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聊起音乐,他的眼里满是热情与执着

原标题:聊起音乐,他的眼里满是热情与执着

  他,用高超娴熟的演奏技巧,让一个个跃动于空间的音符,激情四射,流淌成动人的音乐;

他,深受广大听众喜爱,音色清透悦耳,演唱富有温度,坚信饱含感情的歌声最动听;

他,怀揣传承发展西藏传统音乐的梦想,期望藏民族的“音乐基因”飞出高原;

他,就是自治区歌舞团出色的二胡演奏家、我区著名歌手次旦晋美。

从高原出发, 他叩响了音乐艺术大门

齐肩的长发、明亮的眼睛,衬托得次旦晋美的轮廓格外俊朗。黑色短款皮夹克、深蓝色牛仔裤、黑色短靴透露着艺术家的气质。

“我只是执着于我的音乐梦想,做了我应该做的事,没有什么值得炫耀的。”坐在记者对面,聊起音乐,次旦晋美目光温和,脸上始终挂着淡然的微笑。

煮水、泡茶,次旦晋美动作娴熟和谐、节奏快慢有序。沸水轻轻泻入茶杯,茶叶随波翻腾跳跃,故事也在淡淡茶香中娓娓展开……

1973年,次旦晋美出生在日喀则江孜县,从小热爱音乐,尤其在唱歌方面有着突出的天赋,是亚东县小学合唱团的一员。“对音乐就是热爱,从小就喜欢,唱歌让我感到快乐。”聊及孩提时,次旦晋美平静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喜悦,“那个时候还有些小自豪,小骄傲。”

1985年,为加快推进我区文艺事业发展,自治区歌舞团在全区招生。即将小学毕业的次旦晋美幸运地赶上了招生的“班车”,被派送到当时的中央民族学院学习专业的音乐知识,在二胡吱吱呀呀的乐声中,次旦晋美叩响了艺术的大门。“我不是老师眼里的乖孩子,在学校的时候就很活跃,音乐天赋好,学起二胡还是比较轻松的。”收起了高冷的外表,次旦晋美笑得像个孩子。

5年间,在中央民族学院老师孜孜不倦的教导下,他练就了娴熟的演奏技巧,形成了独特的演奏风格。1990年,17岁的次旦晋美学成归来,成为自治区歌舞团民族乐队的一员。

识二胡、学二胡、练二胡、演二胡,一路走来看似轻松,其实更多的是对音乐的执着和热爱。“外人看来我每天开开心心很快乐的样子,似乎我的人生很顺利,但实际上每个人都有遇到挫折的时候。我也一样,为了梦想,为了心中的信念,我们都要经历挫折失败甚至有的时候会怀疑和退缩,所以,保持一个好的心态非常重要。放平心态就能清晰地知道自己缺失什么、拥有什么,会对自己有一个正确的审视。”说到这里,次旦晋美平静的面孔多了几许凝重,“信念很重要,心中一定要有一个目标,如果你一旦选择艺术这条道路,就要坚定自己的信念,要有坚强的意志耐得住寂寞和枯燥,相信艺术之门会为每一位爱好艺术的人敞开。”

回到高原,他成为家喻户晓的音乐人

生活的轨迹总会在不经意间被改变。

上世纪90年代初期,因为唱歌好听,次旦晋美同歌舞团的两位老前辈组成了一个小乐队,成为了拉萨一间歌舞厅的常驻乐队,次旦晋美担任主唱。

也许是因为相同的成长背景,也许是因为对音乐共同的追求和热爱,20世纪初,次旦晋美等3位音乐人重新组建了新的乐团。

机会总是垂青于有准备的人。乐团在受到年轻人追捧的同时,收到了西藏电视台柯柯导演抛出的橄榄枝。2004年,乐团参加了春节藏历新年晚会的演出,并以一首具有后藏风味的小情歌《心中的花儿》荣获“观众最喜爱的组合”奖。

“那是我们乐团第一次走上舞台,满是开心、幸福。导演还特意给我们三人组合乐团命了名——喜马拉雅组合。”20多年前的第一次上台演出,给次旦晋美留下太多难忘的回忆和小小的遗憾,“那个时候喜欢的歌手基本都是港台的,唱歌没有自己的风格,大多都是模仿。”

