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3岁要饭叫卖养家,21岁拿金像奖影后,经历自杀、抑郁后浴火重生。硬核女神惠英红:我命硬学不来弯腰,只因身后空无一人

原标题:3岁要饭叫卖养家,21岁拿金像奖影后,经历自杀、抑郁后浴火重生。硬核女神惠英红:我命硬学不来弯腰,只因身后空无一人

“我命硬,

学不来弯腰“

我命由我

Fight against the fate

文章经 人物live 授权转载(ID:renwulive)

这个4月,双料影后惠英红主演的

TVB警匪片《铁探》,

一开播就吸粉无数,豆瓣评分8.0,

被誉为香港巅峰式警匪电视剧。

观众们纷纷留言道:“红姐气场太强大”“冲着老戏骨们来瞧瞧”“演技都在线,感觉TVB有救了。”

光看剧照,我就被惠英红饰演的铁娘子万晞华的气场给秒到了。

《铁探》的编剧刘小群曾直言,“总警司万晞华这个角色,没想过惠英红之外的演员。一个女人,要在警队里压住那么多男性,没有一定气场是做不到的。红姐的演技、人生阅历和气场,都可以胜任这个角色。

绝大多数人提起惠英红,可能会想到的是《倚天屠龙记》里的灭绝师太,《太极宗师》中红姨,或是《苗翠花》里的三姨太。

很多人习惯了看她演妈妈阿姨类的角色,却未曾知道,她曾是香港著名影业公司邵氏旗下的当红女星,绝对的第一女主角。

不过,和大多数女主角不同的是,惠英红的天下是“打”出来的。

在59年的生命里,她曾三度获得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女主角,一次金马影后,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位获得金像奖影后殊荣的动作女星。

在影后颁奖典礼上,她享受全世界的瞩目;影片中的她总是霸气侧漏,打得恶人满地找牙。

至今,她依旧活跃在荧幕上,谁能想到呢,在人前风光无限的她,在现实里命运却可以用“坎坷”来形容。

纵然低到卑微的尘埃里

依然开出一朵花来

惠英红的父亲曾是

山东惠家莊莊主的儿子,

衣来伸手饭来张口,

解放前夕带着成箱的金子来到香港,

后迷上赌博被赌友合伙骗光家财,

造成家中一贫如洗。

家道中落之后,家里四个孩子先后被卖到戏班谋生去了,排行老五的惠英红成了长女。

最贫穷的时候,一家人蹲在楼梯口捡餐厅后厨扔掉的剩菜叶做饭吃。

从三岁开始,惠英红就跟着母亲沿街乞讨为生。

靠近维多利亚港的骆克街是湾仔著名的红灯区,当年美国军舰停歇驻足时,会有成群的水兵上岸到此寻欢作乐,惠英红有长达10年时间都在这一代叫卖,向美国水兵兜售香烟、口香糖小养家。

“chewing gum,one dollar,chewing gum!”回想起那时的自己,为了卖出一个口香糖,赚9毛钱,她会死死拽住美国士兵的大腿,不让对方走。

在三五岁的年纪,惠英红已经学会了察言观色,她回忆说“美国水兵出手大方也喜欢小孩子,法国水兵人好但是比较穷,英国水兵会打人,只要看准了人即使不抱大腿对方也会买了,有时没瞅准就免不了挨一顿打。”

行乞,挨打,叫卖......任一个放在不满13岁的女孩身上,都会觉得沉重,惠英红却要同时面对这三件事,那时,她脑子里整天想着怎么脱贫,并告诉自己:“我不会一辈子都在这里。

14岁,因为在街道转角的戏院外看到一张豪华的电影海报,惠英红对演戏产生了憧憬:“如果我能当明星,家里就不会再受穷了。”

之后,姑娘瞒着家里人去夜总会跳舞,一为赚钱,二来跳舞好歹也算表演,而且“当时跳舞穿的古装,就很像在戏院门口看到的海报上的古装。”

