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中国的国产剧海报有多丑?

原标题:中国的国产剧海报有多丑?

转载自凤凰WEEKLY微信号(ID:phoenixweekly)

作者 甄苗条

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一个问题:现在影视剧的海报,怎么一个赛一个的像?

就拿最近在某卫视热播的古装剧《招摇》来说吧,男女主角情意绵绵,衣袂翻飞,我扶着你的后脖颈,你摸着我俊俏的脸庞,活脱脱一出虐恋情深的戏码。

就在我忍不住再次为别人的爱情流泪时,突然想起,这剧我好像在哪见过?

对不起,一定是因为半年前播出的《香蜜沉沉烬如霜》的海报也是同样的配方。

一致的倾角,同样惊人的发量,连弯曲的胳膊肘都如此一致,他们是在同一家摄影工作室搞的团购吗?

这样的“创意撞车”现场,一抓一大把。

这边厢是男主俯看女主,女主手捧男主的俊脸:

那边厢就掉个个儿,换成女主俯看男主。

上帝在古装偶像剧海报界不小心打翻了调色盘,暴露了只有粉色颜料的事实。

如果说人类的本质就是复读机,不断重复着发生过的事情,那么影视剧海报的本质就是复印机本机

不同剧情?同类海报!

抛开注水拖沓的剧情、老套狗血的情节、辣眼毁三观的特效不谈,单是封面海报这一项,就值得把许多国产剧打回去回炉重造。

如果把同类型的剧集摆在一起,视觉上就跟同一条藤上长出了7个葫芦娃没什么两样。

就拿重灾区古装偶像剧来说,粉色是它们的保护色,男女主角凑在一起将亲未亲是永远的主题。

同步率高达80%的大背景下,连斥巨资请来的鲜肉男演员的脸好像都让人傻傻分不清楚了起来。

当构图扩大到全身时,封面毫无意外地变成了主人公们傻傻呆立,拉拉小手,比比心。

简直比大妈们的游客照还要没创意!

偏正剧一点的古装剧不会把情情爱爱放到封面,于是它们动用了一种简单粗暴的告诉观众:我、们、真、的、很、正、剧!

就问这位独孤皇后,坐得正不正?

再看这一堆人物,站得正不正?

偏正剧向的古装剧主角们犹如团购了背背佳,以挺直腰杆,正气凛然为第一要务。

实际上,大多不过是披着正剧的皮,说着老套玛丽苏故事罢了。

古装武侠玄幻剧的海报套路就更容易看出来了。

男主角擅长舞剑的,就哐哐先把武器竖在C位,然后各路演员呈对称分布。

这类型的剧,往往乐意展示演员们的全身造型,剧情先放在一边,先用服化道蹭一波“良心剧组”的噱头。

于是,就出现了这种全员站立,凹造型,宛若拍摄时尚杂志封面的既视感。

如果说古装言情是粉色一统天下,那么武侠玄幻剧的海报则多半被刷上了青色的漆。悬崖边,乱石上,暴雨下,一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架势。

与环境怎么恶劣怎么来的武侠玄幻剧比,都市言情剧就纸醉金迷多了。

它们的海报总是往总裁爱上我、乌鸦变凤凰的路线上靠,把衣着华丽的男女主人公P到奢华的旋转楼梯旁,或是巨幅豪华吊灯下,好让我们这些贫穷的观众看一看:有钱人的爱情是怎样作天作地的?

在这一方面,郭敬明导演的作品自然是这一流派的巅峰之作了,其他人只能算是向他致敬。

如果从奢靡的当代言情剧跳到谍战片领域,你会突然发现,画面陡然灰暗了,仿佛能从主角们苦大仇深的脸庞上抖搂下来一抔土。

近些年越来越流行的大女主剧,变的是莫名其妙爱上女主角的人数,不变的是女主永远以巨大的头围迅速占据C位。

我禁不住为其他演员鸣不平,这待遇,也就比白雪公主身边的小矮人好一点点而已。

有的海报还做到了自成一派。

比如导演于荣光的剧,只要是上下人物抠像+中间静物打底+土色系色调,你就知道:噢,又是于导的剧!

说实话,纵观近些年国产剧的制作水平,专业化程度的提升有目共睹,但不少剧集仍旧会在海报制作上落入窠臼。

不少剧集的海报制作过程宛如流水线操作,程式化得惊人,乃至不同类型的影视剧也会使用同样的模板。

首先就是侧脸派海报。

不管故事背景是青葱校园,还是都市职场;

不管是竖向构图,还是横向构图,侧脸派都可完美消化各种剧种。

比侧脸更狠、实用性更强的是人海战术,又称堆人头战术

这种简单粗暴的方法具体操作起来又分几种,常见的有叠罗汉式

堪称“大型集体照如何不挡脸”的最强指南

还有孔雀开屏式:

最绝的还属《北平无战事》,怎么看都能基本确诊美工是强迫症晚期

而当美工想不出什么无人可出其右的阵型时,还可以选择以量取胜。

这是我见过人头最多的海报,说好的众星云集,却营造出了一种浓浓的打折促销买一赠一的廉价感

看毕这么多封面海报、这么多巨星鲜肉,却有一种雁过不留痕的观后感。

任何对于理解剧情有帮助的信息量、主旨、内容、情感、冲突统统看不出来。

就好像把A的剧名换到B的海报上,也丝毫没有违和感。

美工的首要任务,从来就不是从设计感出发,而是服务于追逐流量的市场。

不愿丑得千篇一律,

那就“抄”得各不相同

海报是一部剧的门面,正如演员古天乐所说,是整部作品“面向观众的第一个动作”。

然而,有些电视剧制作方放着模板不用,反倒选择走了另一个极端——抄袭,哦不,“致敬”。

先看看《唐琅探案》的海报,从色调,到背景书架画框的设计,简直就是孪生兄弟。

唐琅探案(2010年)vs 大侦探福尔摩斯(2009年)

出品方大概是觉得,有了《大侦探福尔摩斯》铺路,还怕观众不买唐琅的帐?

