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股市说事丨谁是业绩变脸大王?今天你踩雷了吗?

原标题:股市说事丨谁是业绩变脸大王?今天你踩雷了吗?

这几天股市爆雷声声,每天都有上市公司年报业绩变脸公告,有的前后业绩悬殊之大,简直让人大跌眼镜。

4月20日,中天能源发布修正公告,将此前预告的业绩从预减变为首亏,原来预计尚存的3000—3500万元利润化为乌有,转为巨亏83500万元;4月19日,西部矿业大幅向下修正业绩预期,同样从预减变为首亏,利润从盈利10045万元变成净亏206300万元;同天还有华伍股份,将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5711.8万元的预告,修正为亏损9354万元。此前还有麦趣尔从略增到首亏、中利集团从预增到预减、ST人乐从扭亏到续亏等等,一时间凤凰变乌鸦者不胜枚举。

据万德数据,截止21日共有233家上市公司发布业绩变脸公告,其中正向修正的81家,反向修正的152家。而2017年和2016年年报业绩变脸公告分别是181家和152家。在上市公司总数没有显著变化的背景下,这种微增趋势值得重视。

其实业绩变脸在年报披露季集中爆发一直是A股的顽疾。投资者也许还能清晰地记得去年年报季有关变脸的段子:“贝因美:亏10个亿,服不服?乐视:不服,我加个零;保千里:亏得数都数不清;獐子岛:哦,我的扇贝又跑了。”这个段子虽然是嘲讽业绩变脸的上市公司,但却也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投资者只有将一腔不满娱乐化的无奈。

再看业绩变脸的原因,多为存货、应收账款等资产减值计提金额增加,或者商誉减值之类。比如西部矿业,自述原因是:公司根据青海省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存在的减值迹象,在第三方评估机构的协助下对该股权投资的可回收金额进行了评估。经评估,公司对青投集团股权价值的可回收金额为零,因此确认对青投集团长期股权投资减值损失 25.22 亿元;中天能源则解释为,由于 2018 年公司受流动性风波影响,现金流紧张,导致公司可供经营活动支出的货币资金严重短缺,严重影响业务,预计资产减值准备计提增加约 53,400万元;因加拿大开采天然气销售价格在 2018 年持续走低,严重影响了油田开采业务,导致经济可开采储量大幅下降,预计折耗成本大幅增加约 50,900 万元; 华伍股份更是因为尚未收到花再华、潘北河的股权回购款,将原来的账龄分析法改为单项计提法,增加计提坏账准备金 15,681.26 万元,减少公司 2018 年度合并报表利润总额 15,681.26 万元,减少 2018 年度公司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16,644.97 万元。

的确,从业绩预告到正式年报披露,时间差是客观存在的,市场变化可能在一定程度和范围影响年报最终的披露数据,特别遇到突发情况时。像江苏吴中此次就是因为受江苏响水爆炸事故影响,决定计提3.67 亿元左右的大额减值准备,导致报告期内公司业绩较前次业绩预告大幅减少。这种情况,市场投资者和监管层是可以理解和接受的。但突发事件毕竟是少数,正常的市场波动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让业绩出现沧海桑田似的差异。

仅看上面几家公司的情况看,其业绩变脸并非由突发情况引发。比如西部矿业,为何突然发现对青投集团股权价值的可回收金额出现了问题?而中天能源早就因2018 年流动性风波影响,出现了现金流紧张,为何现在才来增加大额的资产减值准备呢?华伍股份既然对花再华、潘北河的股权回购款没有把握,那为啥要计算进利润呢?凡此种种,虽不敢武断地说,这些公司有操纵股价的企图,但公司内控管理粗放,甚至混乱是肯定的。

内部控制有效性是企业治理的重要衡量指标之一,常常被看作是高质量财务报表的机制。实践证明,内部控制质量与业绩预报质量正相关。通过建立完善的内部控制制度可以减少管理层的舞弊行为,使财务数据能真实、公允地反映业绩。从这个层面来说,要想最终降低业绩变脸率的问题,提高上市公司的质量和内控水平也许是治本之法吧。

(经济日报记者:江帆 责编:马春阳)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