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里的这首诗基调悲凉,写出对过去的怀念和现在的厌恶

原标题:《诗经》里的这首诗基调悲凉,写出对过去的怀念和现在的厌恶

《诗经》解读第42期

《国风·王风·兔爰》
有兔爰爰,雉离于罗。我生之初,尚无为;我生之后,逢此百罹。尚寐无吪!
有兔爰爰,雉离于罦。我生之初,尚无造;我生之后,逢此百忧。尚寐无觉!
有兔爰爰,雉离于罿。我生之初,尚无庸;我生之后,逢此百凶。尚寐无聪!
①爰(音缓):缓之借,逍遥自在。离:同罹,陷,遭难。罗:罗网。
②为:指徭役。郑笺:“为,谓军役之事也。”
③罹:忧。
④无吪(é):不说话。一说不动。
⑤罦(fú):一种装设机关的网,能自动掩捕鸟兽,又叫覆车网。
⑥ 造:指劳役。朱熹《诗集传》:“造,亦为也。”
⑦觉:清醒。
⑧罿(chōng):捕鸟兽的网。
⑨庸:指劳役。郑笺:“庸,劳也。”
⑩聪:听觉

我生之初尚无为,我生之后汉祚衰。天不仁兮降乱离,地不仁兮使我逢此时。这是蔡文姬的话,从小时的锦衣玉食到长大后匈奴入侵颠沛流离,她的人生恍如一部悲喜分明的戏剧,其中转折让人措手不及。

这句话恰也是这首诗“我生之初,尚无为;我生之后,逢此百罹。尚寐无吪!”的延续。这是一种无奈的悲哀,没有余生没有前路。天地悠悠却无人可以诉说,黑暗中感受到的也只是无穷无尽的压抑。

一位美国女诗人说Had I not seen the Sun/I could have borne the shad/But Light a newer Wilderness/My Wilderness has made(我本可以忍受黑暗,如果我不曾见过太阳,然而阳光已使我的荒凉成为更新的荒凉)无论何时人们总是善于对比的,今与夕之间或人与人之间。越是以往的欢乐越衬的如今的凄惨。

野兔往来任逍遥,山鸡落网惨凄凄。同是动物却往往是不同的命运,肉眼看不出的高低贵贱却路路分明,没有所谓公平这只是生活。

幼年或许是所有人的爱丽丝仙境,没有太多纷扰也不必看透这世界花团锦簇后的沧桑,千年历史也无一例外。那个千年前的余音就发出了无奈而苍凉的呻吟。

“在我幼年的时候人们不用服兵役”一句话温情而苍凉的话,像残阳般醒目又无可奈何。那时没有纷争不用服兵役可那是幼时。一切的幻想只因不满于现实,可幻想的落脚点又都是现实。

现实是各种苦难齐聚,不由分说一下就转了一个轮回换了另一朝天地,是大更新也是大混乱。已是成年岁月失了孩童的天真,面对的只是各种痛苦。脚步跟不上岁月,两鬓白发事先提醒自己经历的沧桑。

野兔往来任逍遥,山鸡落网悲戚戚。不仅是野兔与山鸡更是自己与他人,现在与往期,越对比越参差越无言。未曾见过阳光或许可以忍受黑暗,然而却偏偏已看过阳光。

​小时候是没有徭役的,而如今它们此繁重如此让人喘不过气,所以才更感到如今社会的可怖。可自己却终归是无能为力的,这才是最大的可怜与无奈。

不甘心变得如此,却又只能三缄其口。因为我们都只是缈缈一蜉蝣,随水而流。看多了苦难倒也说不出真正的苦难。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野兔往来任逍遥,山鸡落网战栗栗。两个不同的动物是两种不同的境界,是物是人非欲哭无泪的孤独悲怆。如今的自己是前度刘郎,仿佛误入仙山又再次归来,小时种种皆成仙遇,只有如今的杂役才如风暴般猛烈而真实,可是能做的却只有忍受。

《甄嬛传》内安陵容说这宫中苦杏仁吃着吃着也就甜了,不是杏仁甜了,而是自己成了笼中鸟再也无路可退了,只能加倍回忆又闭口无言。

像是被割了舌头的黄鹂,好多痛即使想说,到最后只能苦笑。桥边红药年年相守却也难懂天上人间的反转。幼时一切早已是悬于天际的海市蜃楼,触也触不到,如今只能是从天黑里再等天黑。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作者:汐芜,本文经作者授权发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