郑渊洁未上榜一事质问他。郑渊洁则在当天稍晚间发长文回应,他获悉榜单制作方首次将童书作家销售排名从榜单中剥离出来后,立即表示拒绝上榜。

制作方问他为什么,他说,中国童书销售泡沫极大,甚至和不法行为有牵连,最主要的就是有部分童书作者进入中小学兜售童书。

这些“进校兜售童书”的作者具体包括谁呢?

随后,郑渊洁提到了位于榜单第3名的北大教授曹文轩。他所列的一份温州某小学“曹文轩作品征订单”上,写着:

“1、邀请到这样的知名作家进校面对面交流,某书城对我们学生的图书征订量是有要求的。2、当天有意愿与作家面对面交流、签名的孩子,请提前征订作家作品。图书没有折扣。”

榜单显示,曹文轩在2018年的童书销售所得是2700万元。“恭喜曹教授一年靠销售童书挣了2700万元。但是这2700万元中,有多少是曹文轩打着讲课的幌子非法进校兜售童书所得呢?”

谈及进校售书的巨大利润,郑渊洁在文中表示,“童书的批发价现在大都在四五折左右,换句话说,一本定价10元的童书,出版社以4元五角左右的价格批发给书店。而书店打着能邀请到曹教授进校园的旗号,通过老师以全定价的价格卖给学生,其中的部分价差进了谁的腰包?有没有寻租空间?会不会腐蚀我们优秀的教师队伍?”

曹文轩确实多次进校园售书

北青报随后对曹文轩进校售书一事进行了调查,但在报道中,全程隐去了曹文轩的姓名。据北青报消息,在4月12日到4月20日这9天里,曹文轩曾先后前往江西萍乡、广东东莞、广州、河南郑州4地5所学校演讲。

据江西萍乡多所学校和书店的微信公众号介绍,4月12日上午,曹文轩前往江西萍乡一所学校,发表演讲的同时,也回答了一些学生的提问。当天下午,他前往萍乡另外一所中学演讲,多所萍乡本地的中小学的语文教师也前往萍乡中学,听了该作家的讲座。

曹文轩和他的代表作《草房子》

广东东莞一所学校的官方网站介绍,4月16日下午,曹文轩前往该校为学生带来了一场主题为“从阅读中找到写作之门,用童年的笔记录成长的光”的讲座。18日,他又前往广州市越秀区一所小学,再次以“推开写作之门”为题,为学生们做了演讲。河南郑州一所高中19日通过官方网站发布通知称,他计划于20日在该校举行专题报告会。但相关资料尚不能证明该作家曾在这几次演讲中卖书。

而郑渊洁文章中提到,曹文轩曾在福建厦门市一小学演讲。北青报在该小学官网上发现,2018年12月28日,曹文轩确实曾在该校举办了“阅读与写作”专题讲座。校方发布的文章提到,他带来了其新作,并有家长现场为孩子挑选书籍。讲座后,他还为该校学生举办了现场读者签售会,历时一个多小时。

此外,20日,北青报记者致电郑渊洁指出的一家位于浙江温州的小学,一位该小学工作人员称,曹文轩3月份曾到该校演讲,并在学校内销售书籍。

另外据内蒙古一家书店官方网站介绍,2017年底,曹文轩曾受书店邀请,走进当地3所小学,参与“阅读成就精彩人生”主题阅读推广活动。该书店称,该次活动共签售图书16000余册,创造了该书店单日签售销量纪录。而据河北一书店官方网站介绍,2017年5月,他又曾先后走访了石家庄的两家学校,分享其新书中的故事。该书店称,活动中共销售图书870套,“实现码洋20多万元。”

广东省佛山市禅城区教育局官方网站显示,曹文轩曾于2018年12月,到禅城区一小学开展现场讲座暨签售活动。

“校园售书”一般是什么套路?