而且她所谓的跳舞,不是通常我们觉得的那种露大腿的舞蹈,而是舞狮,顶着好几公斤重的狮头,翻江倒海地跳一个晚上,挣点小钱。这就是当时惠英红的日常。

或许是天生与演戏有缘吧,在夜总会跳了两年舞之后,惠英红的机会来了。

1977年,邵氏电影公司张彻导演挑选《射雕英雄传》里江南七怪的演员,看到模样漂亮,个子高挑的惠英红,就让她去试镜。

早先在夜总会跳古装舞时,惠英红已经习惯了快节奏的表演,给剧本马上就能背,排练一遍就直接上,还得记准站位......这些提前下的功夫为她带来了好运。

于是在试镜的时候,导演看她不胆怯且放得很开,导演立马就觉得“这小姑娘不错,演七怪有些委屈了,让她演穆念慈吧。

穆念慈招亲那段有动作戏。“因为我自己是跳舞的嘛,现场套招我就像排舞蹈一样马上就能上手。”

童年的心酸过往,让惠英红练就了迅速适应外界环境的能力,她终于从卑微的尘埃里,开出了第一朵花。

那年,惠英红凭借《射雕英雄传》正式出道,签约到邵氏电影公司旗下。

打出来的金像奖影后

背后的心酸无人知晓

电影世界的大门就这样对惠英红敞开。

虽然从未受过什么专业训练,

但她在《射雕英雄传》里的表演却很利落。

邵氏影业导演又多,于是邀约接踵而至,

还被著名李翰祥导演挑中,

出演电影《金玉良缘红楼梦》中麝月一角。

而真正的转折点是,惠英红被刘家良导演挑中去演《烂头何》。这部剧原定的女主角试镜时,第一场打戏直接扛不住落跑不拍了,导演想起来惠英红,就让她试一试。

“因为我在夜总会跳舞时学过一点点兵器,教兵器的老师是甄子丹的妈妈,当时全国武术冠军。”

在试镜《烂头何》时,聪慧的惠英红将套招里的纯武打动作和跳舞结合起来,比如腿高一点,腰的动作柔和一点,导演看完叹了句“原来在画面里,这种打法很漂亮。

惠英红入了“刘家班”,还开创了一种新的打戏风格。

自此之后,

她就不断地拍刘家良的电影。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是香港电影最好的时代,

也是武侠功夫片的全盛时期,

惠英红因主演了一系列的邵氏功夫电影,

成为名噪一时的功夫女星,

在男性占据绝对强势的圈子里,独树一帜。

1982年,惠英红更是迎来

属于自己的高光时刻,

凭借着在《长辈》里的精彩表演,

摘得第1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女主角,

成了一代女神,

这样的荣光持续了10年之久。

当明星看似风光,实际背后是数不清的付出和心酸。

因为一招一式全是真功夫,惠英红手里长满了厚厚的茧,腿被打断过,鼻骨也因为被打折断,导致变形,手指伸展也不自然......

曾经有一场戏,她要被一个大男人飞过来打四十多拳,而当时的保护措施,就是一个剧本垫在肚子上。“打完十来拳,直接被打到吐,吐完回来再打,打了四十多拳。

只因为好不容易得来的主角机会,惠英红不想拱手让人,“如果你一退后面很快就有人顶上来,你就没机会了,所以硬撑着也要上去拍,这样才能达到你的目的,去脱贫。

对,哪怕得了影后,依然没有改变惠英红困窘的生活现状。

于当时的惠英红而言,“主角”两个字,足以盖住她所有经受的苦难,当主角就意味着脱贫有希望了,所以哪怕是《六指琴魔》时从高处跳下,整个腿都歪掉肿成棒槌,韧带断了一半,第二天还是没事一样去开工。

“那时几乎没有防护措施,要你跳就得跳,让你撞就整个人吊着威亚直接撞过去。”

