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雏鹰农牧的衰落,不能怪猪

原标题:雏鹰农牧的衰落,不能怪猪

河东河西的转换,从来都不需要30年。

文 / 华商韬略 李延磊

8年前,秦英林的老乡、养猪创业同行侯建芳,先他一步敲响上市钟声。如今,秦英林的牧原股份市值约1382亿,侯建芳的雏鹰农牧已经不足90亿。

【1】

今年年初,侯建芳曾在公开信中称,“雏鹰农牧发展根基依旧稳固、腾飞羽翼依然健硕”。

但“腾飞的羽翼”,可能只存在于他的公开信中。

公开信不久,雏鹰农牧就贡献了“猪饿死、巨亏30亿、股价却暴涨80%”的A股新段子。

2007年至2017年,雏鹰农牧共实现净利润约20.12亿元。

一个2018,就亏掉30亿。

紧接着又预告:受非洲猪瘟疫情影响,2019年第一季度,预亏10.2亿-11.6亿。

业绩不好,雏鹰农牧还遭遇“钱荒”。

不止一次登上富豪榜的侯建芳曾说:“过去都说没钱才养猪,现在没钱根本养不了猪,养猪的都是有钱的”。

可在雏鹰农牧2019年第一季度业绩公告中,赫然写着的是:公司资金紧张局面尚未有效解决;负债规模较大,且债务问题尚未解决。

至2018年第3季度末,雏鹰农牧总负债已达181亿元。被爆出5亿债券不能按期足额偿付,计划用火腿礼盒等存货来偿还债务后,外界戏称雏鹰是“以肉偿债”。

侯建芳自己则不断股权质押。

截至2018年12月6日,其持股总量的98.67%被质押,累计12.43亿股。

今年以来,雏鹰农牧还两度收到交易所关注函,3月又因涉嫌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有人把雏鹰的问题归结于行业普遍问题和非洲猪瘟。

这是怪错了。

同为河南农牧企业,秦英林和他的牧原股份,日子就好过得多。

非洲猪瘟的确让养猪企业损失巨大,2019年第一季,牧原股份也难以幸免,预计亏损5.2亿-5.6亿。但2018年,尽管行业陷入低迷,它仍实现净利润5.2亿元。

2016年、2017年,牧原股份的净利润分别为23.22亿、23.66亿,比雏鹰农牧2007年至2017年净利润总和还要多。

2011年时,雏鹰农牧还是领先牧原股份的。论营收,雏鹰农牧比牧原股份多出1.66亿,净利润,雏鹰农牧则比牧原股份多出7000多万。

与业绩大幅跑输对应的是,雏鹰农牧市值最高时接近300亿,如今只剩不到90亿。而牧原股份市值接近1400亿,是雏鹰农牧的16倍还多。

【2】

2003年7月,38岁的秦英林登上了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栏目。

当时,靠着养猪,他已经是当地有名的企业家了。

11年后,还是靠着养猪,他成了胡润榜上的河南首富。

秦英林对养猪情有独钟,甚至是偏执。

他高中时就建议父亲买下20头猪,结果一场疫情死了19头,损失两千多。高三那年,他放弃令人艳羡的河南大学保送机会,选了河南农业大学畜牧专业。

1993年6月22日,秦英林辞去公职、借钱创业,正式进入了养猪界。

论养猪,他是专业人士。更重要的,是他真有热情——

给猪做直肠截除手术,他用手一点点往外掏猪粪;

设计砖拱结构的猪舍,使造价降低了90%;

无偿帮革命老区设计猪场,返程时出车祸,司机当场死亡,他被撞断胳膊,醒来后说“来设计猪场是我的心愿,不后悔”;

