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港:投资回报率稳中有升,将冲击今年“港股100强”

原标题:青岛港:投资回报率稳中有升,将冲击今年“港股100强”

港股解码,香港财华社原创王牌专栏,金融名家齐聚。看完记得订阅、评论、点赞哦。

前言:

在山东省三大沿海港口中,青岛港口是货物吞吐量最大的港口。按照2015年-2018年货物吞吐量计算,青岛港口的货物吞吐量和集装箱吞吐量可名列世界前十位。

作为青岛港口的核心运营商的青岛港(06198-HK、601298-CN),通过控股子公司或合资公司,管理着青岛港口四大核心港区,即青岛前海港区、黄岛油港区、董家口港区和大港港区。截至2018年底,青岛港累计实现货物吞吐量4.86亿吨,其中完成集装箱吞吐量1932万TEU。

基于青岛港在青岛港口的地理位置及港口庞大集装箱吞吐量等优势,公司的经营总资产逼近500亿元规模,已成为A+H股市场主要中型港口上市企业之一。

营收与净利双增,债务结构良好

2016年以来,国内及宏观经济稳步复苏,总需求依然稳中有增,贸易和进出口增长速度逐步提高,青岛港货物吞吐量也从2016年的4.43亿吨增至2018年的4.86亿吨,年复合增长率为4.74%。其中完成集装箱吞吐量从2016年的1751万TEU增至2018年的1932万TEU,年复合增长率为5.04%。

随着青岛港货物吞吐量稳步提升,公司经营活动中也取得不错的业绩。截止2018年底,青岛港总资产从2016的382.83亿元增至2018年的487.66亿元,年复合增长率高达27.38%,远高于公司货物吞吐量年复合增速。另外,资产规模大幅增厚的同时,公司营业收入及净利润也呈现出递增的态势。

截至2016年-2018年期间内(如图2所示),青岛港的营业收入从86.84亿元增至117.41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16.27%,归属股东净利润则从26.31亿元增至35.93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16.86%。

值得注意的是,在2018年,受中美贸易摩擦及全球经济增速放缓等外部因素的影响,国内贸易对全球经济的贡献有所减弱,国内部分港口企业收入增速也有所放缓。然而,青岛港却能在2018年交出一份营收及净利润双增长的“成绩单”,实则让人惊叹。截至2018年底,青岛港营业收入同增15.72%,归属股东净利润是18.09%,营收及归属股东净利润已连续三年保持双位数增长。

除此之外,作为资本密集型的港口运营商,青岛港债务并未受公司规模的扩张而增加,反而有所下滑。

截至2016年-2018年(如图3所示),青岛港的资产负债率从59.56%下滑至39.67%,其中2018年EBITDA 全部债务比同比下滑28.48%至3.39倍,整体债务结构在不断优化。另外,公司经营现金流净额也在不断增厚,从2016年的14.29亿元增至2018年的19.84亿元。

美中不足:应收账款风险尚待改善

近些年青岛港经营业绩增速虽在稳步前行,但公司财务数据中也隐藏的不少风险项。特别是应收账款问题,公司近三年应收账款占流动资产比重逐年递增,且应收账款周转率呈现出递减的态势。

截至2016年-2018年底,青岛港的应收账款分别为13.08亿元、18.73亿元及20.69亿元,分别占同期流动资产比重的9.97%、10.8%及11.26%,近三年的年复合增长率高达25.77%,年复合增速远高于营收增速。另外,公司期间内应收账款周转率从2016年的6.77次/年下滑至2018年的5.96次/年。其中,2018年公司的应收账款周转率远低于行业平均值(约16次/年)及中值(约10次/年)。

事实上,引发公司应收账款递增的原因,并非行业竞争所驱,而是受青岛港主营业务的经营模式影响。

青岛港的集装箱和液体散货装卸服务主要由公司合资企业经营,主要业务收入是以金属矿石、煤炭及其他等货物以及配套服务为主;金属矿石货物处理及相关物流服务客户大部分是钢铁企业为主。对于这些钢铁企业客户,青岛港一般采取给予其一定的信用期授信。如此一来,就造成应收账款的增加,导致公司应收账款周转率低于可比上市公司及行业平均水平。

随着公司业务规模的扩大,应收账款仍可能进一步增长。对此,公司应该加大应收账款控制力度,加强催收工作,以免因应收账款不能按时或者无法回收的情况出现,导致公司应收账款坏账计提的增加而利润受损。

腹地货源竞争,挑战中潜在的机遇

除了因财务数据影射出公司当期的风险项外,公司经营活动中需面临的挑战也是接踵而至。其中,“腹地货源”是近些年港口服务供应商需直接面对的行业竞争问题。

在山东省内,除了青岛港之外,还有实力不俗的——烟台、日照两港。据中港网数据统计,从2018年三大港口货物吞吐量增速比较中,烟台港以10.6%的增速,在前十大港口的货物吞吐量增速中,排名第二,日照港增速排名第三,青岛港增速排名第五。另外,财华社通过近三年港口货运吞吐量换算,三大港口货运吞入量增速中,青岛港口增速是最小。

青岛港增速的放缓,其原因离不开近些年资本市场对港口投资的增加,各港口腹地重合范围的逐步扩大和港口服务的同质化加剧,导致了对同一经济腹地货源的竞争进入白热化阶段。

虽然,当前腹地货源竞争不可避免,但青岛港作为山东省港口货物吞吐量最大的港口,公司可通过自身地理位置及全自动化港口系统服务的优势,开辟更多的国际航线,实现“港通四海”的同时,延伸更多的经济腹地。

除此之外,青岛港作为国家重点发展的主要沿海枢纽港,是连接全球贸易发展主要的窗口之一。随着全球经济增长和贸易中心从发达国家向发展中国家转移,青岛港亦将从传统物流港口转型为贸易港口。届时,青岛港可借助国际航运交易、贸易、金融服务等附加值功能的加持,公司的经营业绩有望上升到另一高度。

投资回报率稳步提升,能否冲击“港股百强”?

撇除其他因素影响,回归股东权益方面,青岛港年化投资回报率在稳步的提升,且对股东的回馈也在增强。

截至2018年底(如图5所示),公司的年化投资回报率从2016年的8.34%提升至2018年的10.52%。与此同时,公司对股东投资者的派息(分红)比率也从28%提升至63%,创出上市至今最高的派息比率。

此外,青岛港的基本每股收益也随着公司盈利能力的增强而稳步提升。截至2018年底,基本每股收益从2016年的0.46元增至2018年的0.6元,年复合增长率为14.21%。

结合2018年青岛港经营业绩及派息政策,公司整体表现还算“及格”。那么,公司能否借此冲进今年“港股100强”榜单,尚待5月24日揭晓。

作者:沈少鸿

编辑:彭尚京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