看似轻飘飘的画面,实际惠英红的腿一跳下来就歪了,肿成了两个大

每回受伤也只是默默受着,自己跑去医院挂号看病,因为本身能当演员已经是老天赏饭了,更不可能跟剧组说自己受伤了,要赔啊什么的,有一回腿断掉躺了个把月,都没有家人来看过她。

刚开始几年还好,当明星的新鲜劲儿一过,惠英红每天几乎一睁开眼睛就知道要经历什么,无非就是穿着厚重的古装,在闷热没有冷气的录影棚里拍戏,一打打12个小时,有时导演为了追求完美,一个镜头会拍数次。“我的最高纪录是一个镜头拍两天,每次五十多下的动作。”

等到拍了七八年的打戏之后,演动作戏带来的皮肉之苦和煎熬,让惠英红的心理也发生了微妙变化,她变得不平衡起来:“为什么钟楚红、张曼玉拍电影都是美美的,而我拍摄的电影却只有打打打。永远都是男装,脏得不得了,还浑身是伤。”

换作别人,如果有的选,当然是选择当一个安静漂亮的女明星,做打女肯定是辛苦的,但人在身陷贫困的时候,只能被现实推着往前走,惠英红便是如此。

回想当初,即便在第一届金像奖颁奖礼上获得了影后,当时生活窘迫的惠英红看着手里拿的奖,冒出的第一个念头居然是“这个奖能吃吗?如果能换成钱就好了。”

若人生能重来一次,她仍旧会选这条路吧。

从巅峰跌至人生低谷后

她又重新爬了起来

80年代末期,

香港电影类型片逐渐增多,

文艺片爱情片抢夺了大部分观众的注意力,

那时武打功夫片齐齐唱衰。

已经被“打女”标签固化的惠英红,

直接从一线跌落到了三线,

只接得到一些阿姨类的次要角色。

内心的不平衡,让好强的惠英红一气之下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1988年,27岁的惠英红自掏10万港元自费远赴法国拍摄了一套全裸写真,意在向大家证明功夫女星也可以很女人,自己也能挑战文艺片。

结果没引来文艺片的邀约,反而被富豪男友奚落,两人最终分手。

尽管多年后,惠英红依然说不后悔当初的决定,“因为他不尊重我,那就直接踹走好了”,虽嘴上说得很潇洒,实则当时她可以说是爱情事业双双陷入低谷。

拍文艺风写真集依旧没为惠英红转型带来任何帮助,曾经邵氏武侠剧的御用女主角,必须面对变成阿姨级配角的现实了。

可好强的惠英红哪里过得去心里这道坎?干脆不是第一女主角,就不演,连剧本都懒得看。

在访谈节目《鲁豫有约》里惠英红说,“其实倒回头去看,当时真的不应该是这样子。演员演员,不一定得做女主角。”

当年的惠英红并不像后来想得那么通透,她每天都会逼问自己“为什么会这样?”然后姑娘直接从荧幕上消失,转身去开美容院做起生意来。

每天应酬客人应酬到厌烦后,也曾试过一年什么都不做,成天就跟朋友混在一起打牌。有天打完牌开车回家,天已经亮了,她透过后视镜看着黑乎乎、满脸油光的自己,吓了一跳。“这是个什么人啊!我不能一辈子这样,现在才三十几岁啊。”

放不下自尊出去拍三线的戏,她又回归到打理美容院的生意上,跟从前那般,每天疲于应付客人的抱怨,端茶递水,满脸陪笑。

就这样浑浑噩噩地过到了1999年,惠英红几乎被人淡忘,做生意也郁郁寡欢,爱情一片空白始终孑然一身......所有的苦闷都没有地方宣泄,抑郁的种子就这么埋下了。“发病最严重的时候,一个月都没办法出门。

