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戏剧演员拿下总统选举,乌克兰下集如何分解?

原标题:戏剧演员拿下总统选举,乌克兰下集如何分解?

4月22日,泽连斯基胜出,举行新闻发布会与支持者庆祝胜利。图片来源:东方IC

文 | 伦敦大学国王学院博士候选人 吴宗翰

“我要说,我们一起做到了!”

“我向你们承诺,我绝不会让你们失望!”

“作为乌克兰公民,我想对所有前苏联国家说,看看我们,一切是可能的!”

伴随着在复活节夜晚简短的感言,现年41岁的乌克兰第七届总统参选人、电视喜剧《人民公仆》的总统扮演者泽连斯基已笃定赢得选举,将在6月7日正式就职,成为班柯夫街的新主人。而现总统波罗申科也大方承认败选并恭贺对手。

据乌克兰中央选举委员会公布的最新统计数据,泽连斯基获得约73.17%的得票率。除了利维夫州以及脱离中央政府控制的克里米亚以及乌东战区外,泽连斯基在全国所有地区都囊括了超半数选票;在其出身的聂伯彼得罗夫斯克州,他更是拿下了87.25%的票數。这样惊人的得票数字不仅远超2014年波罗申科的表现,甚至还比泽连斯基自己主演的《人民公仆》第一季第一集中的得票率更高!

各国领导人纷纷发布贺电,包括美国、英国、法国、德国与欧盟等,并希望新总统维持当前外交路线。俄罗斯方面则持旁观态度,总理梅德维杰夫在自己的Facebook上表示对泽连斯基“不存在任何幻想”,但相信“改善双方关系”是有机会的。

天时、地利与人和

一般认为,泽连斯基的压倒性胜利主要来自于多方面的综合因素,而非单纯是其个人的创新政见。首要的原因,主要在于多年来对于波罗申科政府累积的民怨。据德国之声乌克兰政治评论员约翰(Bernd Johann)的分析,过去五年,乌克兰仍是欧洲最为贫困的国家;外资投资成长有限;司法改革停滞;贪污与裙带关系仍然为人所诟病。而在对俄关系与乌东冲突上,政府至今除了表达强硬姿态外,几乎没有任何新对策打破僵局。这些都是为泽连斯基─作为一个政治新人─创造了绝佳条件。

从正式宣布投入总统大选到获胜,泽连斯基仅花了四个多月的时间。无论从哪种角度来分析,虽然不能谓绝后,也可以说是当代政治的空前事件。在这之前,他仅仅是个活跃于俄语圈的喜剧演员,极少有参与政治活动的记录。这也使得传统的乌克兰政治观察者、各国媒体,甚至是乌克兰本国大部分媒体至今对其仍然十分陌生。再加上竞选期间,泽连斯基与其团队多数时候都采用高度抽象的口号,而少有具体的政策论述,这也使得外界批评其要么刻意回避立场,要么根本没有实质的执政蓝图,而把现实政治当作电视剧来操作。

在某种程度上,泽连斯基并非彻头彻尾的政治素人。的确,作为一个政治参与者,他在宣布参选前的政治资历完全是空白一片。然而,从2015年至今,泽连斯基所饰演的“瓦夏”总统已在荧屏前陪伴乌克兰观众四年。在那个虚构的世界里,瓦夏幽默、正直而爱国,打贪不手软,激情而又睿智地与寡头集团周旋;另一方面,他也不畏西方大国的压力,凡是侵害到国家利益的他绝不让步。泽连斯基的剧中形象早已深入人心。在大选前两天,即4月19日与波罗申科的公开辩论会上,当在《人民公仆》剧中饰演乌克兰国安局长的米卡塔塔洛夫(Mika Fatalov)站在泽连斯基身后与其同台亮相时,剧中的世界与现实世界仿佛合而为一。

而关于选战,泽连斯基与团队也似乎早已在剧中模拟多时。在《人民公仆》第二季中的后半部分,瓦夏因故辞掉总统后又宣布参选。巧合的是,瓦夏的民调也是从落后主要候选人到成为领先者。而在那一集集的“竞选”剧情中,宛若预言式的,对手试图攻击他的犹太人家族背景、攻击他操弄民粹,也提到了各界怀疑他与寡头集团的联系,而他也早在剧中一一予以巧妙反击。甚至,简直和剧情一模一样,在与对手多次协调后,泽连斯基最后因故缺席19日以前的电视辩论,而仅留下对手──波罗申科──在现场唱独脚戏的荒谬情节。

