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正文

甩锅给急性喉炎?韩雪为音乐剧假唱道歉,这种带病演出是"敬业"还是"欺诈"?

原标题:甩锅给急性喉炎?韩雪为音乐剧假唱道歉,这种带病演出是"敬业"还是"欺诈"?

这两天韩雪音乐剧假唱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

前天,韩雪工作室就此事发布了致歉信,解释称此次假唱的原因是韩雪患上了急性声带炎。

今天凌晨,韩雪本人发长文道歉,更加详细地解释了自己假唱的原因。表示自己最初只是嗓子哑,因为父亲突然生病,过于担心导致的急性声带炎。并且在文中表示,此次音乐会没有B角(替补演员)。

从韩雪的回应来看,当时的情况对她确实非常不利,父亲突发心脏病,自己又感冒不能演唱。但是从网友们的反应来看,大家对韩雪的道歉似乎并不买账。并且直指出问题的关键所在:一场如此大规模的音乐剧为何没有B角?

先来简单梳理下事情的经过。4月20日,音乐剧《白夜行》宁波巡演。韩雪作为音乐剧的主演,因为喉咙不适,出现发声困难的状况。在该场演出开始前,韩雪对观众说:“这就是我今天的声音,今天早上去医院进行了紧急治疗,但此时此刻我仍然无法正常演唱。”

虽然医生建议取消演出,但她和剧组讨论后决定继续坚持。需要演唱的部分则替换为上海场首轮巡演的录音素材。

并表示:可接受的观众可以继续观看完3个小时的演出,无法接受的观众则可以进行退票处理。

以这样的方式,韩雪演了3个小时。谢幕时,她再次感动到哽咽:“看到你们几乎没有离场,真的非常感动,很高兴你们能把这3个小时的时间这么信任地交给我们。”

也是因此,韩雪发微博称这场演出是最特别的一场。

粉丝们更是纷纷发博,感慨没有看错人,大力赞扬韩雪的敬业表现。

但与此同时,热爱音乐剧的观众们坐不住了。有人直接指责发文“音乐剧假唱真的是非常严重的事情,不仅辜负观众的信任,而且直接破坏行业道德的底线,提供了一个非常恶劣的范例。”

为什么剧组没有安排轮替(B角)呢?这也和韩雪道歉后网友们的反应一致,是整个事件的关键所在。

一般情况下,音乐剧、话剧巡演都会有AB角轮替设置,这样可以让演员在长时间、高强度的巡演中保证充足的休息,当A角遭遇突发状况不能上场时,则会由B角顶替上场。

看韩雪生病的时间线,是给演出方留出了充足的决策时间的。韩雪在17号患上感冒,如果是正常的音乐剧巡演剧组,此时就该有所警惕,让B角做好登台准备。

其实,在音乐剧《白夜行》去年首轮巡演的相关宣传稿件中,女主角是有B角的。当时担任唐泽雪穗B角的,是一位叫徐梦迪的音乐剧演员。

这位演员还晒过和韩雪的合影。

从官方发布的巡演卡司名单中可以看出,徐梦迪的名字在首演版和1月份的官宣中都还有,到3月份就不见了。

至于此次宁波巡演,有网友爆料称,疑似是女主角韩雪坚持不用轮替,直接“抛弃”了B角。

对此,4月23日上午,韩雪委托律师发布律师声明,表示近日部分网络用户捏造、散播不实言论以侵犯韩雪女士名誉权,并使社会公众对客观真实情况产生了误解,也对韩雪女士的生活和工作造成极大困扰。希望有关用户立即删除相应内容,停止侵权,否则律师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

前脚道歉,后脚发声明的操作真的挺招黑的。无论爆料的网友是否触犯了法律,有一点肯定的是:假唱是违法的。在2009年9月,文化部修订发布的《营业性演出管理条例实施细则》第三十一条就规定:营业性演出不得以假唱、假演奏等手段欺骗观众。

韩雪此次因为个人原因,在音乐剧现场放录音假唱,事后道歉忽略重点,强调生病原因。确实是有些不敬业、不尊重观众了。

韩雪拒怕吻戏不配合综艺效果 曾经的“京城四美”真是强推之耻?