还曾一个人躲在房间狂吞安眠药,被家人发现的时候,她正口吐白沫。

“睁开眼的瞬间我就后悔了,看到的是妈妈和妹妹哭肿的双眼,我这样一个要强的人怎么会走到这一步?这绝不是我惠英红能干出来的事儿啊。”

“死不了就不死了。”惠英红一个人去医院,还对医生说,“我想自杀,却没死成,所以你好好给我治病吧!”实际上,经诊断惠英红已经患有严重的抑郁症了。

吃了9个月的抗抑郁药后,病情好歹是缓解了些,但随后有五年惠英红什么也做不了。

打算复出的时候,她先是读了很多书,然后去见圈子里的人,让人们记起惠英红这个名字,然后去拜访了TVB的高层,表示想再拍戏,从前她都是别人来主动找她。而今,她拉下脸来,为自己谋一条活路。

“我想再拍戏,你要吗?”挨个打电话问TVB的老友,怕对方为难也不忘补上一句:“不要也没事。”

不久后,她迎来了复出后的第一部电影《妖夜回廊》,是个惊悚片。

她演一个曾经很红,后来流落街头的精神病女人,导演觉得这个人设和惠英红本身的经历有相似之处。

她的表演极具张力,把一个纠结的老母亲演得活灵活现,也让人毛骨悚然。透过这部电影她的演技重新得到了认可,后来陆续接到电视剧和电影,虽都是妈妈姐姐之类的角色,但这次惠英红都接受了。

“再度复出我有两个目的,第一个是我不能一辈子不做事情,省着吃着我能过,不过人就没有价值,另外一个是觉得自己哪里掉下来,哪里爬起来。

“当时电影圈淘汰了我,我很不甘心,”好强的惠英红说,“应该是我放弃,而不是被淘汰。”她暗暗告诉自己一定要再回到一线,没人逼她这么做,这是她对自己的要求。

经历了生死病,已经没有任何东西能摧毁惠英红了,在娱乐圈摸爬滚打了7年,她终于等来了低谷期后的第一个女主角,饰演电影《心魔》里的对儿子极为溺爱的母亲。

遭遇丈夫和妹妹的背叛,婚姻不幸,生活孤寂,一个单身母亲因为心理压力巨大视儿子为精神支柱,溺爱儿子,结果儿子却养成逃避现实的性格,当儿子犯罪后母子俩的生活越发的失控,作为一个母亲她精神几近崩溃。

其中有个复杂的表情特写,看上去很伤心很无助却又一丝的喜悦得意,瞬间一滴眼泪滑落,然后她露出诡异的笑,短短几秒钟,暗藏的情绪波涛汹涌。

那年凭借《心魔》,她在两岸三地拿下7个影后。

颁奖礼上,刘青云说:“这个人挺熟哦很多年前拿过,现在又拿。”张家辉接过话头,宣布得奖者:“惠英红,《心魔》。”

嗯,那一刻,惠英红终于能确信了,距离第一届金像奖颁奖礼28年之后,她再度金像奖封后,重回一线。

再得金像奖对惠英红很重要,她说:“因为中间过程有生死病,第一次拿的奖就好像是突然来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拿着又不能吃饭,甚至觉得它最好直接兑成钱,而这个奖跟第一次拿的奖是完全不一样的。

参加颁奖典礼之前,因为担心不能拿奖她瘦了10斤,紧张到一度需要服药控制情绪,当张家辉宣布她获奖时,惠英红看上去是风淡云轻地,但一上台就彻底绷不住了。

“我刚才在下面吃了药,是真的,我害怕我心脏跳得太快,我希望我输的话我不会跳得很厉害,赢的话我也不会跳得很厉害,因为我很期望能拿到这个奖。二十八年,其实第一次拿完奖之后,我风光了十几年,然后,不知道为什么会跌倒了谷底,

然后不知道为什么会没有人找我,然后又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把自己逼到了一个死胡同里,我把自己藏起来了,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我也不怕告诉大家,我真的想过放弃自己的生命,因为我真的不知道将来会怎样,但是现在,我很有信心,我知道我属于演戏的,所以我会尽量,无论一天两天,只要是好角色,我都会尽力,我不会令你们失望的。”

