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基点副总裁杨磊:给大片和足够费用绝对能发好

原标题:基点副总裁杨磊:给大片和足够费用绝对能发好

杨磊,基点影视副总裁,业内资深发行人。他做电影已经23年,从大学毕业以后,就先到安徽省电影发行放映总公司,在1996年那时候还没有院线制度,电影发行是按行政区划一级级下发的。杨磊先做统计,后来电影部门把他调过去,就一直在省电影公司做发行,从此一直做了下来。之后又去了华夏电影公司,在华夏参与过许多影片的落地发行工作。杨磊认为自己全面负责电影发行工作,是在今典影业做宣发副总的时候,并且建立了驻地团队。之后在航美传媒及目前所在的基点影视负责电影发行。陆续发行了《笔仙惊魂》系列、《七月半》系列、《怨灵人偶》、《怨灵》、《青蛙总动员》、《亚马逊萌猴奇遇记》,并参与发行了《天将雄师》、《喜羊羊与灰太狼7》、《黑猫警长》等商业电影。

本次接受我独家访问,杨磊透露基点影视去年发行了16部影片,今年可能会超过这个数量,“虽然数量比较多,但片子体量都不大,所以单部影片的票房跟那些头部商业大片肯定没法比。”他认为基点影视属于国内三线影视公司,为何一直没前进?涉及到国内市场方面格局。毕竟一线公司是哪些,已经很明确,二线、三线公司很难和一线公司互相交易和合作,但一线公司操盘大制作商业片,这些公司都会寻找资金实力和资源丰厚的公司合作,其它中小影视公司基本很难介入合作。公司就项目的合作也讲究门当户对。

例如某部片方选择发行方时,先看这个公司曾经做过哪些项目。“当一个公司永远接不到上亿体量的片,你就发行力量再好,哪怕硬件、软件再强也不行。导致你永远在行业同一阶级之间徘徊,很难往上走。

比如基点这样的公司,各地发行团队齐备,经验丰富,且自行研发了发行软件,对各地驻地发行进行了先进管理。“我们也参与过《天降雄师》这样一线大片联合发行,部分区域由我公司发行,发行效果不比那些大公司差。但头部商业大片不会把主发行权交给我们,因为片方更看重一线公司曾经的发行业绩。

谈到最欣赏的一线发行公司,杨总认为各个大公司都有独到的地方,都值得学习。尤其蔡元为首的联瑞影业最值得学习,他们任劳任怨,认真负责,发行《捉妖记》《寒战》《美人鱼》等电影成绩赫然。

杨磊透露,大片在攒盘子时候,主操盘方会希望业内有资源公司参与进来,“所以你会发现越是大片,有资源公司参与其中就会越来越多。”不过,杨总也呼吁:“如果业内有商业大片的片方愿意把电影交给基点影视,并有足够的宣发费,我们发行的效果,也不会亚于那些大公司。”

杨总透露,2019年进入了内地影视的寒冬期,由于整体市场不太好。“那么只要我们发行的影片,一定要在现有情况下,尽力发出最好的成绩,来回报信任我们的片方。我们业务量在全国很靠前,我们也希望发出一两匹黑马电影,使我们公司在业内做出一些亮点。”谈到目前各大影视能发到满意的影片,基本是凤毛麟角。杨总认为,“一个档期如果能有斩获的影片,其实也就头部影片中的那一两部。”

杨总拿今年票房黑马电影《老师.好》为例,“他发行体量,肯定比我们大得多,同时,影片质量也过硬,所以票房才爆了。这种影片口碑好,知名度大,知道这样影片的观众肯定比知道我们中小片的多。”其实除了营销占主要成分,该片内容好,接地气。观众觉得你影片内容好,就愿意主动帮助口碑传播,这也是《老师.好》成功的重要因素。

他认为影视寒冬,还将持续几年,所以必须耐心等。“主要原因是创作比较浮躁,毕竟内容决定一切。市场需要有特点的类型片。每种类型片都需要有自己独特的特点,就像同样大家在做爱情片,你的爱情片没有鹤立鸡群的地方 ,就会跟其他爱情片都一个样,那观众凭什么看你的?”而杨磊透露自己公司以前曾想进军制片领域,自己制作商业大片,也由于影视寒冬,暂时延缓进程,目前重点先是发行好每一部电影。“等市场回暖,我们喘过来一口气,再进入电影制片领域吧!”

