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我的第一贵人 高志森用一部舞台剧怀念香江“鬼才”黄霑

原标题:他是我的第一贵人 高志森用一部舞台剧怀念香江“鬼才”黄霑

  “听过《上海滩》的朋友请举手”,4月初的一夜,香港金牌编导高志森在广东艺术剧院与粉丝逗趣。观众齐刷刷地举起手,又不禁哄堂大笑,仿佛有种不必言说的默契。

香江鬼才黄霑很多人都熟悉。他创作的广告词“人头马一开,好事自然来”以及他填词的《沧海一声笑》,都为人所熟悉。如今,高志森根据自己记忆中的黄霑,创作了一个舞台故事《广州仔黄霑》。

这并非一部人物传记类演出,而是高志森怀念“失去的那位很重要的朋友”而创作的一个故事。

黄霑生前与高志森合照。

“老板非常喜欢我,但工资很少”

黄霑支持我跳槽

高志森与黄霑年纪相差17岁,少年时代就从媒体上得知他的大名。“当时邻居说,香港丽的电视台有个叫黄霑的主持人很搞笑,后来我还看过他的笑话集”,但他们真正的交集源于电影。

1984年,高志森开始在新艺城执导电影,接连拍了《开心鬼》《圣诞快乐》《开心鬼放暑假》三部卖座电影。“老板非常喜欢我,但工资很少”,高志森透露,第一部《开心鬼》就拿下1800多万票房,纯利润超1000万,创下新艺城前5年历史上的最好成绩,但导演费仅6万元,最高也不过15万元。

彼时,听闻风声的德宝公司打算高薪挖走高志森。时任《开心鬼》电影监制的香港资深喜剧演员麦嘉二话不说,当天半夜两点便开车载着高志森前往黄霑位于半山的住所,希冀派出黄霑当说客。没想到,三人从音乐、电影主题曲聊开了。直到天蒙蒙亮,望着初醒的维多利亚港,黄霑切入了话题,“高导演,对方出多少钱挖你?”高志森坦言100万导一部电影,还没反应过来,黄霑就激动地说,“那你当然要走啦,不走才傻!我支持你,马上走!”

“黄霑就是我的第一贵人”,高志森说,这次鼓励不仅让自己收入高涨,更如愿以偿地拍了自己被搁置的电影,其中就包括《富贵逼人》系列。

凡事“谂谂佢”

一顿午饭功夫救活一场讲座

“对我而言,黄霑是一个非常出色的喜剧演员”。高志森用影片说话,现场播放了两人合作拍摄的电影《偷情先生》的片段。只见黄霑在餐厅“偷情”时细微表情丰富,通过藏结婚戒指时手抖等肢体语言,整体节奏把握得当,台下观众频频点头认可。

高志森和黄霑曾在香港举办过一场主题为“创意与创造力”的讲座,选了一座可容纳2800人的场馆,一口气预订了10场。提前两周预售,却只卖出了70多张门票。黄霑找了高志森出来讨论,“我们姿态太高,观众看黄霑就是喜欢看搞笑,而不是来听理论”。高志森记得,讲座被重新命名为“益智栋笃笑”,喊出“黄霑搞笑主讲,高志森主持”的口号。

一顿午饭的功夫,黄霑救活了这场讲座,现场几乎座无虚席。他留下了珍贵的意味深长的三个字“谂谂佢”(粤语:想想他),“凡事一定要想对方,想观众如何接受自己”。甚至为此发明了一个新的英语单词——Edutainment(Education和Entertainment的组合),意在寓教于乐,“所有观众进来都能全程笑着学习”。

《广州仔黄霑》剧照

元素重组产生创意

20分钟填词《上海滩》成经典

《沧海一声笑》《上海滩》《楚留香》……黄霑一生创作歌曲超过2000首,且诸多均是传唱至今的经典。由于身上带着传统读书人的狂放不羁与风流洒脱,词作间满是侠义精神,黄霑被誉为“一代鬼才”“词坛宗师”。

但他作词究竟有多厉害?坊间流传着颇多传说,当中不得不提的,便是他在厕所按下抽水马桶那一瞬间迸发出的“浪奔,浪流……”

舞台上,高志森播放了一则影片,讲述《上海滩》的词如何在20分钟内从无到有。“顾嘉辉先生有个坏习惯,给他三个星期作曲,他会花两个星期零六天半。”黄霑在过往的讲座上回答观众提问时说,“当晚两点钟顾嘉辉才将歌谱在电话里叫我抄下来,那时候还没有传真机,第二天叶丽仪小姐将会在EMI录音”。他接着解释,自己根据韵,先从中间填了“爱你恨你”,“因为唱歌的人多数都是在恋爱中才买唱片”。然后说到上海滩,“有滩自然有江,接着就是浪奔,浪流”。于是因缘巧合,20分钟他就写好了,并深受叶丽仪喜爱。

黄霑公开自己作词的“秘诀”,“想好一个主题,把围绕主题的东西都写下来,完全不考虑。通常这项工作大约花半个小时,之后看看哪些字可以和音配合,或者先选好韵,但也要避免太险的韵。”他列举了一些闭口音的字,接着说,“还要看字多不多,容不容易填,有些字也用不了,所以通常歌来来去去都是那几个韵”。

“这就是创意元素的重新组合”,高志森乐此不疲地分享黄霑的这个创作理念,就是解构已有的元素并重组,来构建能恰当表达自己观点的新元素。于是,他精选了30余首黄霑的歌,放入了音乐剧《广州仔黄霑》之中,讲述他深埋心中的“霑叔”。

知多D

上海滩究竟有没有浪?

“黄浦江是有浪的,有船经过的时候”

在影片中,黄霑还透露说,给《上海滩》填完词后,惊觉自己很久没去过上海了,距离上一次去还是20世纪70年代。他开始陷入沉思,“大江出海的时候,应该是很平的,有没有浪呢?”

为了找到答案,他连夜翻看描写上海的相关书籍,“从2点20分看到早上6点,都还不知道黄浦江有没有浪”。而他询问了上海的两位老友,一位说有,另一位却坚称没有,还是没法确定。真正找到答案,是他之后亲自去到了上海,“黄浦江是有浪的,有船经过的时候”。听到这,现场观众再次哈哈大笑。

采写:南都记者 莫郅骅

作者:莫郅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