带领团队研究降低饲料成本的方法,尝试在育肥猪后期和经产妊娠母猪两个阶段使用无豆粕日粮,每头猪饲料成本最高下降了128元……

2003年时,牧原股份的第三分场、年出栏商品猪4.2万头的河西猪场建成投产。当时,牧原股份固定资产已达6千万元,利润达500万元左右。

就在同一年,侯建芳的雏鹰农牧只有100头猪,算是半路出家。

比秦英林小1岁的侯建芳其实创业更早。1988年他差1分没考进大学,在郑州牧专上了个畜牧培训班后,用200元买了800只鸡,开始创业。

此后,侯建芳经受过5000多只鸡死掉4300多只的打击,也经历过1996年市场火爆大赚一笔的欣喜。他的养鸡场也在当地打出名气。

2003年非典爆发,养鸡行业深受影响。侯建芳觉得单纯养鸡风险大,决定扩大养猪规模,分抗风险,并以“公司+农户”为发展模式,快速成为养猪新势力。

“公司+农户”之下,雏鹰农牧为合作养殖农户提供饲料、仔猪等。农户负责养殖,享受保底利润,将生猪统一价格销售给公司。双方利益共享、风险共担。

而牧原股份则为自繁自养、大规模工业自动化模式,其不断建分场,实行的是工业化、自动化、一体化管理。但财务负担相对较重,依赖融资。

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两家公司模式不同,但均实现了快速发展。

而且,相对更轻资产的雏鹰农牧发展更快。

2009年,雏鹰农牧营收5.41亿,净利润8832万,年产60万头生猪产业化基地项目也在当年开工奠基,发展的热火朝天。

同年,牧原股份分场也已来到第15个,全年营收4.29亿,净利润9435万,并且建成投产了河南龙大牧原肉食品有限公司,形成饲料加工——生猪养殖——屠宰加工一体、可追溯体系的猪肉产业链。

2010年9月15日,雏鹰农牧顺利登陆中小板,被股民称为“中国养猪第一股”,市值超70亿。

谈到上市,侯建芳说:“很多人不敢往这儿想,即使听到这个消息也不敢相信,但是雏鹰人真的做到了”。

就这样,半路养猪的雏鹰农牧弯道超车,在温氏股份、牧原股份之前,成为第一个进入资本市场养猪企业。

【3】

“弯道超车”后,雏鹰农牧开始了“飙车”。

IPO之前,侯建芳曾喊出:“要在5年内投资126亿元,使生猪的年出栏数在760万头以上”。

他也是照这个目标做的。

从2010年到2012年,雏鹰农牧销售生猪翻了一番还多,从66万头增长到149万头。2012年,在建项目总投资超过70亿元。当年,其营收才15.83亿。

当地人曾这样评价:“雏鹰农牧发展太快了,上市之后像爆米花一样,‘轰’地一声就起来了”。

到了2013年,“狂飙”遇到了麻烦。

雏鹰农牧大肆宣传的“生态猪”被曝涉嫌造假。签约农户称,“‘生态猪’基本吃饲料,领导、客户参观时才吃胡萝卜、白菜等青绿饲料”。

与此同时,其发展速度也引发媒体质疑,称其“激进扩张或致资金链断裂”。

就在这一年,牧原股份悄然追了上来,营收、净利润均超过已上市的雏鹰农牧。

2014年1月28日,牧原股份在深交所成功上市。上市首日,市值84亿。

▲图片来源:牧原股份官网

秦英林没有提钱,只是说:“牧原人只有继续专注养猪事业,才能走得更远”。

牧原上市后的头两年,市场并不景气。

尤其是2014年。

数据显示,那年每头出栏猪平均亏损86.9元,全行业亏损近600亿元。雏鹰农牧亏损了1.89亿,牧原股份却神奇地实现了净利润8020万。

待到市场转好的2016年,牧原股份净利润高达23.22亿,第二年营收冲至百亿,净利润又创下23.66亿的新高。

同是2016,雏鹰农牧营收60.14亿,净利润9.07亿元,已被牧原股份甩在了后面。

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牧原反超雏鹰,还是在于秦英林对养猪的专注。

比如饲料。作为养猪最大的支出之一,秦英林带队研究降低饲料成本的方法。2017年时,牧原股份共设计出6类32种饲料配方,有的还获得国家专利,通过灵活搭配,降低成本。

