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丈夫为妻书碑文,关于昭陵碑林中兰陵长公主李淑碑

原标题:丈夫为妻书碑文,关于昭陵碑林中兰陵长公主李淑碑

在陕西“昭陵碑林”中,有徐懋公、尉迟敬德、李靖、程咬金之碑,也有以书法名扬中外的褚遂良、孔颖达之碑,更有大唐名相马周、房玄龄之碑,等等。每一通碑石都是一部史书,都有一段可歌可泣的动人故事,大多碑文均为名家撰文,名家书丹、意义非凡。然而在众多的碑石中,却有一通充满爱情色彩的石碑,与众不同,这便是由驸马窦怀哲书丹的兰陵长公主李淑碑。碑文中记录了公主的 端庄淑美、不慕奢华,赞扬了公主的美德,也流露出了驸马对于公主病亡的痛心疾首。

昭陵碑林

昭陵是千古一帝唐太宗李世民的陵寝,唐太宗开创了唐代帝王陵墓“因山为陵”的制度。贞观十一年,唐太宗诏令:“功臣密戚及德业尤著者,如有薨亡,宜赐陵地一所,给以秘器,使窀穸(音zhūn xī,意墓穴)时丧事无阙”,昭陵陪葬制度自此开始,自贞观十三年到开元二十六年间,形成了以昭陵为中心的庞大皇家陪葬陵园,共有陪葬墓200余座。同时,唐代非常盛行在墓前立碑、墓内放置墓志的风气,陪葬昭陵的功臣密戚,人人墓前立碑以旌功烈、墓内置墓志以表事迹。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国家为保护昭陵陵园内陪葬墓前的经历千年风雨剥蚀的石碑,成立了昭陵文管所,集中保护碑石墓志,于是便有了闻名中外的“昭陵碑林”。昭陵碑林共有碑石42通,墓志46合,为国内唐碑最多最集中的碑林,与山东曲阜、西安碑林共同被誉为中国“三大碑林”。

在“昭陵碑林”中,有大家所熟悉的徐懋公、尉迟敬德、李靖、程咬金之碑;有以书法名扬中外的褚遂良、孔颖达之碑;有大唐名相马周、房玄龄之碑,等等。每一通碑石都是一部史书,都有一个可歌可泣的动人故事,大多碑文均为名家撰文,名家书丹、意义非凡。然在众多的碑石中,却有一通充满爱情色彩的石碑,与众不同,它就是由驸马窦怀哲书丹的兰陵长公主李淑碑。此碑为唐显庆四年(659年)十月立,原存于礼泉县烟霞镇东周村南约200米处李淑墓前,1975年移入昭陵博物馆。碑身高338厘米,下宽111厘米,厚37.5厘米,碑额正书“大唐故兰陵长公主碑”九字,李义府撰文,驸马窦怀哲书丹,共三十一行,满行七十字。驸马亲自为逝去的公主书写碑文,字里行间隐藏着丈夫对已故妻子无限的哀思与丧妻之痛,我们便从碑文的字里行间追寻一下公主与驸马的爱情故事。

