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宋鸿兵:低欲望社会源于零利率,加息才能激发社会活力

原标题:宋鸿兵:低欲望社会源于零利率,加息才能激发社会活力

■ 文 | 宋鸿兵

今天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下阅读大前研一的《低欲望社会》之后的思考,大前研一对日本一系列社会现象有非常独到的见解,他在本书中提出的“低欲望社会”是一个首创性的概念,值得全世界各个国家关注。

我认为一本好书有三个基本标准:能够带来范式转变,有认识方法论的重大突破;逻辑结构严谨、阐述清晰;富含信息量。除此之外一本好书最重要的就是必须提出一个重大的好问题,这个问题必须富有洞察力、穿透力,富含信息量,且有高度的指向性。

大前研一在这本书里就提出了这样一个重大的好问题:日本首先进入了低欲望社会状态,那么21世纪全球会不会出现普遍的类似现象?这值得每个国家深入思考。

日本低欲望社会现象概括起来就是:日本社会现在很有钱,但是大家都不愿意消费。比如日本民众的金融资产(不含房地产),其中主要是银行储蓄,大约有15万亿美元,另外日本企业储蓄也高达3万多亿美元,加起来日本人均金融资产高达15万美元。而中国今天的人均金融资产仅有1.85万美元,不足日本的1/8。但日本人的储蓄虽多,却出现了严重的不愿消费的现象。

最突出的是日本年轻人消费欲望严重下降。书中有很多例子,最关键的是年轻人失去了上进心。在60-80年代,绝大部分日本年轻人的奋斗目标是一定要坐到总经理职位上。日本战后经济快速复苏靠的就是这帮人,他们冲得猛,使日本迅速超越战前的经济水平。他们之所以拼命,靠的是强烈的物质欲,再加上强烈的出人头地的欲望。但是最近20年,日本年轻人普遍没有上一代人那么强的干劲了,只有10%的年轻人想坐到总经理的位置上。

日本年轻人不愿意贷款也是一个衍生出来的问题。日本现在的按揭抵押贷款利率仅有1%至2%,但却没能吸引日本人去买房买车。而住房和汽车是人生最大的两类消费,销量萎缩自然拖累日本经济。

另外,日本年轻人现在普遍选择租房而非买房。这并不是因为房价贵,80年代末房地产泡沫破裂至今,日本房价一路下滑,跌得一塌糊涂,仅为高峰期的1/3,但也没能调动起年轻人去买房的欲望。因为现在的年轻人出生和成长在泡沫破裂的时代,整个成长经历中满是父母借了大笔钱买房子,但房子却变成负资产亏损惨重的记忆。所以他们形成了一种新的观念:不能像父母那么傻,借钱买房却得了个负资产。

今天在日本如果用贷款买房,每月还的房贷金额不仅高于同样房屋的租金,而且房价还在不断下跌,所以年轻人为什么不选择租房去获得更高的自由度和灵活性呢?当房价开始下跌或处在下跌通道的时候,买房非但没有升值空间,反而是一种累赘和负担,因此年轻人的心态会截然不同,他们会选择租而非买房。

此外,年轻人甚至连谈恋爱结婚生孩子都觉得很麻烦。他们认为这个过程充满了风险,不愿意再去承担结婚生子、抚养教育孩子的责任。伴随而来的还有宅文化、佛系生活、小确幸。

日本年轻人现在普遍失去了对物质的渴望和对出人头地“发迹”的欲望。物质上和心理上的两大欲望如果都没了,国家的经济必然会萎缩。

大前研一敏锐地发现了日本年轻人中出现的普遍问题,关键是什么原因?他从几个方面进行了分析。比如会不会是负债太重?结论是与美国欧洲相比,日本家庭的负债是很轻的。一般来说日本人的负债以40岁作为拐点,基本上40岁时净资产就为正了。

那么贫富分化是原因吗?也不是。大前研一说日本是全世界发达国家中财富分配最平均的国家之一,第一是比利时,第二就是日本。这两个国家贫富分化的情况很轻,比很多发达国家都要低。

那么是因为老龄化吗?也不是。欧洲国家的老龄化程度不亚于日本,意大利、西班牙的老龄化程度跟日本差不多,但他们根本没有任何消费欲望不振的情况,只是发愁没钱可花。

大前研一总结的原因是因为年轻人对未来的不安全感,但他可能并没有真正抓住问题的要害。

我认为问题的症结在于日本长期实行零利率政策。当一个社会长期采用零利率政策时,一定会压制社会活力。因为正常情况下,金钱是有成本的,机会成本与时间成本,所以借钱必须要付利息,要有利率。资金的借出方要损失别的赚钱机会,要抑制现在的消费需求,所以只有在得到合理补偿的情况下才愿意把钱借出。

但如果长期把真实利率(名义利率-通胀率)压到了零,对金钱来说,意味着不再有时间成本和机会成本的概念。当一个经济社会中的资金没有了时间成本和机会成本,金钱就会失去欲望,整个经济就会陷入停滞。日本搞了30年的零利率政策,所以它陷入低欲望社会的问题最深。

所以要想真正改变低欲望状态,就需要加息,利率抬高之后,金钱才会发现原来社会上是有机会的,才会开始流动。因为当面对赚钱机会的时候,今天行动和明天行动的收益不一样,那么金钱就会有动机去运动,社会上各种机会就开始显现。

金钱的运动会带来经济的运动,经济的运动又会带来新的机会,新的机会才能唤醒那些年轻人沉睡的消费欲望、物质欲望和出人头地的欲望。

当今的中国社会也面临类似的问题,我们也处在一个人为的低利率状态下。整个人类社会中,几千年来的平均利率是5%左右,不能太高,也绝不能太低。我们往往忽略了低利率的危害,认为利息越低对经济越有利。其实不对,利率越低,金钱运动的欲望就越低,它对时间成本和机会成本就会变得麻木,经济活力一定会随之下降。

所以我认为要想使中国经济重新焕发活力,不应靠降息,实际上应该靠加息让金钱的成本回归正常状态。有了成本之后,金钱才会真正有欲望去流动,社会经济资源才能被盘活,才能创造新的经济机会。

*本文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 END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