20日,郑渊洁告诉北青报,他早年间也曾受出版社邀请参与这类以卖书为目的校园演讲,原本预计40分钟的演讲,主办方却要求他只讲20分钟,“我问他们为什么,对方回复我说‘您要给您卖书留时间啊’。”

认为这种做法剥夺了孩子自由选择书籍的权利,郑渊洁此后再没有参与过这类活动。郑渊洁称,这类进校园签售的行为,“一般情况下是连续一周,每天上午、下午各走访一个学校”。在郑渊洁看来,作家进校园卖书,会影响儿童阅读兴趣,也属于“进入中小学校园推销商品”。

北青报进而表示,通过将图书作者带入校园演讲,来达到销售书籍的方式早已成为被部分图书从业者宣传的“套路”。2013年,时任江苏某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市场策划负责人曾发文介绍了其所在的出版发行公司策划的校园图书营销活动。

该负责人在文中称,2005年8月,公司策划了一项大型营销活动,提出“校园是书店重要的销售终端”,强调“书店与当地教育部门联系”的重要性。

据其介绍,从2005年开始,公司积极邀请作家走进校园,为中小学生讲述人生、励志故事,教授写作技巧等,并在现场签名售书,“共举办了2000多场讲座活动,直接拉动销售6000余万元。”该负责人坦言,在校园这一细分市场中,“目标读者的数量,目标读者的购买能力和购买频率以及整个市场容量和规模,均大得惊人。”

此外,“该活动因为在校园内通过学校通知召集,所以没有信息告知的成本;因为给学校带来了名家课外辅导的贡献,所以没有公关的成本;因为有名家讲座提升了图书的附加值,所以没有打折促销或优惠促销。此外,如果在一地连续组织几场,仅有的交通成本与收益相比,也显得无足轻重。”

该负责人表示,一旦确认活动日程,公司采取的措施除了做好宣传,还要“发放《致家长函》到每个年级和班级,内容包括作家介绍、活动时间地点、推荐书目等。”

根据该负责人的文章,曹文轩还曾于2005年9月,为南京一所学校的师生做了该系列活动的首场讲座。

教育部:去年发文对“进校园”活动严格把关, 禁止商业活动进中小学

据北青报介绍,其实,针对各类“进校园”活动,教育部门已开始进行严格的规定。2018年10月,教育部发文要求全国各地教育部门采取有效措施,坚决禁止任何形式的商业广告、商业活动进入中小学和幼儿园。

教育部发文称,各地教育行政部门要建立各类“进校园”活动备案审核制度,对活动内容、具体方案、举办单位和参加人员等进行严格把关。对于各类进入校园或组织中小学生、在园幼儿参加的活动,由县级及以上教育行政部门进行审批,实行备案管理。凡未经批准的活动,一律禁止进入校园或组织中小学生、在园幼儿参加。对于经审批进入校园或组织中小学生、在园幼儿参加的活动,县级及以上教育行政部门要明确责任人负责全程监管,一经发现与审批备案情况不符,或存在发布或变相发布商业广告的行为,要立即采取措施予以制止,并第一时间报告县级及以上教育行政部门。

教育部发文称,经批准同意进入校园的各类教育活动,必须坚持公益性原则,不得干扰学校正常的教育教学秩序,不得给学校和师生增加额外负担。各地教育行政部门要会同相关部门,对给学校、教师、学生摊派任何购买、销售任务,给学校、教师、学生分发带有商业广告的物品等行为进行严肃查处。

由此,郑渊洁在20日对新京报呼吁,希望社会关注此类现象。

被公开质疑后,曹文轩如何回应?北青报多次通过电话和短信联系曹文轩,但截至发稿时,尚未收到回应。红星新闻也拨打了曹文轩电话,对方暂未接听。而该榜单的创始人吴怀尧在其朋友圈表示,关于郑渊洁和曹文轩的书剑恩仇录内幕,他非当事人不想评论。但吴怀尧在朋友圈并未对榜单制作过程进行回应,记者拨打他的电话,吴怀尧并未接听。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