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补壹刀:“圣母”会为斯里兰卡流泪吗?

原标题:补壹刀:“圣母”会为斯里兰卡流泪吗?

文/群刀乱侃

50—137—160—185……迅速攀升的死亡人数,令人揪心。

就在4月21日复活节这一天,斯里兰卡发生了针对教堂和酒店的连环爆炸案。当地警方表示,至少185人死亡,超过400人受伤。死伤人数还在进一步上升中。

中国驻斯里兰卡大使馆对中国官方媒体表示,至少4名中国公民受伤;BBC从医院得知,至少9名外国人死亡。

目前还没有组织宣布对这一事件负责。

痛心

此次受袭地点主要集中在3所教堂:科伦坡北部的圣安东尼教堂、斯里兰卡天主教中心尼甘布的圣塞巴斯蒂安教堂、东部拜蒂克洛的一间教堂,还有科伦坡的香格里拉、肉桂大酒店等3家五星级酒店。

刚传来消息,又发生了第七次爆炸。

遇袭时,教堂正在举行复活节活动。社交媒体上流传的照片显示,一座教堂的屋顶几乎被炸飞,地板上散落着屋顶瓦片和碎木、布满血迹,有人流血躺在地上,还有一些满身是血的人正在试图帮助那些伤势更严重的人。

一位长期生活在科伦坡的朋友对刀哥说,他一直担心恐袭,这次“果然发生了”。因为相对于印度的严防死守,斯里兰卡的安保实在太宽松了,机场安检几乎形同虚设。

斯里兰卡国家政策和经济事务部哈沙•德席尔瓦当时就在圣安东尼教堂,他描述了看到的“可怕场景”。他说:“我看到很多身体部位,到处都是。”“伤亡人数很多,包括外国人。”

斯里兰卡财政部部长萨马拉维拉在推特上发文称:“复活节这一天发生在教堂和酒店的爆炸杀害了许多无辜的人,这似乎是一起精心配合谋杀、引发骚乱的行动。”

一位南亚专家告诉叨姐,太突然了,这样大烈度的恐袭事件就是在泰米尔猛虎组织时期都比较少见。斯里兰卡曾经经历长达20多年的内战,2009年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领导人被击毙后,斯里兰卡宣布内战结束。

在最近10年里,虽然斯里兰卡国内宗教之间有冲突,民族之间有矛盾,但还都处于可控状态。

如果不是国内因素,会是什么呢?有媒体猜测,可能是“伊斯兰国”的受训人员返回斯里兰卡后制造的事端。

这种猜测有其合理性。一位专家告诉叨姐,一般来说,袭击宗教场所就是为了宣泄对特定宗教的情绪。这些年,南亚和东南亚地区的文化冲突、宗教矛盾实际在加剧中。与斯里兰卡隔海相望的孟加拉国,2016年有过几次恐袭,抓了一些回流回去的IS成员。

而且,“伊斯兰国”的袭击地点一般多为西方人和西方游客的聚集地。2015年,突尼斯首都博物馆、马里首都酒店;2016年,印尼首都使馆区、布基纳法索咖啡馆、科特迪瓦度假沙滩、土耳其机场等等。这次在斯里兰卡是五星级酒店和教堂,还是复活节这一天,很有“伊斯兰国”的特色。

尼拉姆之死

2015年7月,一名来自斯里兰卡的极端分子在叙利亚境内被美军击毙。

他叫尼拉姆。

尼拉姆早年在巴基斯坦留学,后在科伦坡大学教乌尔都语。2014年,他以前往麦加“朝圣”为名,带上了自己怀有身孕的妻子、四个子女以及年迈的父母举家出国。此外,还有十多名斯里兰卡穆斯林跟随他一起出国。

尼拉姆出国之后,通过土耳其进入叙利亚。很快他就出现在了IS的宣传中,。他不断利用互联网各类网络社交平台,用僧伽罗语和乌尔都语号召斯里兰卡的穆斯林前往IS作战。

直到他被美军击毙。

尼拉姆只是斯里兰卡国内极端穆斯林的一个缩影。

在历史上,由于斯里兰卡穆斯林往往从事对外交通和商贸,因此在斯里兰卡国内各个族群中地位较高。但这些富商巨贾们,也成为内战中的一大受害者。

比如1990年猛虎组织曾经勒令在他们基地附近的9万名穆斯林迁居,引发国际关注。此外,穆斯林在战乱中被敲诈勒索、抢劫、绑架甚至杀害的事例也频频发生。

即便内乱结束,斯里兰卡国内局势趋于平静,但族群冲突并未终结。强势的极端佛教组织团体与穆斯林之间不时爆发冲突,人数只占全国总人口7%左右的穆斯林群体在心理上往往认为自己“力量弱小”“受压迫”。

斯里兰卡国内的独特状况,加上近年来通讯技术的发展,给了恐怖分子可乘之机。

时任美军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哈里斯曾在2016年警告说,“我尤其担心IS在这一地区的影响”。

而斯里兰卡情报机构对恐怖主义防控的巨大漏洞,让安全隐患更加令人担忧。

不仅尼拉姆举家搬迁这一异常举动没有引起情报机构的足够警惕,就连他被击毙之后,等消息传出,该国情报机构才开始着手调查国内的极端组织网络。

不过,相比起南亚的孟加拉国、巴基斯坦等国,当前斯里兰卡仍属于恐怖主义扩张的边缘地区,但随着不断有斯里兰卡籍的极端分子前往叙利亚和伊拉克参加IS,国际恐怖主义威胁的阴影正在逐渐向它靠近。

对邻国斯里兰卡如此惨重伤亡的大爆炸,很多中国网友表达了震惊与哀悼之情,祝愿逝者安息,伤者早日康复,生者坚强。

双标

也有不少网友感慨和平来之不易,感恩生活在安全的中国,感谢替我们挡住黑暗的军人。

实事求是地说,国际舆论对斯里兰卡爆炸的真实关注度,没有对巴黎圣母院的那场大火高,也没有引起浓烈的情感。为巴黎圣母院哭泣的人,往往对斯里兰卡大爆炸麻木。

生命并不是完全等价的,这是国际政治的冷酷现实。只有自己的祖国,才会真正珍视自己的国民。只有强大的祖国,才能给国民以安全而温暖的庇护。

“圣母”之所以令人反感,主要是因为他们的双重标准,以及虚伪。

生活在和平地区的人,大概很难想象,21世纪的世界还会有大量贫穷、饥饿和苦难的地带,很难想象动荡地区普通百姓的人生。一些地方比斯里兰卡惨多了。它们长期陷入混乱,几乎每天都有人间惨剧上演,成千上万人失去生命,更多的人流离失所。

因为动荡的长期持续,让国际社会对发生在那些土地上的死亡与罪恶日益感到麻木。对大多数人来说它们仿佛是另外一个世界。像这样的地方,如索马里、叙利亚、利比亚、阿富汗,以及平均每天夺走十几条人命的“难民死亡之海”——地中海。

爆炸声,是恐怖分子制造的罪恶,也是对国际社会震耳欲聋的良心撞击。那么多鲜活生命的逝去,应该给人类足够深刻的教训。

最后,再次为斯里兰卡祈祷!

文中图片来自网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