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AI 的主打歌:主的是程序员,打得作曲家神不守舍

原标题:AI 的主打歌:主的是程序员,打得作曲家神不守舍

雷锋网注:【 图片来源:Google图片 所有者:Google图片 】

在美国版权法中,“人类”这个词几近缺席,历史上也鲜少有针对这一情况的诉讼。

因此,这就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灰色地带,使得AI在版权方面的地位变得模糊不清。这也意味着法律没有意识到AI的独特能力,比如AI可以不停工作,还可以模仿特定艺术家的声音。

所以,AI系统要么会极具价值,帮助人们发挥创造力,要么会与人类音乐家展开不公平的竞争,或者两者兼而有之。

侵权与不侵权,并没有明确的界限

艺术家已经面临被模仿的可能性,目前的版权法并没有禁止这种做法。

比如说,一个AI系统专门针对碧昂斯的歌曲进行训练。如果这个系统创作的曲子听起来像碧昂丝的风格,那么,碧昂丝是不是应该收取版权费呢?

一些法律专家给出了否定的回答。公共知识政策顾问Meredith Rose说,“目前,法律上还没有表明这种情况需要支付版权费,除非你直接抽样。”

对于“被用来训练AI的原创艺术家是否可以享有AI最终作品知识产权”这一问题,Womble Bond Dickinson合伙人Chris Mammen认为,答案极有可能是否定的,因为最终作品不是这位人类艺术家的原创作品。

如果未经艺术家同意的情况下,AI创作的作品就被宣传为听起来像某位特定艺术家的作品,这也可能是一个难题,这种情况可能会违反对人物或商标保护。律师事务所合伙人Edward Klaris说:“我认为,这种情况是很好的侵犯版权的案例。”

不过,直接针对特定艺术家训练AI还可能导致其他法律问题。娱乐业律师Jeff Becker表示,音乐的原创者有独家权利在原曲的基础上进行改编,AI算法的创造者可能会侵犯这一权利。

目前甚至不清楚将用版权音乐来训练AI是否合法。Chris Mammen问道,买下一首歌,是否意味着买下了将这首歌用作AI训练数据的权利?专家们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

Splice的Matt Aimonetti认为,即使AI系统确实有能力模仿艺术家的声音,艺术家也很难证明AI的算法就是为了模仿他/她而设计的。

因为想要对一个神经网络进行逆向工程,考究它到底受到哪些歌曲的训练,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归根结底,它只是一些数字和配置的集合。

而且,从某种程度上来说,AI的算法是科技公司的商业机密,艺术家们必须诉诸法庭才能了解AI具体的运作过程。然而,只有那些最大牌的艺术家才能负担得起这个代价。

雷锋网注:【 图片来源:Google图片 所有者:Google图片 】

50年前已有预警,50年后原地踏步

版权法也将不得不重新对“作者”一词作出界定。AI系统可以成为其创作的音乐的合法作者吗,还是说这些音乐属于创造AI的人类?

在美国,人们对于这一问题的争论已经持续了50多年。

1965年,版权局在年度报告的“计算机技术问题”一节中提到了这一点。报告称,版权局已经收到了一份由电脑制作的音乐作品申请。可以肯定的是,由电脑创作的作品数量会持续增加,版权局也会面临越来越多的挑战。

尽管在50年就已经有了先例,然而,这样的预警信号并没有促进版权法的完善,美国现行版权法在讨论非人类作品的作者时仍然含糊不清。

近期,有一个案件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讨论,但这个案件完全不涉及电脑或AI:一只冠猕猴按下摄影机的控制钮,为自己拍了一张照片。

关于这张照片的版权众说纷纭,有人认为版权归放置相机并优化照片的摄影师,有人认为是按下遥控器拍照的猴子。最终,美国第九巡回上诉法院裁定,这只猴子不能拥有版权。

法院给出了解释:版权法中采用了“儿童”和“配偶”等词汇,这意味着版权所有者必须是人类;尽管“公司”一词不代表人类,但它是由人类构成组织。以上两种情况,在“猴子”一词上都不适用。

于是,许多媒体将猴子自拍案的裁决和作者身份的界定进行类比。如果一只猴子不能拥有版权,那么AI能拥有其创作歌曲的版权吗?作者是创造AI的程序员,还是AI本身,或者公共领域呢?

这个问题的关键点在于,美国现行版权法从不区分人类和非人类。

但实际上,《美国版权局实践纲要》花了很多时间来讨论,具有人性是成为一名合法作家的必要条件。这本指南中有一个名为“人类作者要求”的章节,还有一个单独的部分来处理缺少人类作者时的版权问题。

根据纲要,以下事物不能成为作者:植物;超自然生物;机器;或在没有人类进行创作性输入或干预的情况下,随意或自动运行的程序。

该纲要已经更新,指明了猴子不能获得版权,但目前还没有明确AI的版权。

试图寻找平衡点,法律机构进退维谷

Endel是一款应用程序,使用AI生成具有互动性的、个性化声景。最近,这款应用的开发者与华纳音乐签署了一份发行协议。

作为合同的一部分,华纳需要知道如何为每首歌曲的版权注册。

Endel的开发者被这件事难住了,因为他们使用AI来生成所有的音频,并没有真实的“词曲人”。最终,他们决定将Endel的6名开发者全部列为Endel曲库里600首歌的词曲作者。

这听起来像是一个可笑的结果,但是,阻止人类获得AI辅助作品的版权可能会限制我们将这些算法用于创造性目的的能力。

因为,如果我们将AI生成的作品看作一种新的艺术形式,并且剥夺了算法创造者的知识产权,那么,这就相当于剥夺了他们创造的动力。

雷锋网注:本文编译自The Verge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