以前基点影视都重点做恐怖片和动画片,主要因为这两种类型片有自身的市场空间。但随着整体市场下滑,这两种类型片的内容也很难有长足的进步,两种类型片目前都不好做。”恐怖片受创作及政策的影响,内容方面很难突破,质量上不去,票房也在下滑。有的动画片没IP基础,想要票房产出,也很困难。而且动画片如果投资达不到一定量,很难提高质量,也肯定卖不好!”“具体哪一年这两种影片开始严重下滑的,我没研究过,目测是17、18这两年。”杨磊总结道。

基点最卖座恐怖片是《怨灵人偶》,杨磊认为,“当初此片卖点找得比较不错,最早片方打虐杀概念,讲述一个戴娃娃面具的人杀人的故事,但是虐杀这个点并不吸引人。我们调整了明确的宣传卖点后,影片的恐怖概念得到明确和强化,加强了观众对此片的认知,取得了很好的市场回报,影片票房接近2600万。”

其实这片在14年12月31日上映,那个时间点,国产恐怖片市场还算不错,这也是一个时间优势吧。“另外,这片是日本人导演的,日本恐怖片在恐怖片目标观众群的心目中还是有地位的,我们也宣传了一下这位日本导演,其实,这个日本导演拍片并不多。”“另外,我们宣传影片给此片冠了个前缀——限制级,目标观众群很容易相信日本导演拍了一部限制级的恐怖片,并且也成为吸引他们进入影院观看此片的一个重要理由。”这是杨磊对《怨灵人偶》营销一次总结。

《怨灵》在《怨灵人偶》之前上映的,当时借助了一些事,例如有一个“怨灵鬼屋”主题鬼屋在各地运作,正好在北京巡演。双方名字很相近,就进行了合作。“鬼屋”宣传时候,说他们拍了同名电影;我们宣传电影的时候,说我们开发了“鬼屋”游戏进行巡演。如此互动合作,对这部影片形成很大推动力。

杨磊透露这部电影原名比较不像恐怖片,改成《怨灵》以后,影片作为恐怖片就非常明确了。故事讲述女孩车祸死了,灵魂随着几个见死不救的年轻人到了一个加油站,然后逐个对其进行报复。实际上,这些都是车祸中女孩临死弥留之际的幻觉,事实是这些年轻人都救了她。

为了宣好此片,通过搜索,发现了个真实的神木加油站灵异事件,我们宣传影片时,基点重点打造了影片根据“亚洲十大灵异事件”之一——神木加油站事件改编的核心卖点。这样,影片就接地气了,观众容易对影片产生高认知度。他认为恐怖片的营销,绝不能不能浮在空中,可以考虑根据某个真实事件改编,增加可信度和观众的感同身受的感觉,让观众感觉恐惧就在身边,增加对目标观众群的吸引力。

杨磊坦言,“《怨灵》系列 、《笔仙惊魂》系列、《七月半》系列,我们当初都发行得比较好,但多数发行好的电影都集中在恐怖片领域上。主要是因为一开始发好了一些恐怖片,于是,同类型的影片片方就纷纷来寻求合作““我们也希望所发影片不要集中在中小恐怖片。我们有强大及专业的宣发团队,及现代化管理方式,我们能发行好更多类型的影片。目前,恐怖片绝对不会那么高票房了,毕竟市场越来越成熟了,很多恐怖片观众当时不明白国内恐怖片的套路,现在都明白国产恐怖片的路数了,就很难做了。”