无疑,泽连斯基的胜出是多个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一方面,它是波罗申科政府施政导致的民怨反映。用首轮投票后前乌克兰媒体Hromadske.TV的首席执行官Katya Gorchinskaya,与欧洲最大资产公司之一的Bluebay的乌克兰评论员Timothy Ash的话来说,这股“泽连斯基旋风”可谓2014年后广场革命年代民众“要求改革”的延续。另一方面,泽连斯基与其团队也早已准备多时,只待最后的进场。

新班柯夫街主人的挑战

外界都在纷纷揣测,这位在电视剧中屡次化解国内外危机的演员接下来如何“假戏真做”。毕竟,现实不是电视剧,没有一套已经写好的合家欢剧本等待演员们按部就班。届时,泽连斯基无论如何都必然要对各项政策提出适时适当的见解,再也没有回避的空间,社会也不可能回到观众的角色,坐等“下一集”见分晓。

乌克兰媒体112UA评论员Zoya Shu指出,泽连斯基与团队应当在其能力范围内逐步推动改革,包括政府组织再造。同时,这位新任班柯夫街的主政者也要正视自己的确缺乏政治历练的事实。除了需要尽快熟悉过去与现任政府的各类计划外,特别需要与当前的西方国家政府以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国际组织强化联系,借鉴其长处。

外界对于泽连斯基政府的外交路线同样认识有限。但根据其选前的谈话与当前国际局势,一般认为他仍然会持续推动乌欧一体化。

这位新任主政者所面临的几项最大国内外挑战,在很多层面也与上述事业紧密相连。首先,在国内,有鉴于半总统制的政治制度设计,泽连斯基势必需要取得拉达(即国会)支持其政经改革政见,并挑选出愿意与其同进退的总理。作为新人,泽连斯基显然尚未具备这样的条件。这意味着,他不仅须要在今年10月的新一届国会大选前先与现任国会维持好关系,更要在选后顺利引入支持自己的力量。如果泽连斯基的政党“人民公仆”能如剧中受选民青睐,则顺利掌握国会过半数自然是最佳;可惜这种理想化的情节在历史上很罕见,但目前也不宜妄言泽连斯基可不可能再次打破历史;更切实际来说,是泽连斯基在选后能顺利组成执政联盟以推动政务。

从当前的民调来看,我们仍然应该持续注意现任的国会大党,以及此次投入总统大选的主要候选人及政党的后续动向。包括现任总理亚采尼克与其“人民阵线”、波罗申科及其支持组织“团结”。尽管已经公开承认败选,但从其谈话中提到他“不会离开政治”,我们有理由相信波罗申科将率领其支持者继续投入10月的国会大选。其他主要政党与其领导人还包括季莫申科与其乌克兰联盟“祖国”、前国防部长李岑科(Anatoliy Hrytsenko)与其“公民位置党”,以及奥列格‧利亚申科(Oleh Lyashko)与其“激进党”等,也都值得再观察接下来的发展。

而在对俄关系与乌东战事上,波罗申科政府的重担也将由泽连斯基政府接手处理。事实上,就在选举举行的同时,顿巴斯与卢甘斯克地区丝毫没有平静,一波波战事反而更加频繁,每天都有前线伤亡的消息传出。

莫斯科还祭出各类对基辅的准制裁,包括禁止煤与石油等燃料的供应。俄方甚至仍然拒绝释放2018年底刻赤海峡冲突中被俄方逮捕的乌方人员。

泽连斯基表示,他在上任后将与乌东地区的分离主义分子展开对话,也将以《明斯克协议》的原则处理争议。这番言论无疑是释出了善意。如果结合前文所提到的梅德维杰夫Facebook言论,未来俄乌僵局打破也并非不可能。

最后,其他外界关于泽连斯基选前的诸多批评,以及他与寡头伊万‧柯罗莫伊斯基的关系,也有待接下来日子见真章。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