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婴>>正文

这个12岁男孩,把亲生父母亲告上了法庭

原标题:这个12岁男孩,把亲生父母亲告上了法庭

​电影放映到尾声,四周轻轻响起啜泣声。这个叫赞恩的男孩,用他温柔的肩膀,澄澈的眼神,击溃了场上所有人。

电影《何以为家》,4月29日上映。

影片主人公赞恩,只有12岁,比实际年龄瘦弱得多。法官问他为什么上法庭,他说:“我知道,我要控告我的父母,因为他们生下了我……

这个12岁男孩,把亲生父母亲告上了法庭。他是叙利亚人,为了躲避战火,跟随家人逃难出国。他们成了没有居住证的非法移民,蜷缩在贫民窟,破败脏乱,孩子在泥尘里打滚,黄昏下吸烟。赞恩是长子,他有五个妹妹,父母还打算继续生。妹妹萨哈到了发育期,身高超过哥哥,赞恩还是一如既往保护着她。战乱、难民、贫穷……现实残酷。

赞恩的懂事程度超越了同龄人。说实话,我很佩服他。他让我想起沙漠的仙人掌,极旱地区的胡杨,淤泥里的荷花。很难想象,战乱国家的孩子,也能拥有如此深刻的东西,对生命的思考,对尊严的追求,对温暖的渴望。别人家的孩子能去上学,他只能帮爸妈送煤气。

尘土飞扬的小镇上,哥哥带着妹妹们贩卖自制饮料,帮家里维持生计。

马路汽笛声此起彼伏,阳光刺眼,孩子们苦涩的神情里挤出一丝笑容。别人的12岁,升学、游戏、上网;他的12岁,背负了太多这个年龄不应该承受的东西。

看电影过程中,我不止一次想起那部日本电影《无人知晓》。

单亲母亲生了四个孩子。搬家时,只让房东见大儿子。大女儿独自在集市待到天黑,另外两个孩子被塞进行李箱。被丈夫抛弃,买不起房,单亲妈妈索性也抛弃了四个孩子。

大儿子,也不过赞恩的年纪。一家五口曾经还围坐在餐桌前,一起吃面条,讲故事,说笑话,其乐融融。而此刻,哥哥不知该如何支撑起这个家。他拿着妈妈留下的钱换吃的。再往后,家里交不起水电费,房间脏乱无比,脏衣服到处都是,用过的碗筷堆在水槽里,污垢都结了块。

男孩出门打工赚钱,没人愿意收童工,妹妹生了重病,没办法送医院救治。夏天到了,孩子们穿着没有换洗过的衣服,脏兮兮、病怏怏,最后只能去公园接水洗脸。

哥哥还希冀妈妈能回家,他渴望重获母亲的爱,从来没有想过起诉母亲。赞恩因为妹妹的事气愤不已,离家出走,去了很远的城市。随身带着的方便面,一顿饭功夫,就吃光了。他流落街头,钱也花光了,饿到两眼冒金星,恳求餐厅老板给他一份工作,他细数干过的活儿,送煤气、买饮料、扫地、看店都可以的,但是没有人答应收他。

他被一个黑人女子收留,开始照顾她的儿子,尚未断奶的婴儿。

黑人女子也是非法移民,她的身份暴露,被移民署带进监狱。只剩下赞恩和婴儿,赞恩像对待亲弟弟一般,寸步不离。

这一幕又让我想起日本动画《萤火虫之墓》。

战争年代,男孩和妹妹父母双亡,家被炸为平地。兄妹俩躲进山洞,在那里安家。带过去的大米吃光了。原本又白又胖的妹妹,饿得面黄肌瘦,也生了病。

哥哥把妹妹一个人留在山洞里,一个人进城寻找吃的。兄妹俩衣衫褴褛,瘦得皮包骨头。最后妹妹还是没能扛住饥饿和疾病折磨离开人世。

为什么,要让孩子遭受成人世界的重压?他们只是孩子啊。如果没有能力养育一个孩子,让他们健康成长,就请不要生下他们。这是《何以为家》最触动我的地方。赞恩敢在法庭上控诉自己的父母,敢在监狱里给电视台打电话,诉说心声。那些话语,字字血泪,句句赤裸。

孩子用平静的语言,说出“生活是一堆狗屎”“我像一堆腐烂的肉”“我住在地狱”这些字眼,让人震惊之余,更多的是心疼。父母若是宠爱他,他怎么会说出这些话。天知道他是怎样熬过每个夜晚,怎样熬过黑洞般看不到尽头的苦难日子。他成为英雄,却失去了童年。

他是在用他的童年,换取全世界孩子,都能被世界温柔相待。赞恩是个对生活充满追求的孩子,他最大的愿望是去瑞典,那里包容来自世界各地的人,没有人会问你来自哪里,你为什么来这里,你来这里要做什么。全国人都围坐在电视机前,聆听赞恩的独白,全世界沉浸在震撼和沉默中。身旁啜泣的观众,大概是想到自己的童年。

小时候遭过爸妈的殴打,爸妈不幸的婚姻转嫁给孩子,高考填报志愿被爸妈干预......大多数父母,都或多或少给自己的孩子造成过伤害;大多数父母,都不懂得怎样当父母。我们进入学校和社会,需要考取无数证书,才有资格胜任一个岗位。而恰恰是当父母这项职位,不需要考证书。

就算是世界犯了了错,孩子也是无辜的。如果不能带给下一代幸福,请不要生下他们。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