《消失的子弹》也选择了“致敬”《大侦探福尔摩斯2》,好一出“一鸡多吃”。

消失的子弹(2012年)vs 大侦探福尔摩斯2(2011年)

走都市言情风的国产剧《说好的幸福呢》完美复刻了韩剧《最佳爱情》的海报,堪称精确到手指头级别的复制粘贴

说好的幸福(2015年)vs 最佳爱情(2011年)

国产剧《我只喜欢你》可以改名叫《我只喜欢镜像反转韩剧<今生是第一次>的海报》了。

我只喜欢你(2018年)vs 今生是第一次(2017年)

这一组的对比更是让我怀疑,我方美工是不是直接使用了PS中的“吸管工具”去取色?

夜天子(2018年)vs 云画的月光(2016年)

这一组也算是聪明的操作了,除了把化冰工具从“冷兵器”提升到“热兵器”之外,恕我实在看不出有什么差别。

一千零一夜(2018年)vs 伪装夫妇(2015年)

《暗恋·橘生淮南》则全盘照搬了韩剧的人物海报,从虚实关系、人物站位,到女主角衣服的颜色和手里的道具,无一不照搬。

暗恋·橘生淮南(2017年)vs 任意依恋(2016年)

无脑照搬韩国海报,却不管人物具体关系是否一致,这属于照着抄都能抄得翻车。

抓住彩虹的男人(2016年)vs 后宫·帝王之妾(2012年)

都市言情剧《你好乔安》则做了一个创新,它从言情向跨到了奇幻向,直接对漫威奇幻电影《奇异博士》下了手,连背景里的圣殿Logo都一比一还原。

相比之下,《锋刃》都算良心了——把晚礼服改成中式旗袍,算是在“抄袭”的基础上做了本土化改造,很“有心”了。

除此之外,疑似借鉴国外影视剧或电影的还有很多。

像是同款青春洋溢的以蓝天白云为背景的起跳:

又比如女主凑巧同时爱上红色飘逸长裙:

蝶恋花(2001年)vs 千年湖(2003年)

这些好歹都还在影视圈里打转,有时候,国产剧甚至会跨界“致敬”,毕竟薅羊毛也不能逮着同一只羊薅。

《浪花一朵朵》就为我们开了一个好头,它以实际行动向我们证明,音乐专辑的封面也是可以拿来借鉴的。

浪花一朵朵(2018年)vs 东方神起2007年专辑封面

就这样,在国产影视剧海报制作领域内,万物皆可用“套路”,万物皆可“拿来主义”

缺的从来都不是创意

每次明星们的巨额片酬被曝光都能上热搜,近些年热钱一下子涌入文娱事业,大有如火如荼的迹象。

明星荷包鼓了,电影电视剧产量上去了,但是海报封面的普遍质量却并没有显著提高。

我们缺的是创意吗?还是美术创意人才?非也。

这些令人叹为观止的海报创意,都是国内海报设计师黄海的作品:

感染力、故事性、美学性样样兼有。

前段时间的电视剧《延禧攻略》、《如懿传》、《怒晴湘西》也都在海报上下了一番功夫,令人过目不忘。

但在制作方看来,也许电视剧海报封面根本不值得下功夫去钻研。

“反正把最贵的演员的脸放上去就万事大吉了”

“我剧情狗血,我制作粗糙,但我请了自带流量的明星”

“没有流量明星就确保不了收益,就火不了”

——崇拜流量的结果就是,海报只求看清楚男女主昂贵的脸,以转换成强大的粉丝号召力和收视率。

当初的小成本电影《孤岛惊魂》就深谙这个道理。

凭着海报上杨幂的单独出镜,这部投资不到500万元、质量平平的电影狂揽9000万元票房,一举开启了国内“粉丝电影”的时代。

“外国这个海报不错,趁没人发现,赶紧拿来用一下”

“这么小众的海报,既不用买版权,也不担心被告,完美”

“就照着过去的套路来,不要创新,多轻松,多安全”

——崇拜套路和国外设计的结果就是,海报变成了彻底的“拿来主义”实践平台,即使不出彩,也绝不会出错。

《我不是药神》25亿票房的庆功海报与日本动漫《我的英雄学院》几乎一模一样

于是,长久以来,观众习惯了看那些堆人头的、毫无美感的海报。制作方也乐得让这些海报继续“强奸”大众视线。

当吸引关注和收视率的方法已经从剧情、制作全面转向演员阵容,那么这些偷懒的套路式海报就很好理解了。

反正在表面火热的影视圈里,劣币驱良币的法则仍在发挥作用。

本文转载自有态度、有温度、有趣味的微信公众号【凤凰WEEKLY】,点击以下链接,观看更多凤凰WEEKLY热门文章:

和韩国人比赛:保命第一,比赛第二

关注凤凰WEEKLY带您成为市井中最有深度的灵魂。

-END-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