外人看来,养猪是个苦活、累活。在秦英来眼里,这可是一项技术活,甚至称其为“高科技行业”。

截止2018年6月30日,牧原股份研发设计出的各类猪舍及相关养殖设备等共获得百余项实用新型专利、外观设计专利及发明专利。

《上海证券报》曾报道,牧原股份一名饲养员年养殖规模达1万头,产值超过1000万元。

招商证券曾发布的研报显示,牧原股份养殖成本最低,完全成本为11.6元/公斤,行业龙头温氏股份约12.3元/公斤,其他上市公司约12.5-13.5元/公斤,散养户的养殖成本则是12-15元/公斤。

对3、5年就来一波周期的养猪行业,低成本意味着抵御市场风险的能力。

更大的差别还在于,就在秦英林带领牧原人埋头搞发明、砍成本、提效能专注养猪这几年,侯建芳和他的雏鹰农牧却提出了“生猪养殖、粮食贸易、互联网”三大战略布局。

这一布局下,雏鹰农牧先后投资了电竞、沙县小吃;参股了商业银行及多家金融公司。截至2017年5月,已用17.8亿元投资了6只产业基金,之后更再发公告称,鉴于投资产业基金带来的高收益,拟以30亿元增资三只基金。

多元化正如水,既能载舟亦能覆舟。于是,就有了“饿死猪、巨亏30亿”的年度惨剧。

雏鹰农牧风光不再,直接陷入资金短缺的困局。

【5】

秦英林和他的牧原股份也曾资金短缺。

起初筹建养猪厂,刚建到一半时,秦英林借的2万元就花完了,一度无力为继。

1998年春节,秦英林面对轮番登门的要债者欲哭无泪,猪场内的猪饿得“嗷嗷”直叫,这让他简直心碎。

1999年,依然陷在困境的牧原股份一度欠银行贷款多达2450万。

从那时,秦英林学会了要节衣缩食,能省一分是一分。

同时,他开始自己钻研建猪舍,带团队研究降低饲料成本,加大科技攻关,以此降低成本,提升公司抵御风险能力。

结果是,从2009年至今十年间,不管是不是在“猪周期”,牧原股份从未出现过全年度的亏损。上市五年,公司市值也从84亿涨至近1400亿,翻了16倍。

而雏鹰农牧上市近九年,公司市值只从70亿跑到85亿,而这都还带有妖风炒作的支撑。

从1988年200元养鸡开始创业,侯建芳和他的雏鹰农牧同样经历过金融危机、非典、禽流感、高热病等困境,但在那些艰难岁月里,他咬牙闯过一关又一关,也用22年时间成为“中国养猪第一股”,成为许多养殖企业学习的榜样。

但上市有钱之后,他却变了。变得不再爱猪,甚至爱上了资本和互联网。

而且,他步子迈得太大,所涉领域太多,尽管媒体2013年对他有“激进发展或致资金链断裂”的告诫,但他依然大胆地往前走。最终,不但扯着蛋,还扯着了腰子。

而专注的秦英林却在一个城墙口越挫越勇,最近5年中4次成为河南首富。

一家企业在自身主业还没做到尽善尽美时,盲目扩张、激进投资多元化,往往风险巨大。一旦出现问题,也极难补救。

相反,企业做好主业,站稳根基,提高自己抵御风险的能力;即使行业低迷,即使在外人看来不是好的机会,也极可能脱颖而出。

正如秦英林所说:“每一次猪周期波动都是行业的一次升级。周期低谷和疫情会让弱势企业和农户彻底退出,但对优势企业来说是盈利和发展的机会”。

眼下,雏鹰农牧深陷“财务造假风波”;侯建芳及部分高管通过信托计划持股遭平仓;截至去年第三季度,雏鹰农牧资产负债率已达74.42%;上周五(4月12日),公司又新增债务逾期近33亿元。

如果不能及时应对,中国养猪第一股成为历史也不是没有可能。

所以,与猪共舞的本领与艺术就是:盲目地追风口,飞上天的猪也会掉下来;扎扎实实做好事情,才真的是养猪也能飞起来。

——END——

图片均来自网络

欢迎关注【华商韬略】,识风云人物,读韬略传奇。

版权所有,禁止私自转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