迁徙山河

原标题:迁徙山河

编者按

“中学作文”是本报副刊曾经开办过多年的版面,一度成为我们与众多热爱写作和文学的中学生交流互动的窗口。这次决定重开此版,则有了编者不同的出发点。在时下青少年更多习惯用社交媒体短文字、短视频的形式张扬个性的年代,我们似乎更加期待一种“眼前一亮”,期待着信息汪洋中的那束不拘泥于应试的“白月光”。这些“闪光”青年经过真切、严肃的思考之后而呈现出的文字,哪怕尚不足够成熟,也是尤为珍贵的。

新版“作文选”将会以北京各中学为单位,逐校呈现。借一线语文教师的视角和笔触,说一说他们眼中真正具有文学天赋的那些孩子,是怎样与写作产生缘分的。这些语文名师,也将从文学角度为我们解读这些作品中闪耀着的亮点。

我们真诚欢迎全市各校与我们联系,推荐您眼中拥有文学天赋、热爱写作的孩子,联系邮箱316618183@qq.com。

出场学校:北京师范大学附属中学/出场教师:刘晓静(北京师大附中初中语文学科组长)

初三13班 李晓熙

幽深的峡谷里,一群人砥砺前行,月冷山河间,不过是一颗尘埃。他们注定是无名之辈,只有一个共同的名字,“走西口”。

清末民初,山河破碎,饥荒连年,感花溅泪,离鸟惊心;为了更好的生存,我们放下手中的镰刀,让沧笙踏歌之毅成为我们唯一的行囊,走向远方,成为晋商。

杀虎口,是此行最后一关,以地势巍巉而著称。而此之外,便是归化(现呼和浩特市)。

前面人群停住了。窸窣的耳语叹息御风而起。

“这咱们可怎么办?”“是呀是呀,怎么偏在最后一关塌方了?天扼地险,没其他地方可走呀!”

前面,不过是“魁父之丘”;后面,等待的是原路折返的千里长途。

饥饿,疾病,迷茫。

“哥哥们,咱们开山吧!山拦吾,便移山;天扼吾,誓破天!我们此去,必碎凌霄,换山河!”一个瘦弱的青年阿蔡喊着。

附和声与怀疑声纷纷扬起。

“愚公既移山,蚍蜉亦可撼巨树!我干!” “为了咱们的家乡,我也干!” 想起祖上三代,皆是走南闯北,行者无疆,屡挫屡进,我也毅然参加了。

晋商们嘹亮的号子响彻云霄。“紧紧拉着哥哥的手,小妹妹我有话儿留;走路要走大路口,人马多来解忧愁……”听着这催人思绪归乡的民歌,回想那曾经的繁华古城,我泫然泪下,随后又破涕为笑,向着地平线之外的地方,咬牙搬起一块块巨石。

男人们凿开大地狰狞的外壳,女人们缝补件件衣物,连这似乎都是一面面胜利的旗帜。连赵氏遗男,始龀,都欲跳往助之。我叼着旱烟,嗒吧嗒吧地吸着,笑着摇摇头,“小娃,你还太小了,去,找你娘补衣服去。” 他却默然,双目直勾小丘,鼓着腮走去。

巨山,小丘,碎石,那“魁父”日渐消瘦下去。

然而义无反顾地出发,并不一定能达到预想的彼岸。由于过度开垦小丘,那日黎明二次塌方,丘上工作的晋商们,被伏在大地上的山河小兽轻轻翻个身,挤成一粒尘埃了。

“阿蔡!”“赵氏遗男!”…… 无数熟悉的名字,无力的飘散在山河间,想抓,却又碎了。

那天黎明,剩余的碎石终于被凿开,人们冲开杀虎口,踩着鲜血,痛苦,流浪,穿越地平线。

“隔山川之表里,判天地之浮沉。” 只有杀虎口, “拉紧哥哥的手,小妹妹我有话儿留……”至今被风吟诵。

经年之后,山西故里的童谣争先传唱着,“雁门关上雁难飞,归化元宝如山堆。”晋商们用创造出的无数血汗财富,筑起归化玉楼高台,更与同乡伙伴们在困境中逆风翻盘,向阳成长。

我想,典型的农耕民族大抵是重土安迁的。然而我们恰又都有沧笙踏歌之毅,琴心剑胆之魄,在天灾地险前,用人和来温暖山河,故凡日月所照,江河之至,心之所向,皆吾故乡。

你看,山河都在为我们迁徙。

【教师评语】这篇文章视野开阔,显示了作者较为深厚的文化底蕴。作者纵观百年,融历史、地理、文学创作的丰富想象于一文,在短短八百字内精炼地讲述了晋商走出杀虎口,迎来新天地的创业故事。立意高,展现了晋商勇于进取、面对困难坚毅克服的开拓精神。文章语言流畅大气,细微处亦动人心魄。描写生动细腻,读来唇齿生香、气韵悠长。谚语“雁门关上雁难飞,归化元宝如山堆”和反复引用的富有浓郁的地方特色的山西民歌《走西口》既增强了故事的真实性,又彰显了文章的文化内涵。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