兰陵公主碑

兰陵公主碑头

《新唐书·诸帝公主传》载;“兰陵公主名淑,字丽贞,下嫁窦怀哲,薨显庆时,怀哲官兖州都督,太穆皇后之族孙。”史书中没有提及兰陵公主的生母系谁,只是用一段话概括了公主的一生,甚为简略,但碑文对公主的记载颇为详尽,最感人的就是驸马对公主的浓浓爱意了。兰陵长公主碑文中记载:“公主讳淑,字丽贞,陇西狄道人也,高祖武皇帝之孙,太宗文皇帝之第十九女也。”根据史书,我们可判断公主为庶出,但公主一生温润淑美、知书达理、深诫骄奢,太宗皇帝对她疼爱有加。碑文记载公主:“九龄读易,躬谦损之微言;七岁学书,尽钟张之妙蹟。文皇帝爱既缠心,特流慈旨。贞观十年,乃下诏曰:第十九女理识幽闲,质性柔顺。幼娴礼训,夙镜诗文。汤沐之典,抑有恒规,可封兰陵郡公主,食邑三千户。”是以显示出公主从小聪慧伶俐,质性柔顺,才气出众,深得太宗皇帝喜爱。及公主长成:“禀中和之正气,陶上哲之粹灵,履冰泉以表洁,践霜柏以含贞,首无金翠之饰,耳绝丝桐之声。共梁妻而比行,与莱妇而齐名,况乃婉顺幽闲,端凝淑美。”公主兰心惠质、知书达理,个性温婉、端庄淑美,不喜好华丽奢侈的饰品,一言一行,均可与上古的贤妇人杞梁妻、莱子妇媲美。正因如此,文皇帝为爱女“妙选高门,方从下嫁。天子永言,舅氏情深。渭阳载穆,彝章用崇。姻戚、驸马都尉、庆州诸军事、使持节、庆州刺史扶风窦怀哲。”,皇帝亲自为公主选中一位出身高门、德行俱佳的夫婿窦怀哲,窦怀哲为太穆窦皇后之孙、窦德素之子。婚后,“公主義叶三从,情归百两。宾敬之礼,必表於闺庭;喜愠之容,不行於造次。敦睦亲於娣姒。竭蒸孝於舅姑。言应礼经,幼□规矩。”公主婚后夫妻相敬如宾,夫妇二人皆爱好书法,志趣相投,言行举止,处处谨守礼规,喜怒不行于色,与窦氏妯娌相处融洽,对待公婆十分孝顺。在驸马眼里,公主“妙质柔明,雅识详润,芝兰成性,琬壁为心,庄敬自持,温谦逮下,聿修苹藻,式奉宗煙,有□□之容,怀贞慎之操。”永徽元年(650年)拜长公主后,仍“深诫骄侈,常安俭薄,前后锡赉,莫不固辞。”公主一生谨言慎行,节俭奉礼,深得人心。然天妒红颜,公主“春秋卅二,以显庆四年(659年)八月十八日遇疾,薨於雍州万年县之平□□第。”对于驸马来说,公主“返魂之香,空留□被,□箫之别,终辞凤台。”正因公主生前贤惠仁德,更加使驸马对于公主的病亡痛心疾首:“驸马轶安□之永叹,迈奉蒨之伤神,悼奔驷之难留,泣藏舟之易远。”即使驸马走过红色的帐幔时都会想起公主的倩影,不由黯然伤神……。

兰陵公主碑(局部)

兰陵公主碑(局部)

兰陵公主碑(局部)

其碑文前半部分主要记叙了公主平生的廉行,赞扬了公主的美德,正因为如此,驸马对公主更加敬爱有加,以致公主去世后伤心至极、茶饭不思,决定亲自为公主书丹碑文,借以表达对爱妻的深切思念与无限哀思。铭文以驸马的口吻赞美了公主的廉义孝行以及公主与驸马夫唱妇随、相敬如宾,后半部亦以驸马的口吻道出了驸马对公主的千般恩爱、万般思念。“粤有通人,标映搢绅。日下驰譽,席上称珍。好合成偶,辅德为邻。一调琴瑟,载□松筠。”“皎皎令姿,盈盈淑哲。匪唯偕老,所期同穴。双剑先沉,孤鸾永绝。兰仪方秀,□芳遽折。”“女楼西顾,娥台北临。山烟漠漠,陇日沈沈。白杨‘行拱’,翠槚方深。氏刊贞笋,永播徽音。”驸马想到了公主的娇美容貌;想到了与公主美好的爱情;想到了与公主的相互扶持、相敬如宾;想到了公主对家人的温润善良、谦敬美德;想到了与公主的海誓山盟…….。他们唯一所期盼的便是白头偕老、死后同穴,而如今公主这只孤独的凤鸟匆匆的永绝于世,怎能不叫失去爱妻的驸马悲痛欲绝。他把自己的哀思寄托于娥台女楼、山川树木,希望以它们与天地同在的生命来永远记住公主的音容笑貌,毫不避讳的表达了自己对公主的挚爱、对已逝爱人的哀思,向后人又一次诠释了古人刻骨铭心的爱情故事。

昭陵碑林

据《长安志》、《文献通考》、《唐会要》记载,驸马死后和兰陵公主合葬陪葬于昭陵。这一对“在天愿为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的夫妇终于实现了“匪唯偕老,所期同穴”的心愿。

(原标题:《“昭陵碑林”中的爱情故事——兰陵长公主李淑碑》;转载于“昭陵博物馆”公号)

