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保险渠道的变革:渠道是场景,不断自我进化 | 保险新渠道(五)

原标题:保险渠道的变革:渠道是场景,不断自我进化 | 保险新渠道(五)

渠道一定是动态进化的,进化的主体并不是渠道本身,而是场景。

横琴人寿兰亚东在2019年1月份分享了一个关于渠道的认知比较有意思,大意是横琴人寿正在尝试实践一个叫“混合型前端”的渠道策略,在他看来,包括银保渠道在内的传统销售渠道的边界已经越来越模糊,最为常见的是“渠道四化”:个险渠道团险化、团险渠道个险化、银保渠道多元化、中介渠道科技化。

这是传统保险公司做出的一个非常有意义的尝试,而实际情况要比边界模糊化来得更为猛烈,最为突出的两点:一个是用户觉醒导致保险分层带来的挑战,另一个是理财型产品衰落,保障型特别是健康和养老年金产品的兴起会彻底颠覆代理人模式。

这是对未来渠道影响极大的两个作用力,怎么看待这两股力量的冲突?是否有潜在融合性?在力量交锋最为激烈的地方会产生怎样的变异?这是渠道的另外一个讨论话题:场景和渠道的关系。

这一节的结论是:渠道一定是动态进化的,进化的主体并不是渠道本身,而是场景。因此洞察清楚场景进化背后的力量,才能找到渠道进化的原因,从而有助于我们判断渠道进化的方向。

在和美国竞合的过程中,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中国依然会处在核心的基础技术劣势上,但应用技术的发展已经开始赶超欧美,App发展势头远超美国就是典型的案例。但是,在一个场景看似越来越稀缺的时代,找到场景是技术落地的关键,但是仅仅找到场景,并不能保证新技术的持续的发展。

产品和场景还要互相适应和改造,最后产品要为自己创造场景。也就是场景本身也是自我演化的,只要人类在不停的进步,没有一个人类社会会消耗干净所有的场景,这就是演化的逻辑:应用技术主导场景演化、找到场景是技术落地的关键、产品和场景要互相适应和改造、产品要为自己创造场景。

渠道本身也是场景的一个类别,仅此而已,所以渠道演化肯定要遵从场景演化的逻辑:应用技术主导场景(渠道)演化、找到场景(渠道)是技术落地的关键、产品和场景(渠道)要互相适应和改造、产品要为自己创造场景(渠道)。

这也是为什么银保监会罗胜会说保险行业的“场景是渠道的升级”,虽然有把场景狭义化的嫌疑,但侧面论证了两者之间在狭义框架下趋同的问题。

一、人类增长史

由于整个人类演化史,本质上就是人类的增长史,也是场景演化史,所以讨论场景演化,还要深入到人类整个增长史来看:

1. 人类持续增长的三大变革力量

在保险业渠道迁移变革的过程中,一方面要理解人、物在未来渠道中的作用力,就是、,另一方面就是一定要重视变革动力带来的渠道变迁,这个动力主要有三:

从整个人类发展史来讲,用户行为的改变,导致用户需求变革,是持续增长的第一大动力;技术进步,提升行业效率和用户体验,从而又加深需求变革,这是第二大动力;社会信用动态升级,新的征信体系不断涌现并完善,会加深社会效率的提升,这是变革动力之三。

也就是说需求、技术和信用推动了人类的变革,但是是什么促进了技术增长转而拉动需求呢?

2. 人类增长框架

从经济学角度讲,经典经济学增长三要素为物质资本,人力资本和技术,其中物质资本和人力资本又决定了技术的发展,也就是说,影响经济增长的主要内容是物质资本和人力资本,简单点讲就是资金和人。

从人类社会发展历程讲,整个人类史就是不断的网络化和数据化的过程,特别是人类发展史就是数据史,也就是金融史。

从价值角度而言,社会信用决定价值效率。一起构成了一个人类社会持续增长的框架的3个要素、2个过程、1个系数,如下图:

如果把这个3个要素、2个过程、1个系数放到一个框架中,就会得到一个非常清晰明了的人类增长框架:

其中,投入的部分就是3个要素:物质资本、人力资本和技术;拉动增长呈现指数级变化的是2个过程是网络化和数字化的能力,特别是网络化和数字化的深度、广度(开放程度)和颗粒度(流动的力度和速度)。

