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携号转网”九年长跑终将“转正”

原标题:“携号转网”九年长跑终将“转正”

文/《新产经》林洁如

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首次明确提出“在全国实行携号转网”,工信部表示,将继续推进“提速降费”,到今年底实现所有手机用户自由“携号转网”,而三大运营商也明确将贯彻落实全国实行“携号转网”的要求。消息一出,引发了用户们的纷纷点赞,称赞此举解决了消费者们多年来的“换号难”问题。

“难产”源于技术成本高

“携号转网”是指用户在不变更手机号码的前提下,更换运营商。比如持有中国移动号码的手机用户,可不用换手机号,便可转入中国电信网或中国联通,享受中国电信或中国联通提供的电信运营服务。

其实早在2010年11月,天津、海南曾开展了“携号转网”试点工作。2014年9月,江西、湖北、云南三省作为第二批也开始实施“携号转网”试点。2018年12月1日,“携号转网”试点城市更是推出新受理流程,相比老流程,新流程下,用户可短信先查询资质,办理完携转业务后1个小时内即可携转到新的运营商,缩短了转网生效时间。而直至今日,“携号转网”试点已经走到了第九个年头,才要在全国覆盖实施,推进速度为何如此之慢?“携号转网”到底难在哪里?

2018年3月份,时任工信部副部长、现任发改委副主任罗文曾公开表示,“携号转网”并不像大家想的那么容易,那么简单,试点过程中发现了很多问题,其中一个问题就是牵涉到运营商之间的结算,还有技术感受方面的问题。

通信业知名观察家项立刚则表示,技术成本是首要原因。“携号转网”需要进行用户管理计费系统的改造,三大运营商需要花费很高的建设维护成本。“携号转网”真正开始试点的时候,使用“携号转网”的用户很少,但是“携号转网”要构建网络体系,要构建服务的支撑体系,基本上预测中国大概要花60亿左右。

据统计,2018年底,我国移动用户达15.7亿,移动电话普及率是112.2部/百人。也就是说移动活跃用户往往人手不止一部手机。很多用户通过双卡双待或者双手机已经解决了“携号转网”的问题。那么,“携号转网”全国实行后,能给运营商带来的增加收益实在前景堪忧。如此看来,“携号转网”对于运营商来说是一件投入远超回报的事情,所以运营商也没有推进“携号转网”的动力。

“在全国实行‘携号转网’”。在电信行业专家付亮看来,也就意味着,经过实验阶段,工信部委托中国信通研究院建设的码号管理平台解决了以往“携号转网”的技术问题,优化了转网流程,这为“携号转网”在全国范围全面实施做好了准备。

切实保障用户权益

“套餐不划算”“手机号绑定的东西太多不能换号”……《新产经》听到太多身边消费者们诸如此类的呼声。对此,业内人士分析指出,随着互联网的迅猛发展,手机号码已成为用户在互联网平台上注册登记的重要标识,与一系列在线服务密切绑定,在这种情况下,更换号码所需要的时间和金钱成本变高,往往还会带来预想不到的不便。用户进入工作岗位后,基本上只能主用一个运营商的号码,要想享受另一家运营商的优惠和服务,只能重新再买一个号。“携号转网”在全国的实行,不仅让用户有了更多的选择,而且有利于推动运营商降低在用套餐的资费,提升已有用户的服务体验。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近日发布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2月底,累计携转167万人次,其中2018年新增63万人次,同比增长62%。有些运营商为了避免用户流失,会设置各种转出门槛。比如,合约机、套餐期及任何有未付账单情况不能办理。此外,有消费者反映办理“携号转网”时,从查询、申请到办理要跑很多趟营业厅,手续繁琐,无形中增加了“携号转网”的实现难度。

对此,工信部日前发布相关指导意见明确提出,电信运营商不得擅自增设办理条件、人为设置障碍,不得利用“携号转网”实施恶性竞争行为。根据工信部的要求,“携号转网”须满足号码实名制、所参与活动已结束和无欠费三个硬性条件。今年,“规范套餐设置,使降费实实在在、消费者明明白白”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势必会让运营商积极做好系统改造、服务提升、过程优化等环节,用良好的服务赢得消费者口碑。

中研普华研究员刘武向《新产经》表示,“携号转网”的全国推行,给了普通消费者再次选择运营商的机会,对运营商既是机遇又是挑战。“携号转网”在一定程度上必然会促进市场竞争,提高行业整体服务水平。可以说是国家对寡头竞争市场的又一次调整,达到了互相牵制的效果,最终用户一定流向网络好、服务好、资费低的运营商,当然最后受益的是我们这样的普通消费者。

不仅如此,赛迪顾问信息通信产业研究中心高级分析师李朕也表示,“携号转网”是平衡三家运营商的一个重要举措。工信部也是在为即将到来的5G时代更好地分配资源。目前,三家运营商中,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分配到了5G的黄金频段,而中国移动的5G频段是低频。“在即将到来的5G时代,‘携号转网’也是给了广大用户一个自由选择相关业务的平台,避免了繁复的手续。” 李朕说。

与此同时,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未来“携号转网”业务办理流程和要求也可能会进一步优化。刘武建议,主管部门要迅速行动起来,切实加强对运营商“携号转网”工作的监管,落实政府工作报告的要求,让用户真正拥有“不满意便选择另外一家运营商”的自主权。期待“携号转网”无条件落实到位,期待自由、便捷的手机运营环境。

提升行业形态 助推服务品质

相比之前“携号不能转网”,“携号转网”对三大运营商提出了更高的技术要求。刘武向《新产经》介绍,为了降低用户离网的影响,运营商不得不付出更多的成本在提高服务能力上。例如“携号转网”政策实施四年给美国移动运营商带来200亿美元的成本,光是维护费用每年就在5亿美元以上。为了稳定用户,韩国SKT花费了4778亿韩元的营销费用。可以预见,运营商为保有用户,在维护和营销方面的费用将会增加。

他还表示,“携号转网”的实施需要运营商对现有网络、用户数据库和计费系统进行升级改造和维护,必然会增加网络运营成本。如果应对不好,可能会出现日本软银因大量用户蜂拥而至导致电脑系统陷入瘫痪,不得不在五天后宣布暂停接纳新用户的情况。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三大运营商企业来讲,“携号不能转网”只是简单的价格竞争,即使用户增加一个新的运营商企业号码,也往往采用两号并用的模式。随着“携号转网”的实行,用户可以随意跳转,运营商需要提高用户服务质量,来留住用户。这样一来,将从资费优惠和服务质量上都拷问运营商企业。

目前三大运营商中,中国移动用户最多。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月底,中国移动用户数为9.27亿户,中国电信用户数3.07亿户,中国联通为3.18亿户。与此同时,中国移动套餐价格同比于同档次其他运营商套餐,一般也较高。在业内看来,“携号转网”全国放开后,中国移动受到的冲击会较大。

项立刚表示,中国移动早年专注发力手机移动市场,比如当年全球通品牌就“收揽”了大量商务用户,这些号码多已用了十几二十年,用户已经很难应付换号换运营商带来的诸多不便。一旦“携号转网”开始实行,电信联通通过“价格战”或者“增值服务”“掳走”移动用户,撬动手机用户版图,也就成为可能。付亮则表示,这种情况很难出现,“携号转网”全国落地也难改变市场格局,“中国移动必然会采取积极的应对措施,不过这对中国移动保持盈利增长有不小的影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