惠英红,一个真正的演员

对抗命运的强者

自那之后,

片酬不重要,是不是主角不重要,

只要是好角色,惠英红就倾尽全力。

2011年她为了演《唐宫燕》的的武则天,

主动提出自降一半片酬。

2014年,凭电影《僵尸》获

第33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女配角奖,

一部僵尸片都能获金像奖,

演技自然不消说。

2016年,已经56岁的惠英红

接拍打戏《MRS K》,

因为坚持不用替身被任达华不小心踢成重伤,

躺了两个月才恢复,

这次之后,惠英红也意识到自己不再年轻,

对外宣布不会再接拍动作戏,

“一代打女”打不动了。

然而,她的演技已经炉火纯青,

2017年,凭借《血观音》

获得第54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女主角奖。

童年凭借《幸运是我》

获第36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女主角奖,

三度金像奖封后。

每一部作品,

都贡献出极为真诚的演技,

随之而来的是各种荣誉加身,

2018年3月,

惠英红获得第12届亚洲电影大奖

卓越亚洲电影人大奖,

同年7月获得香港特区政府颁发的铜紫荆星章......

这些,都是将大半生都贡献给了表演的

她应得的犒赏。

惠英红曾创下七个月内拿下三座影后的记录,并且是她在57岁以后拿的。

金马奖最佳女主角、金像奖最佳女主角、华语电影传媒大奖最佳女主角、澳门国际电影节最佳女主角......可以说,一个演员想要获得的荣光她都拥有了。

但回归到现实生活,惠英红说令她遗憾的事不是没有,年近60岁的自己依然孑然一身。她偶尔会对媒体调侃自己:我最可怜啦,到现在还没结过婚呢!

年轻时她也曾有过悄悄爱慕的人却多年未敢告白;也曾和人拍过拖却因为演戏最后主动终止关系;也曾和大户的儿子谈恋爱最后因为对方不尊重她而选择了分手......

“当年我在码头帮卖口香糖的时候,有个混血水兵,漂亮极了,才十八九岁,天天买我的口香糖。去越南打仗的前一晚,他问我‘ I love you ’中文怎讲。我教他,他就对我说:‘我——爱——你。如果有天他回来求婚,我一定会嫁给他。

一句无心的“我爱你”,被惠英红惦记了大半辈子,她说那个混血水兵轻飘飘的一句话让她依然相信爱情,虽然至今依旧没等到那个托付终身的人,她依然对爱情心怀憧憬,像个少女一般。

无论是对待事业、爱情亦或是对待生活,惠英红都保持纯真之心。

看似强大的外表背后,她和所有的普通女人一样,葆有难以言喻的细腻和温柔。

闲暇的时候,她会去户外画画。

或是亲自下厨,

包饺子,做火锅,

犒劳自己。

一波三折的命运轨迹,

让她更加珍惜当下简单的生活,

也相当感恩目前拥有的一切。

回想过去,童年时因为家道中落,三岁就开始跟着妈妈在红灯区乞讨养家,青年时适逢武打片蓬勃,名利双收,然而中年之时面对电影市场转型,年华流逝,陷入了最抑郁的五年。

最终,这个硬核女神挺过来了。就像她说的,哪里跌倒,从哪里爬起来。现如今,她不仅活跃在荧幕上,还将自己的日子打理得活色生香。

美人在骨不在皮,真正有所成就的女人,都不会被命运牵着鼻子走,她们定会在对抗平庸之中,活出自己独有优雅、淡然、从容。

微博@惠英

鲁豫有约《惠英红 人生如戏》

非常近距离:《百味人生》

南海网:《惠英红回忆童年:三四岁时就在红灯区要饭》

毒眸:专访惠英红:“我还是当初那个惠英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