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寒竹:西方“素人政治”背后仍是精英统治

原标题:寒竹:西方“素人政治”背后仍是精英统治

毫无疑问,当今西方政坛的一个新特点,是一些严重缺乏从政经验的“政治素人”突然跻身政坛中央。这给西方传统的精英政治带来相当大的冲击。

4月22日,乌克兰喜剧演员泽连斯基宣布击败前总统波罗申科赢得大选;在此之前,毫无从政经验的环境律师苏珊娜·恰普托娃当选为斯洛伐克总统,而她所属的“进步斯洛伐克运动”在议会中连一个席位都没有。再往前回溯,2016年11月特朗普战胜希拉里当选美国总统,2017年10月年仅31岁的奥地利人民党候选人库尔茨当选为总理。对于这种反常的新现象,人们不禁会问,西方的选举政治是否进入了一个新的“政治素人时代”?传统的精英统治是否会终结?

西方社会的深层问题

纵观欧美各国,缺乏政治经验的“政治素人”相继出现,有着深刻的社会根源,暴露了很多现存的问题。

第一,由于资本在全球逐利的欲望不受制约,全球化给西方发达国家的社会结构带来巨大冲击,社会的贫富悬殊加剧,精英与大众的分离和对立日趋严重,求变、求新成为社会大众的主要诉求。

第二,面对这种社会两极分化的撕裂现象,西方代表统治精英利益的政党政治却显得难以适应,不知如何应对。

第三,互联网时代的新媒体使得这些政坛新面孔可以不依赖传统媒体迅速走红,年轻、人气高等因素在互联网上有着很大的吸引力和动员力。所以,“政治素人”在西方国家的出现确实并非偶然。可以预期,这种圈外“政治素人”当政的现象,还可能会在更多的西方国家出现。

但是,西方国家近年来兴起的“素人政治”是否会冲垮西方传统的精英政治?“素人政治”能否真的开辟出一个时代?笔者认为这种可能性极小。长远看,西方社会的“政治素人”“草根政治”都是附在精英统治上的外衣,而非西方政治的本质。展望未来,精英政治仍将继续主导西方社会。要准确理解西方社会近年来出现的“素人政治”,需要分清西方社会的政治现象与政治本质。

三位一体的精英政治

从政治现象上看,西方出现的“素人政治”似乎是反映了草根大众的基本诉求,而传统的精英政治在选举中似乎难以抵抗民粹主义,一些政坛老将迅速败退。但是,考察一下西方社会的政治传统与现代西方政治的形成,就会发现,精英政治在西方社会有着悠久的历史传统,是当代西方社会的本质特征,精英阶层肯定会拼尽全力去维持。

西方的精英主义始于古希腊时期,这种少数统治多数的精英主义成为支配西方政治文化两千多年的历史基因。到了近代,这种精英统治的理论受到市民社会兴起的挑战。摆脱了封建等级制度的新兴市民阶层要求获得平等的政治权利。如何以新的政治形式来继续西方社会的精英统治?这是西方近代以来要解决的最基本的政治问题。

在经过了一系列的政治革命和政治探索后,西方国家先后建立起竞争性选举的政治机制,从而发展出一种新的精英统治方式。按照西方的政治理论,人人生而平等,每个成年人都有普选权,但政党竞争成为筛选政治人物的基本机制,而政党竞争又归根到底被资本精英和知识精英所控制。最终,西方社会形成了资本精英、知识精英与政治精英三位一体的精英统治。在这种三位一体的精英统治中,资本精英居于核心地位,知识精英与政治精英归根到底依附于资本精英,这是西方国家近百年来的基本政治形态。

精英统治的两个机制

西方近年来出现的“政治素人”看似要颠覆近代以来形成的政党政治,颠覆资本对社会的统治。然而,这只是一种表象。在一个资本统治的社会中,依靠草根力量当选的“政治素人”,在当选后其实无法脱离资本精英的控制,并且最终会融入统治精英的圈子。简单地说,西方社会有两个基本机制仍对他们的精英统治发挥着重要作用。

首先是资本主义制度本身的力量。无论当选的“政治素人”来自何阶层,依靠哪些选民当选,在当选后都不可避免地跟大资本结盟。仅以美国为例,在2016年的大选中,华尔街金融界、巴菲特、布隆伯格等富豪都拒绝支持特朗普而选择希拉里。一直到大选投票前夕,特朗普筹到的竞选经费还不及希拉里的四分之一。对于特朗普当选,一些政治学者认为传统的金钱政治在美国已经失灵。

但事实上,无论特朗普是怎样的特立独行,他还是要通过共和党这个政治平台来竞选。而且,在执政两年多后,特朗普政府与资本的结盟已经成为事实。在2019年第一季度,特朗普团队筹得的竞选经费已达3030万美元,超过民主党所有候选人获得的政治捐款总和,这跟2016年的大选形成鲜明对比。问题的本质在于,无论是欧洲还是美国,无论当选人来自何方,只要进入政治枢纽,就不可避免跟资本合流,最终成为统治精英的一部分。

其次,西方国家普遍实行“两官分途”,文官制度也有效地保证了职业文官集团在政府中的实际操作地位,并有效地影响和制约着当选政治官员执政的走向。欧美各国历史不同,事务性文官在全部政府官员中的比例也不尽相同,一般来说文官大概平均占到85%左右。也就是说,无论谁当选执政,在具体的决策过程中,事务性文官都不可避免地影响和制约着当政者。

综上所述,虽然社会大众求新、求变的思想很可能把非政治圈的“政治素人”推进西方各国的政治枢纽,但在资本主义制度不变的情况下,这些缺乏政治经验的新人在进入政坛后,最终很难兑现他们在竞选时许下的诺言,也不可能长期跟统治精英集团相背而行。

未来可能出现的一个怪圈是,选举不断推出“政治素人”当政,但他们最终还是要顺应统治精英的意愿。因为,所谓“素人时代”不过是另一种变相的精英统治罢了。(作者是春秋综合研究院研究员、旅美学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