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周鸿祎:纵观一生,我这个人经得起推敲

原标题:对话周鸿祎:纵观一生,我这个人经得起推敲

搜狐科技/马文玥

4月19日,360儿童手表发布会在北京举办,亲自主持本次发布会的360集团董事长周鸿祎也在会后与搜狐科技等媒体在内来了一次难得的长谈。

现场,周鸿祎多次延长媒体沟通时间,表示“我今天状态很好,可以和你们多聊聊。”

农历新年开工后,低调了整整一年的周鸿祎已经两次为360loT新品站台,两次接受媒体专访,他积极宣传360“大安全战略”,意气风发,信心十足。

然而,外界对于周鸿祎和他的360仍旧充满质疑甚至是敌意:在全民讨伐996工作制的背景下,360被曝出是凌晨夜宵订单数最多的互联网公司;和齐向东分家以及2018年至今严重的高管流失,让人无不怀疑周鸿祎公司治理是否出现问题;大谈“安全”和“生态”,有媒体刻薄点评周鸿祎或是“下一个贾跃亭”……

对于这些犀利且尖锐的问题,周鸿祎无一回避,于他而言,这其中有误解也有事实,有笃定也有反思。

谈齐向东:帮老齐实现上市梦想 亲兄弟也要明算账

4月12日,360宣布对外转让其所持奇安信的全部股权,完成股权转让后,360公司将获得37亿元的转让资金,3年来的投资收益近30亿元。360称,一方面是出于奇安信筹备科创板的考量,一方面360可以回笼资金投入“大安全战略”。

关于他和齐向东之间的种种猜想,周鸿祎笑道,“你们想,我和老齐两个狡猾的老同志,会双输吗?”

周鸿祎提起了一段印象很深的往事,“在360美国上市时,老齐多次唠叨过,他最大的梦想是带一家公司上市,亲自去敲钟。我们运气不好,当时友商给有关部门写检举信,可我正在美国,就给老齐说你在中国盯着。到最后一天,我说你能不能坐飞机赶过来?他特别想来,但想了想说,‘我留在北京,应对突发状况’”。

没敲上钟成了齐向东的心结。然而对于一家公众化的公司,尤其是高曝光的互联网企业是有一号位、二号位之分。在360里,周鸿祎是一号位,齐向东是二号位。一号位承担了更多的责任和压力,也获得了更多聚光灯围绕。

周鸿祎表示理解,“我觉得在做的各位也一样,谁都想当老板,当一号位。”

因此360就必须卖掉奇安信全部股份?周鸿祎解释,“科创板是放宽了很多制度,但对公司很多资质的要求并没有任何放松。我们留有一股就和他有同业竞争的嫌疑,他的品牌、技术、大数据全部授权来自于来另一家公司这叫利益输送。他上市要解决独立性问题,我当然要支持他了。要不然最后倒霉的不是我,倒霉的是老齐。”

我认为,去讲什么兄弟没有意义,亲兄弟也得明算帐。大家在商言商,更何况齐向东的公司也不是他一个人,他也要对股东负责。我们一直是很好的合作伙伴,这是一个公平的交易,没有谁占谁的便宜,所以也谈不上分家。”

谈接班人:找不到第二个“齐向东” 那就换个思路

在业务集团化之后,360相当于有几家公司,一家做搜索的公司,一家做智能硬件的公司,一家做网游的公司,一家做安全的公司,体量而言都不算小业务。周鸿祎反思, “之前我错过很多机会,不是我没眼光,是没能找到2号位把战略分解。”

周鸿祎感慨自己和齐向东是不一样的人,再加上创业初期业务线单一,二人配合才能“遇神杀神”,“美国有本书叫做《Power of Two》,讲很多创业是两个人配合。有人擅长从0到1,有人擅长从1到n。前者有想象力、有战略方向感;后者做事有条不紊、能够细致运营。我擅长从0到1,老齐擅长从1到n。所以老齐二次创业做企业安全,也是我给他定的方向。”

如今,360业务条线众多,各条线内部也庞大而冗杂,“今天想寻找一个2号位,能覆盖公司各方面,是不可能的。我不能当所有业务的1号位你把老齐找回来,对付5家公司,也不可能。我需要找到多个2号位,来承接我的战略,理解我的想法,对天马行空的想法梳理主次。”

周鸿祎表示要找到各个业务自己的CEO,拆分独立运作,360寄希望于年轻的领导者角色出现,同时也鼓励年轻人内部创业, “很多大公司的人能从1做到n,不会从0到1。这种人不妨我给你业务、资源,公司承担风险,你创业了还会获得高额回报。最近都在谈996,马云说要有创业精神,可我们要看到人性的本质。老齐能独立出来,就说明我们这种模式很成功。他打了鸡血一样拼命干,从不跟我谈996,因为这是他自己的事。之后我会再做一个企业安全团队,拿30%股份给团队,你说有没有激励作用?”