同时,社会信用问题还制约着人类的增长,差的社会信用甚至会导致人类出现停滞不前甚至倒退的现象,也就是社会信用系数n介于-1和1之间。产出的结果就是人类的增长,当然增长也分正、负增长。

在互联网出现之前的社会,网络化和数字化的广度、深度和颗粒度都仅仅局限在人和企业实现全球的网络化和数字化,也就是全球贸易和金融业,而全球贸易和金融本身只是单一维度的数据化,网络化后的价值自然有限。

但互联网的出现第一次为物理世界重构了一个平行宇宙:数字化世界。在数字化世界,网络节点最小颗粒度可以是一个个比特,最为关键的是,第一次有一项技术可以将人这个立体多维的生物进行数据化,也就是我们所谓的用户画像或者360°视图。

立体人的数字化和数字化世界的特性,直接带来了结网的速度、网络的宽度、网络的立体性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让人类增长爆发出了超指数级的质变。

3. 人类增长框架同样适用于企业和生态建设

同样的,人类增长框架也适用于企业增长,逻辑和道理和人类增长一样。最为关键的是企业互联网生态建设的逻辑,前面说了互联网让增长出现了超指数级质变,社会信用一致,在同等规模的资金、人才和技术投入下,网络化数字化的速度、深度、广度和颗粒度就决定了企业的价值。

这就是互联网生态在企业数字化转型中,重要的经济学和人类增长学的理论支持。

我们再将增长框架放到生态建设的三要素中,你会发现资金、人才和技术对应的就是架构水平,网络化和数据化对应的是运营水平,社会信用指数对应的是治理水平,由于信用指数介于-1和1之间,也就是说很难存在完美的治理水平,只有趋近于理想的治理水平。

忘记平台图谱(生态图谱)的人稍微回顾一下上图,三水平是指架构水平:

  • 前台产品的架构、中台组织和中台产品的架构、后台的技术架构;
  • 运营水平:吸引用户的水平、激活用户的水平、服务用户的水平;
  • 治理水平:开放程度的水平、把握开放与封闭之间逻辑关系的水平。
二、渠道是随场景动态演化的

再回到今天的话题,也就是说,推动场景不断演化的关键要素分别是资本、人、技术、网络化和数字化程度以及社会信用。就当前社会发展趋势而言,社会信用很难出现黑天鹅般的事件导致整个增长出现大幅度的波动,因此关键还在与资本、人、技术、网络化和数字化程度。

这五个要素一起构成了企业增长、竞争的基础,要想取得获得足够规模的增长,都可以通过调整这五个要素(参数)来改变。

再结合前面四个关于场景(渠道)演化的逻辑:应用技术主导场景(渠道)演化、找到场景(渠道)是技术落地的关键、产品和场景(渠道)要互相适应和改造、产品要为自己创造场景(渠道)。

就可以看到一个清晰的场景进化路线:

由于这一部分是针对企业的,所以场景的进化也是企业发展的路线图,同样的道理也可以绘制出人类社会的增长进化图。

再回到生态系列文章,所有的增长都是投资拉动,所以才有压倒性投入,生态成功的关键,这里面自然包括压倒性的资金投入、压倒性的时间投入和压倒性的人才投入。

而技术在生态的作用是什么?我说技术是生态之基。

数据是什么?我们说数据是生态之核,能创造用户体验的新高度。

网络化是什么?网络化我们说一定要理解复杂网络,因为生态的底层逻辑就是一张无限进化的立体的复杂网络。

不得不说,伟大的道理在底层往往都是出奇的简单。

结论就是:渠道一定是动态进化的,进化的主体并不是渠道本身,而是场景。因此洞察清楚场景进化背后的力量,才能找到渠道进化的原因,从而有助于我们判断渠道进化的方向。现阶段的个险、团险、电销、银保渠道都是阶段性的产物,是快变量,由于渠道是动态的概念,传统渠道演化方向在哪?我想应该就是生态吧!

最后,我们再把结论做一个升级就是:任何东西都是流动的。再回头看看平台图谱,以及我前面分享的生态的底层哲学:用开放和流动,反抗熵增 – 生态建设终极哲学。你会发现:公司、组织、平台、生态等等,任何概念都是流动的,不同的是流动的速度。

全文完,希望对你有所启发~

作者:李有龙,公众号:IAB物智链

本文由 @李有龙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