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太想“全面自营”的饿了么,出“邪招”清退代理商

原标题:太想“全面自营”的饿了么,出“邪招”清退代理商

祸不单行,饿了么近期因平台佣金过高正受到重度关注,如今又陷入霸王式清理代理商的质疑。

近日,部分省份饿了么代理商举着“饿了么还我血汗钱”“拿代理商当炮灰”等字样的横幅维权。

“店大欺客!我们代理商帮助饿了么占领了市场,现在却找种种借口取消代理资格。”一位在大理维权的云南饿了么代理商告诉记者,从2016年拿到代理权后,自己一直坚持将这份代理做成长期生意,没想持续靠平台过躺着赚钱的日子,不但每年线上投入100多万元,而且还每月还线上线下发力补贴,特别是2019年,希望再度发力市场。单是2019年3月份,线上投入就高达40万元,线下推广投入10多万元。

据多家媒体报道,饿了么通知这些代理商的途径“仅为一条清退短信”,短信显示,因违反原协议的内容,行使单方面的解除协议权利,自通知之日起48小时后将关闭权限账户。落款为“上海拉扎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来自红河蒙自的李女士也在“被清退”之列,她表示,算上代理之初缴纳的20万元的保证金和34万元的转让费,至今已经投入了300多万元,如今突然“被清退”,血本无归不说,还没有人给出合理的解释。其他代理商也表示自己同样收到了类似的清退短信,但令人疑惑不解的是,“被清退”的代理商与“饿了么”的合同并未到期,“饿了么”也并未给出过任何书面的解释和解决方案,仅以短信通知的形式就“推倒”了代理商们辛辛苦苦打下来的“江山”。

花朵财经(F-Finance)辗转采访到一位来自云南保山的饿了么代理商,他说:全省各地代理商来到大理维权,是逼不得已,代理商太弱小,饿了么太大,希望得到社会各界的帮助,以“帮我们讨回公道。”

1.

要命的“军令状”

饿了么清理代理商非自今日开始,早在2017年,就有部分城市的代理商遭到饿了么的“清退”,花朵财经也曾经报道过,部分店家由于同时在美团外卖开店被饿了么关闭权限,甚至故意将店定位“搞进湖里”,对店家、代理商的清理在过去的两年频繁发生,耐人寻味。

花朵财经注意到,2017年的清退风波中,与本次云南代理商维权事件一样,饿了么都是认为代理商“未能完成KPI指标”,因此将他们纳入直营体系,清退其独家代理权。而直营体系和独家代理商之间分润比例相差较大。

但是,据称,这KPI指标“十分荒谬,就是为了让人完不成”,据云南维权代理商称“比如这个月的KPI指标是80万,下个月就增长到180万。搞得比传销压力都大,拼命贴钱为了饿了么的市场占有率做贡献,到头来饿了么还要甩掉我们这些苦哈哈的代理商,一点道理也不讲,好多人都是投入了几十万甚至上百万,一句清退就算完了,要说法也没有。”

据报道,有代理商说,“饿了么告诉我们,不要对媒体说太多,不然影响谈判。”

2.

融资压力大,为纳代理商入自营出“邪招”?

相比一骑绝尘的美团,饿了么不得不焦虑,自从接受百度外卖(现在更名饿了么星选)开始,饿了么一改此前对代理商的温和态度,不断对代理商提出新的目标和业绩考核,将部分地级市由城市独家代理商模式转为饿了么总部直营。

“代理商虽然立下过大功,但是不好管理,且给公司贡献利润少,自营体系就正好相反,给公司贡献利润较多!”一位业内人士直指饿了么鸟尽弓藏:“当初饿了么为了跟美团PK,大肆开展代理商模式,这种办法类似于武侠小说里面的速成武功,确实也曾经在早期占到过便宜,美团的高层曾经说过,一开始跑得慢不怕,二年以后别人很难追得上美团,其中一部分意味也是指饿了么早期肆无忌惮地跑马圈地。”

该人士称,目前饿了么的市占率、盈利状况、资金储备均被美团抛离好几个身位,为了挑战美团,又不得不持续烧钱,所以,“早期曾经凭借代理商模式快速发展,现在却成了癌症。”

“此次各种理由清退背后,其实是饿了么对代理商的标准加高了,虽然说部分是为直营让路,而更多的是选择资金量雄厚的代理商,这似乎也跟饿了么全面铺开代理模式的资金压力有关,可以收取更多的代理费和更强力度的布局市场。”一位业内观察人士称。

据华夏时报报道称,饿了么并非要完全改变旧模式,只是对于资金实力较小的早期代理商如今有些“看不上”。

“想在阿里系里面被人高看一眼。”一位创投圈人士告诉花朵财经,饿了么近一年多来频繁“折腾”,可能有增强与资方博弈砝码的考虑。

媒体报道曾引述一位投资人声音表示,“(F轮融资金额)水分肯定不小”。也有报道称,饿了么此次融资股份稀释很大,稀释股份达40%,“饿了么若当时无法完成大笔融资,可能会面临资金链断裂”。

花朵财经认为,如果这些经销商的说法属实,饿了么在培育市场的早期“喻于义”,到了市场占有率较高了,忽然就不再让人家“喻于利”了,这样的作风有违最基本的诚信原则。

诚然,“苟富贵毋相忘”在资本市场是一句天真的话,企业有权利按照自己的发展程度,去寻找更有力的甲方乙方。但是,这一切不可建立在对情理的公然违背上,割袍断义是可以的,割袍断义还得让人脱内裤,那就说不过去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