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是故乡明-9

原标题:月是故乡明-9

——宇智波璃琉——

写在前面:

好几个月没有碰这篇构思了,忙啊忙,写小说本就需要静下心来布局,但是我始终找不到一个可以静下心来的午后,那就从今天开始吧!

这是《月是故乡明》的第九篇,我就不列目录了,点开文章末尾的我的头像,就可以翻到第一篇到第八篇的情节,虽然写得不是很好,我慢慢尝试,慢慢改进吧,也谢谢大家可以静下心来阅读纯文本。

经过数个小时的抵抗,原本布下完整的天网已经残破不堪,漩涡鸣人在天网剩余的地方寻找落脚点,想要尽力接住仍在天空中的“陨石”。这个苦苦支撑了数个小时的天网,还在不停地发出嗡嗡声,像是在向天空哀鸣着、发出生命最后的惨叫。

“鸣人,大概还有47秒,最后十三粒陨石将要到达这里,坠落点非常集中,看到了吗?”佐助估算着,希望二人可以做好准备。

漩涡鸣人深吸一口气,尽管在高空所能供给他呼吸的氧气浓度并不那么充足:“多重影分身之术!”

鸣人依旧采用人海战术,在陨石的坠落点附近布局大量的影分身,以大数量的螺旋手里剑罩住天网残缺的空洞;佐助所能发出的千鸟流的查克拉量已经不够销毁这些“神树”,只好逐个削弱它们的速度,以便于鸣人能够更好地接住它们。

“滋滋滋……”面积巨大的螺旋丸阵,将最后几粒“陨石”销毁得差不多了;漩涡鸣人舒了一口气,解除了大半影分身,集中力量拦截最后三粒,宇智波佐助关闭须佐能乎,半蹲在残破不堪的天网上喘着气。那位名叫“小雪”的队员虽然补给了大量查克拉,但是除了查克拉的流失,体力的消耗还是非常大的。

……

虽然天网已经残破得不能再次抵御攻击了,地面对天网表面的感应系统和通讯系统也被摧毁了大半,几乎不知道要如何处理天网拦截下来的“神树”;但经过了大把的努力,总算把这个危机暂时解决了。

就在佐鸣二人松一口气的同时,远处架在天网边缘摇摇欲坠的巨大的“神树”动了动,悄悄向下落去,坠落点不是别的地方,正是龙之国居民点最为集中的地方——乐嘉镇。

佐助的余光恰好瞥见,开启须佐能乎飞速向乐嘉镇的方向冲去;而鸣人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也察觉出情况不妙,还是紧随其后。

……

就算再快的速度也赶不及神树的坠落,很快,乐嘉镇就要遭到极大的伤亡事故,镇上的居民们陷入极度的恐慌,不管是否能躲开这个庞然大物,纷纷四下逃散……

乐嘉镇的郑琪珊,却望着天空这个突然袭来的危险,一动不动。

石泽楸在街头望着径自朝郑琪珊飞去的陨石,在不远处大叫着:“快跑啊郑琪珊!”随即向郑琪珊奔去,希望在这短短的十几秒钟内带她逃离坠落点……

说时迟那时快,郑琪珊凝视着的陨石,忽而像是被一把锐利的刀瞬间切开了一样裂成两瓣;紧接着她四周出现了一个半透明的亮黄色外壳,那个外壳张开了双臂,稳稳接住了这个被叫做“神树”的巨大陨石。

此时的郑琪珊,双眼泛着似曾相识的红,石泽楸刹住脚,呆呆地望着这一幕,不知是否要从新认识眼前这个女孩。而抵达乐嘉镇地面的佐鸣二人也正目瞪口呆——须佐能乎?!

随着这个半透明状的须佐能乎慢慢消失,“霎!”佐助一剑销毁郑琪珊面前的两瓣神树残体,盯着还没缓过神来的郑琪珊叫道:“宇智波璃琉,是你吧?”

她歪着头,惊魂未定地与宇智波佐助对视着,不知道是否听清了佐助的问话,抑或是思考佐助这么问的用意何在。佐助重复了一遍问题:“你的名字,是宇智波璃琉,对吧?”语气里带着质问。而佐助的这句话,让在场的所有人,目光都转向了佐助,但佐助仍然一动不动地盯着郑琪珊。

一旁的漩涡鸣人见状,打趣着:“怎么回事嘛!咱这次来龙之国的任务还没完成呢,你就勾搭上别的女生啦?”

“闭嘴。”佐助恼怒地制止鸣人的玩笑,“这个人的来历绝对不简单。”

“那个……”一旁的石泽楸终于开口了,“她是郑琪珊,是我们乐嘉镇的本地居民,谢谢你们对龙之国的鼎力相助,至于刚才发生了什么,二位能不能等到天网上的废墟处理好之后再追究其它呢?”

空中若隐若现的天网正在缓缓回收,连带着拦截着的神树种子一并缓缓降落到地面,乍一看,天空比之前明朗了很多。通讯也正在恢复中:“鸣人君,佐助君,现在危机已经完全解除,感谢两位高手的支援,请回到总部汇报情况,并及时休息,辛苦了。”

这个时候,鸣人才感觉到阳光火辣辣地照射在脸上,让人昏昏欲睡。

而佐助的脑海里全是郑琪珊用瞳力切开神树的画面,以及她开启须佐能乎的样子:她在装傻?但又不像,可凭她开启万花筒写轮眼这个事实来看,应该是一个非常老练而且身经百战的忍者才对,又怎么可能看不出任何作战经验?但,她的肢体反应并不比任何一个普通忍者差;而听见“宇智波璃琉”这个名字的反应,看起来却像是在思考什么或者是回忆着遥远的事;又像是在听一个陌生人的名字一样,努力辨识着什么。

宇智波璃琉,你到底是不是眼前这个女孩子?你又经历了什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