2009年,次旦晋美再次接到西藏电视台藏历年晚会的邀请,希望他能演唱一首《雪域》。演唱《雪域》之前,次旦晋美唱得最多的是那些有小风格的、小范的、流行的音乐,像《雪域》这样主旋律的音乐是第一次接触,对他来说既是机遇,也是不小的挑战。

“不能再去模仿,要有自己的风格。”在对过往唱歌生涯审视后,次旦晋美认为一个合格的歌手应有自己独特的演唱风格,“人不能总往前看,要时不时回头总结,有些话,有些事总会在某一个瞬间触动到你,让你有所改变。”

恬淡宁静、感情真挚。2009年藏历新年晚会后,次旦晋美成为家喻户晓的歌唱家。

此后的近十年间,随着人生阅历的丰富和对生活的感悟,作为歌手的次旦晋美对音乐也有了更加深刻的诠释,演唱的歌曲也更加扣人心弦。《魅力西藏》《幸福拉萨》等一曲曲经典之作在他不算高亢,但韵味十足的歌声中悄然绽放,并迅速红遍拉萨……

“其实我没有什么成功的秘籍可以分享,就是因为喜欢,因为爱吧,所以愿意花费更多的精力去琢磨。”聊起音乐与梦想,次旦晋美的眼里闪现出了热情与执着的火花,“我热爱唱歌,这辈子,最想做的事情就是为老百姓唱歌、唱好歌。”

筑梦高原 传承藏民族的“音乐基因”

“只有唱歌者真正理解了歌词所蕴含的感情,才能饱含感情地唱出来,而饱含感情的歌声才是这个世上最美、最动听、最能打动人的声音。”次旦晋美认为,歌唱是听觉艺术,它的艺术感染力最终要靠演唱来体现,歌唱者把音符和文字符号变成声音的过程,是一个艺术再创造的过程,也就是人们常说的“二度创作”。因此,一名成熟的歌唱家是能把作词、作曲家的创作意图和作品的风格特点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让听众“一耳了然”,进而感染人、温暖人。

为尽快成长为一名优秀的歌唱家,近十年间,次旦晋美多次参与《幸福园》《祝福》等歌曲的制作,“参与创作是一个特别难得的学习过程,这也是歌者对作词、作曲家的尊重,就像养孩子,作为父亲要更多地参与到孩子的成长过程中。”

从二胡演奏家到我区著名的歌唱家,次旦晋美从未停下追寻音乐的脚步,他期待着某一天,藏民族传统音乐能走出高原。

西藏吾孜童嘎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组建让次旦晋美等4颗因音乐而跳动的心灵,汇聚在了一起,并达成共识——藏民族音乐要赢得更多的观众,走出高原,就必须在保留民族“音乐基因”的基础上融入西方交响乐团、说唱等现代元素,让藏族传统音乐在传播过程中焕发出新的活力。

2018年9月7日晚,第四届中国西藏旅游文化国际博览会开幕式主题晚会上,由西藏吾孜童嘎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策划并创作的女子群舞《情深意长》,在古典的藏族宫廷音乐和优美的江南旋律中行云流水般地翩翩起舞,给来自国内和世界各地的朋友呈上了一道视听盛宴。这是西藏吾孜童嘎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在传承和推动藏民族音乐走向世界的新探索,折射出次旦晋美等我区一批音乐人更加坚定的文化自信。

“艺术没有国界,纵使语言不通,田间地头的民族音乐也可以和高雅的古典音乐相融合。”最近,次旦晋美在《多彩中华 大美西藏》中尝试采用西藏传统六弦弹唱与交响乐的碰撞交融,“两者强烈对比,却又完美统一,体现了西藏以开放的胸襟接纳世界,以自信的姿态走向世界。无论如何,我们都要把藏民族传统音乐的"根"留下。”

如今,对次旦晋美来说,有音乐就有幸福,演奏和演唱都是不可或缺的,都是在述说着他对有几千年历史积淀的藏族音乐的那份挚爱和坚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