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正文

这座千年古寺在中国默默无闻,却红遍了整个日本

原标题:这座千年古寺在中国默默无闻,却红遍了整个日本

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座庙,庙里有个和尚——故事可能有很多版本,但对径山来说,正因为有了和尚,才有了径山寺,从而成就了“江南第一山”的威名。

故事还得从头说起。

公元768年,唐代宗应“国一禅师”法钦和尚之请,御诏杭州府于径山重建精舍,赐名“径山禅寺”。

此外,径山寺还经过了历代帝王的加持,先是五代吴越王钱缪题额为“吴兴正真禅院”,其后宋孝宗将径山改名为“径山兴圣万寿禅寺”,并亲书寺额,接着宋宁宗御定全国禅寺最高等级为“五山十刹”,万寿禅寺列十刹第二。

不过,径山寺真正成为“网红景点”,还是因为得道高僧的“名人效应”。

公元1157年,“大慧禅师”宗杲由宰相张浚荐举住持径山寺,一时龙象骈集,法席大兴,为寺院摘得“东南第一禅院”的荣耀。

尤其是临济宗杨岐派蒙庵元聪住持该寺时,佛徒信众,云集径山,连日本佛教徒也慕名而来,成为弘扬临济宗的祖庭之一。

尽管径山寺誉满天下,却也命运多舛,仅在宋宁宗、宋理宗两朝期间,相隔不过四十多年,径山万寿禅寺连遭火灾,三毁三建。

如今,万寿禅寺的原貌已经模糊,呈现在世人眼前的不过是重建版本,气势恢宏,庄严肃穆,依稀可见当年的兴盛。

放眼神州大地,径山寺可能算不上“顶级流量”,但却是日本人心中的无上圣地。

与此同时,他们还带回了茶经典籍及径山茶具,从而将“径山茶宴”暨中国禅院茶礼系统地传入日本,茶宴后逐渐演化为“日本茶道”,成为日本幕府和高层社会的仪节。

因此,径山一直被视为日本茶道之源。

事实上,径山有两最:一是位列“五山十刹”之首,二是 “径山茶宴”享誉天下。

禅与茶,就是径山的两大杀手锏,有机地融合在一起,形成了独一无二的人文特色。

据清代《余杭县志》载:“径山寺僧采谷雨茗,用小缶贮之以馈人,开山祖法钦师曾植茶树数株,采以供佛,逾年蔓延山谷,其味鲜芳特异,即今径山茶是也。”

径山茶与山齐名,始栽于唐,盛于宋,源于自然,崇尚自然,讲究真色、真香、真味,叶清臣、吴自牧、欧阳修、田汝成、谷应泰等文人墨客都曾对它誉不绝口。

据说,当年苏轼也久仰径山大名,特意前往径山寺。方丈见其衣着平常,以为只是寻常香客,只是淡淡地说了句:“坐。”又转身对小和尚吩咐道:“茶。”小和尚于是端上一杯普通的茶。稍事寒暄后,方丈感觉来人谈吐不俗,气度非凡,便改口“请坐”,并吩咐小和尚“敬茶”。经过一番深谈,方丈得知来者乃一代文豪苏轼时,情不自禁地说:“请上坐。”接着又吩咐小和尚“敬香茶”,并研墨铺纸以求墨宝。苏轼略一沉吟,提笔写了副对联,上联是"坐,请坐,请上坐”,下联是“茶,敬茶,敬香茶”。方丈看罢,满面通红,羞愧难当。

说到茶,又怎能少得了“茶圣”陆羽?

据《新唐书·隐逸传》记载,陆羽一度隐居双溪将军山麓,并在径山植茶、制茶、研茶,最终写出了传世名著《茶经》,一书封圣,使茶由饮而艺而道,融茶禅于一味。

一场缠绵的春雨,像水晕开了墨,落成了香。纵然斯人已去,精魂犹在,融入这片青山绿水里。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