——————————

延伸阅读

兰陵长公主李淑碑释文

□□□□□□□史□宣平之□□□子□之故□□於□□□□□□□□□□□□□□□□华□□□□不□□□□□□□□□□□□□□□□□□□□□□覆餗缅怀千□□□□乎。若乃禀柔范於椒庭,奉□规於□□。包四德而由己,总六行以立身。腾润质於方流,耀清辉於圆魄。言□□则□□为仪□□□□□追□□藏而□□则兰陵长公主兼之矣。公主讳淑。字丽贞。陇西狄道人也。高祖武皇帝之孙,太宗文皇帝之第十九女也。原夫电影流枢,瑶华袭月。千枝分景,五潢疏派。帝子光於□叶,天孙降於□陵。固亦焕彼缇油,悬诸日月。公主禀中和之正气,陶上哲之粹灵。履冰泉以表洁,践霜柏以含贞。首无金翠之饰,耳绝丝桐之声。共梁妻而比行,舆莱妇而齐名。况乃婉顺幽闲,端凝淑美。擢春葩於兰藉,皎秋月於芝田。神鉴详明,风徽韶美。仁为性道,岂资冥助。孝实天经,因心必极。虽左姬之舍华挺秀,谢媛之毓德杨芬。式镜前芳,风流讵远。九龄读易,穷谦损之微言;七岁学书,尽钟张之妙迹。文皇爱既缠心,特流慈旨。贞观十年,乃下诏曰:第十九女理识幽闲,质性柔顺;幼闲礼训,夙镜诗史;汤沐之典,抑有恒规。可封兰陵郡公主,食邑三千户。荣宠之锡,虽冠公宫;撝挹之情,常怀止足。而彤闱未降,紫罽犹停。妙选高门,方从下嫁。天子永言舅氏,情深渭阳;载穆彝章,用崇姻戚。驸马都尉庆州诸军事使持节庆州刺史扶风窦怀哲,即太穆皇后之孙,银青光禄大夫少府监上柱国德素之子。洁澄澜之万顷,飞辩箭以浮□。擢贞榦於千寻,耸□□以拂日。譬良金之百炼,喻华镫之九光。践孝资忠,履仁基信。泛虚舟而独往,鉴止水而忘归。出总褰帷,政均黄赵。入司交戟,任切钩陈。业峻羸金,满班家之十纪;勲高钧玉,籋象宗之五碑;射枝逸技,贯七札而称妙;挥豪雅製,摽六义而含章。抟劲翮於南溟,骋逸足於西海。自中阳篡历,舂陵应图。或庆发黄云,祥浮紫气;或家藏金穴,瑞表玉衣。皆声尘寂寥,丘树荒毁。我有馀庆,奕代椒房。婴则望重西京,融乃名高东汉。克复其始,远属华宗。故知德祖太尉之孙,既传芳於杨敞;玄成丞相之子,亦绚美於韦贤。□地清华,佥论□□,窦□之婚光武。□□□叶,比夫远□,独暎前脩。公主义叶三从,情归百两;宾敬之礼,必表於闺庭;喜愠之容,不形於造次。敦睦亲於娣姒,竭蒸孝於舅姑。言应礼经,动合规矩。皇明嗣极,载笃周亲。永徽元年(650),别拜长公主,仍加封五十户。恩崇汤沐,宠茂辎軿。公主深诫骄侈,常安俭薄。前后锡赉,莫不固辞。皆理为情申,文非貌请。诚宜凭斯积庆,享彼遐龄。而与善徒欺,辅仁多爽。春秋卅二。以显庆四年(659)八月十八日遘疾,薨於雍州万年县之平乐里第。反魂之香,空留翠被;吹箫之曲,终辞凤台。奉诏:窦氏既是太外家,情礼稍异,特宜陪葬昭陵。即以其年岁次己未十月甲辰朔廿九日,迁窆於昭陵东南十里安乐原,礼也。圣上哀深同气,特降殊私:赗禭所须,务存优厚;弔祭之礼,有异常伦。仍勅卫尉卿阎立行、光禄卿殷令名为副,监护丧事;特给鼓吹,送墓往还。惟公主妙质柔明,雅识详润;芝兰成性,琬琰为心;庄敬自持,温谦逮下;聿脩蘋藻,式奉宗祊。有肃穆之容,怀贞慎之操。信可以流芳鼎室,垂训台庭。茂麟趾於黄图,敞龙门於赤县。而星沉宝婺,月掩金娥;寂寂荒阶,唯瞻茂草;亭亭虚帐,空见游尘。岂直痛结冕旒,悲深储贰而已。驸马轶安仁之永叹,迈奉茜之伤神,悼奔驷之难留,泣藏舟之易远,披文相质,追陆赋以□□。幼妇外孙,想曹碑而见讬。辄牵拙思,乃作铭云。其词曰:

赫赫皇猷,昭昭帝族。导源委水,分枝若木。用浦资粹,星津诞淑。秀发云翘,祥摛日谷。其一

两仪演庆,四象腾辉。承恩丹掖,作俪黄扉。淑慎无怠,祗敬弗违。礼崇举案,慈流断机。其二

秋窗望月,春榭临风。裁葴作范,草赋开蒙。词温华瑾,文艳雕虫。铅芳罢饰,紃组为工。其三

(本文转载自昭陵博物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