恐怖片曾被誉为小成本商业影片,体量可以不用太大,可能有高产出回报。其实,是否能有高产出,关键看故事有没有创新,拍摄是否专业。现在国产恐怖片的结尾观众都知道了,无非是人为阴谋、精神病、幻觉、梦境,那么再拍下去有什么意思呢?其实恐怖片在国外有更多分支,中国人基本把鬼片和恐怖片挂钩,但国产恐怖片是不能有鬼的。创作者不妨沉下心来去研究一下恐怖片的各种分支,每个分支做一下尝试。看看如何没鬼还能拍出优秀的恐怖片。

谈到2018年《中邪》退档,是否会对恐怖片领域有所影响?杨磊坦言,“其实当时大家都对这片期待蛮高,宣传声势很大,造成很高的观影期待。其实影片内容是正的,但你宣传方式如果不对,就会受到下线。”所以恐怖片也必须跟着国家政策走,必须听国家的。这种类型片有市场容量的存在,关键创作者应该研究在符合政策情况下,如何创新,并拍出好的作品,观众才不会流失。”

著名恐怖片导演牛朝阳曾拿《诡爱》《女蛹之人皮嫁衣》这些口碑优良的恐怖小片为例,这些片依旧在市场上折戟沉沙。牛朝阳做出独家分析,恐怖片就像他说的“蚂蚁过河理论”一样,都是容易被大型动物碾压死的,但量大时候,也能有过河的。

牛朝阳认为“因为出品《诡爱》那家公司一年只出品一个《诡爱》,如果一个公司一年能出产有十部《诡爱》这样水准的精品,有的没在同一个档期遇见《寒战》这样大体量电影,必定会有大卖的作品。”

杨磊认为这种说法很有可能,毕竟数量足够多,你投资十几部片,指不定一两部片冒出来,投多了中奖机率就越大。但目前市场上,这种情况基本不可能,恐怖片内容和国家政策导向不太一致,将会导致恐怖片越来越少。”

谈到《港囧》《大闹天竺》等大明星犯傻逗乐题材大片,被誉为口碑差也容易卖座。杨磊认为那是大营销及明星效应推动大家看,《港囧》有一线喜剧大明星,内容上其实也有观众喜欢的地方,观众就会看。其实喜剧做好是很难的,让观众笑是不容易的事。劣质喜剧拉着观众嘴巴让观众笑,优质喜剧是让观众自然而然会心一笑。国内多数观众没接触太多电影教育,观众看电影只要图一个乐就OK,只要你的影片能让大部分观众会心一笑,人物塑造成功,并且影片中有能打动到你内心的内容时,就是好的喜剧片。而且《港囧》内容上也有可取地方,才能获得大众喜爱。

而谈到当今外国批片市场的价格,杨磊表示他对价格接触不太多,所以不清楚。但是否批片能回本,还要看影片内容及市场反馈,但一般批片的票房,要乘以四才能回本,国产片要三倍才能回本。

而像基点影视最早发行的《动物总动员》这样批片,在《功夫熊猫》《建党伟业》那时热映,虎口拔牙7000多万票房奇迹,杨磊认为当然可以复制,只要观众喜欢这个片子 ,所以不在乎片子是什么时候上映的。但问题是现在观众眼睛是很亮的,品质不好不要说一周末就下跌,半天就传遍全网络,中小型电影口碑差的基本一日游,所以营销只属于添砖加瓦、锦上添花的事情。影片是否有市场最关键的还是其内容是否被市场接受。

杨总还透露有很多大影院见到小片拷贝都装没看见,所以总不给任何排片,还有的即便给排片,排的还是没人看的早场,所以发行特别困难。阵地物料还需要花钱,导致很多中小电影目前都选择放弃制作阵地物料,因为大部分观众选择猫眼、淘票票等票务平台线上购票,线下的物料对观众的购票意愿影响有限。

所以基点也在2019年寻求突破,今年建国70周年,基点影视准备探索主旋律电影的发行,并向政策靠拢。“除了发行一些常规商业片,我们也希望发行更多的主旋律影片,就像闫东导演的大型纪录影片《港珠澳大桥》。”他认为任何类型电影都有可能卖座,例如《战狼》 刚冒出来时候,大家不觉得战争片会好卖。“在同样的类型片中,你只要做出鹤立鸡群的足够亮点时,你就起来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