谈高管流失:因为我们360分股票很大方

新的“二号位”接替者们不得而知,有目共睹的是,自2018年2月借壳江南嘉捷回归A股后,360高管层离职消息不,多位“战友”选择离开了360,包括“重要战友”CFO姚珏,奋斗近12年的COO的陈杰,推动回归A股的“关键人物”曲冰,首席安全官谭晓生。

关于周鸿祎的为人处事,坊间议论纷纷。

周鸿祎表示,“你看,我们的高管基本没有到别的企业去,大部分退休了。”力证自己并非待人刻薄。

所以我不管它叫高管流失,而是叫新陈代谢,我认为不是一件不好的事情。360分股票还是做得比较大方的,这几年我们上市,我不客气地讲,很多高管还是挣到了钱,他们实现了财富自由,相信你去问,每个人都说不出来什么。而且,现在互联网再往前走,00后已经粉墨登场,如果我们的高管还用原来70后,大量70后都是40、50岁的中年人,一直保持不变,不腾出位置给年轻人,反而大家评论说,周鸿祎的高层老不换都人都老旧了。”

据他透露,其实360内部空出的高管位置已经找到部分接替者,只是还没合适的机会对外宣传介绍。

不过,他也承认自己在待人接物方面确实还有提升和改进之处,“我确实不是很有耐心,我比较急躁,不太熟悉我的人就受不了,慢慢对我形成妖魔化的东西。但我这个人比较表里如一,不太装,我这个人的优点和缺点都比较明显。”

谈未来:向雷军学习做生态 坚定“大安全”

解决公司管理问题是为公司战略服务,而公司战略方向最终指向一个目的,企业效益。

4月15日晚,360发布回归A股以来的首份年报。年报显示,2018年三六零全年营收131.29亿元,同比上涨7.28%;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人民币35.35亿元,同比增长4.83%。双增长的另一面,360在2018年股价腰斩,安全事业也似乎陷入瓶颈。

但周鸿祎对此有着一颗坚强的心脏——“说良心话,我不关心360的股价,关心肯定会得心脏病。现在股价才是回到了比较正常的水平,我认为未来360把大安全战略实施开,360会更有价值。”

此前,周鸿祎和齐向东之间定有协议,奇安信由齐向东领导,主要负责360企业安全业务,即2B业务;周鸿祎领导360的2C业务。这次奇安信独立,意味着也给周鸿祎松了个大绑,360将进军政企市场。

“我会做什么呢?我会做非常高大上的事情,就是网络安全大脑。”

2018年下半年,360正式提出安全大脑(安全大脑是分布式智能安全系统,综合运用“IMABCDE” 即IoT智能感知、移动通信、人工智能、区块链、云计算、大数据、边缘计算等7大核心技术,具备威胁感知、推理溯源、攻击预警、决策辅助、自我学习五项核心能力)。

在他看来,目前国内许多网络安全公司只能称得上是卖网络安全产品的公司,行业以营业额和市场份额论资排辈,却根本无法验证是否能发现漏洞、抵御攻击。

“360要干一些过去根本没法做产品去卖,比如红蓝对抗、真刀真枪的实网演习;杀毒软件和防火墙做的人已经很多了,而360要做新兴领域的网络安全,比如工业互联网安全、车联网安全。360做免费杀毒,挣得是游戏、广告很庸俗的钱,但干的是很高大上的事情。网络安全这件事儿,哪怕最后我挣不到钱,真正能解决国家和人民的问题,这对360的品牌和价值非常值。”

对于学习雷军这件事,周鸿祎也并不避讳,“我确实对雷军小米模式做了很多研究和学习,小米内部做了硬件之外,所有的硬件都是他投资的公司,每个公司都有一号位。雷军现在这个模式很好,做好小米的品牌、销售流量、用户的管理,小米+零售渠道,IoT云端赋能。但不能完全照抄,毕竟他是做硬件,我是做软件和服务。360要以网络安全、大数据最重要的抓手,比如护网、漏洞都是小公司一般做不了的,这些东西我非要做。”

但高喊“做生态”的周鸿祎坚决不认同将自己比做同样高调打“生态”牌的贾跃亭,“小米是生态,苹果是生态,唯独乐视不是生态。生态是以你为核心,一帮企业能成长,还能赚钱。但乐视说,易到也是我的,电视也是我的,这不叫生态,这叫产业链通吃。”

“大安全战略”究竟会带着360这艘大船驶向何方?周鸿祎显得并不焦急,“我还有很多好牌,慢慢打。只要我还活着,我就拼命干。纵观一生,我没干过大坏事,禁得起推敲。”

(搜狐科技原创 转载注明来源)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