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人如何看待李鸿章?从海外史料解读不一样的李鸿章

原标题:西方人如何看待李鸿章?从海外史料解读不一样的李鸿章

中国近代史上,李鸿章是个绕不过去的人物,关于他的影像资料在国内已披露很多。李鸿章又是一个无法盖棺定论的人物,但他的矛盾性让其更有研究的空间。

由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的《西洋镜:海外史料看李鸿章》书封 本文图片均由出版社提供

由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的《西洋镜:海外史料看李鸿章》(第十五辑)中,整理出了1876年至1904年间欧美知名报刊关于李鸿章的大量新闻报道和特写,共计28万余字、200余幅罕见图片。其中涉及他的种种洋务、对美国《排华法案》的强硬态度、签订《马关条约》时的进退维谷、处理义和团事件时的前倨而后恭。

4月14日在上海古籍书店举行的《西洋镜:海外史料看李鸿章》新书分享会上,近代史研究者解玺璋、新书主编赵省伟表示,这些一百一十多年前的西方媒体一线观察,对深入理解和完整呈现历史人物的复杂性不可缺少,史料弥足珍贵。在赵省伟看来,国内关于李鸿章的评价褒贬不一,但《西洋镜:海外史料看李鸿章》旨在为广大读者提供认识他的另一重海外角度。“比如,在接受英国人安排其参观博物馆和艺术品时,李鸿章一点兴趣都没有;反而是参观当地的工业园区时,李鸿章向随行人员频频发问,而且提的问题十分专业,让人刮目相看。”

李鸿章一行在克虏伯工厂。参见德国《柏林交易报》1896年6月24日

知名评论家、近代史研究者解玺璋在分享会上介绍说:“就中国近代历史而言,李鸿章显然是个绕不过去的存在,尤其是在同治、光绪两代,他的位置几乎是不可替代的,无论谤之誉之,都不能不面对他。多年来,官方历史叙事对李鸿章是贬多于褒,把清末几次外交败局的责任都推给他,甚至称他为汉奸、卖国贼,因为他在与列强打交道时,往往以妥协对强权。近年来,风向逆转,对李鸿章的评价水涨船高,大有成为‘贤相’的可能。”

解玺璋认为,这种变化的发生,首先是人们的历史观正在回归历史本身,不再限于政治的、党派的层面,观察事物的角度不一样,得出的结论自然是不同的;其次是研究方法的改变,从重视观念、寻求真理、强调主观,转向重视史实、寻求真相、强调客观。于是各种“翻案”文章出现了,为李鸿章的妥协、卖国辩解。有些固然是有说服力的,有些则说服力不强,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缺乏强有力的史料支持,以至于偏离了原本的观念。

李鸿章一行到达弗里德里希斯鲁庄园。参见德国《柏林交易报》1896年6月26日

西方看东方与东方看西方有很相似的一点,即难以超越在本土文化中形成的思维方式的限制。异域形象往往都是本土文化运用其自身传统所形成的思维方式重组、重构、重写的结果,其中,不可避免地会有偏见、误读、虚构和夸张。不过解玺璋认为,新闻报道的特殊性恰恰要求客观叙述和现场描写,只写眼前见到的东西,没有见到的少写或不写,而且尽可能地保持客观、中立的立场,较少地涉及历史和文化,谨慎地处理主观感受和评论,不受作者身份的影响。“因此,这批材料颇有史传材料的价值,特别是传统史料中涉及较少的李鸿章的内心活动、所思所想、情感表达,都由于西方记者敏锐的观察力而得以充分地展现和表达。有些是本国文献记述中不肯、不屑、不忍、不能给予关注的,然而却是深入理解和完整呈现李鸿章的复杂性所不可缺少的,”解玺璋说。

当初梁启超写作《李鸿章传》,在身居海外、档案文献不易得到的情况下,就大量采用了西方记者的新闻报道。在《西洋镜:海外史料看李鸿章》中,就有李鸿章与德国前首相俾斯麦对话的原汁原味报道,并有多篇各报记者就此事所做的访谈。而这段对话,恰恰透露了李鸿章难为人言的苦衷。

斯麦与李鸿章一起走出门。参见德国《柏林交易报》1896年6月26日

解玺璋说,最让他意外惊喜的是,在《西洋镜:海外史料看李鸿章》看到一篇1900年6月1日发表于美国《夏威夷星报》(The Hawaiian Star)上的关于李鸿章给梁启超复信的报道。“虽然不见复信全文,但报道所引述的复信内容还是提供了大量有价值的信息。梁启超的《上粤督李傅相书》,相当于一封公开信,信很长,有五千余字,信中分析了世界局势,以及清朝在其中的危险处境。而执政者对于这种危险却置若罔闻,大敌当前,竟置国家安危于不顾,反而谋划着废明君,不但立一个九岁乳臭未干不解汉语的孩子为储君,还把保皇爱国的海外民众视为仇雠,不惜以其家属的安危相威胁,甚至派人暗杀改革派人士。虽然他表示,这些做法或非李鸿章本意,‘惮于炙手可热之权威,不得不奉行逆命’是可以理解和体谅的;但他也提醒这位行年且七十余的老翁,不能不顾及自己的晚节,并以顺应时势相劝,‘天下力量最大者,莫如时势’,而当今的时势,就是倡民权而尊民意。据报道,李鸿章的复信回应了梁启超公开信中提到的一些问题,也为自己做了一些辩解,他说自己一直都是主张改革的,在太平天国运动中,就与外国人有很好的合作;对法国、对日本,他都不主张开战,但朝廷中有人希望开战,他也无可奈何。至于下令追捕、处决改革者,都是太后的决策,他没有办法阻止她这么做。他劝梁启超要有耐心,因太后年事已高,不会活得太久了。”

“这些蛛丝马迹,对于了解李鸿章这个人复杂的内心世界是大有帮助的,而这类材料在这本书中并不少见,”解玺璋说,对于李鸿章和这段历史感兴趣的读者,都可以从中各取所需。即使作为一般性读物,它图文并茂的编排方式,也会增加阅读趣味,给人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