其实这次音乐剧假唱不是韩雪第一次被批不敬业了,刚出道时的她曾被称为“强推之耻”。

很早以前,韩雪被称为“京城四美”之一。“京城四美”分别是白冰、韩雪、甘薇和景甜。坊间广泛流传着“冰雪薇甜,非常有钱”的说法。

为什么这么说呢?用韩雪举个例子。

韩雪刚出道就拥有了不与资历匹配的“逆天”资源。比如:刚出道就频繁的登上春晚的舞台。

搭档冯巩一同出演小品。

在元宵晚会上与赵本山、宋祖英同台。

作为一个“非一线”的艺人,她在北京奥运会闭幕式上献唱过。

还在神舟七号航天飞船的指挥间照过相。

有传说称韩雪住在一个价值3.5亿元的豪宅里。

关键是那时候的韩雪,演技、唱歌水平都不怎么样。这令网友们纷纷猜测,韩雪背后是否有人在“强推”她。

更有网友爆料称韩雪的爷爷是“韩三平”,还有人说是《亮剑》中“李云龙”原型的......

对于坊间流传的关于自己背景的传说,韩雪于14年接受采访时澄清过。韩雪的爷爷是解放军高级将领韩曙,参与过抗日战争和抗美援朝。

还晒出过爷爷的勋章。

除此之外,韩雪的父亲韩天耘是苏州电机厂的机电工程师,母亲王思琳是一名军医。 两个姑姑都是军人。这么看来,韩雪的原生家庭的确挺优越,但也远没有传说中那么神乎其神。

不过,比较迷的是,前几年,又开始传韩雪的老公才是真正的背景通天。坊间传言,韩雪老公比她大18岁,名叫万山。还有媒体拍到了他俩的同框照。

甚至还把疑似万山的个人信息都扒出来了。

称万山与央视关系密切,他跟韩雪大概是2006年相识,自此后不遗余力地给韩雪的事业提供帮助。

其实韩雪早在2000年就出道了,当时她参加了香港嘉禾电影,举办的“世纪之星”全国影视新人选拔大赛,最后获得了金奖。

比赛结束后,她被香港导演马楚成看中,在电影《浪漫樱花》中出演女二号,与郭富城、张柏芝演对手戏。

一年后,韩雪签约了一个唱片公司,也发行了不少单曲。例如红极一时的《飘雪》。专辑发行后,公司开始造势,铺天盖地的宣传韩雪是“新一代玉女掌门人”。

这也是韩雪早期不拍吻戏的一个重要原因,因为要立住“玉女人设”。再后来,韩雪虽然不再走玉女路线了,但依然把不拍吻戏这条原则,贯彻到了底。

对于这一点,在韩雪参与的《金星秀》中,金星直言称“那你做这行干什么?”

韩雪则说自己作为一个正常女孩子,和陌生男生拍吻戏,能退则退。但会和导演商量吻戏是否可以借机位。

对此,金星也提出了如下的质疑。韩雪也十分实诚地答道:“但是我还是会有一点障碍。”

韩雪在其他采访中,也曾提到自己会严格过滤自己的角色。有接吻戏的镜头,自己就宁愿放弃。

如果只是用这个标准衡量自己是否出演也就罢了。戏都拍到一半却坚持不拍吻戏,倔强的韩雪曾经和导演掀起了骂战,还闹上了新闻。

这部电视剧的监制唐季礼在接受采访时说:第一次遇见从出道开始就拒绝拍吻戏的女演员。可见,韩雪的这个原则在娱乐圈实属罕见。作为演员,服从导演的合理拍摄要求难道不是应该的吗?

除了不拍吻戏,她还透露过不愿意跟制片人吃饭拉关系。出道多年,从来没有为了哪一部戏,去跟制片人吃饭。在韩雪眼中,只要她不想做,谁也不能改变。

在综艺《跟着贝尔去冒险》中,贝尔带领大家一起生吃“鲜沙蚯蚓”。

其他的女明星即使再抗拒再害怕,最终也还是咬着牙、含着泪吃了蚯蚓。

但韩雪态度非常坚决。同行的嘉宾伙伴们都在劝她,但她还是坚持不吃蚯蚓。

也是因为这次,金星怼了她,还怼上了热搜。

在韩雪的概念里,只要是她不想被强迫做不喜欢的事,无论是拍戏吻还是吃虫子,只要她不想,就一定不去做。这不禁让人联想到韩雪为何能如此硬气?又是什么支撑她在演艺新人辈出的娱乐圈坚持到现在的?

再回到音乐剧假唱这件事情,如果不是韩雪本人同意,相信也没有人能够强迫她站在台上对口型。韩雪作为一名艺人,一名演员,真的应该重新审视下自己的“坚持”了。

相同情景陈道明手写道歉卡、刘德华自费补场 这才是明星该有的样子

其实,类似的演员因病影响演出的事情在6年前就发生过。2013年,陈道明出演话剧《喜剧的忧伤》。

演出开场时,58岁的陈道明高烧39度,身体虚弱,难以站立,工作人员甚至叫来了救护车,随时准备将他送往医院。在未能完成演出的情况下,陈道明坚持与观众见面,亲自道歉。最后由人搀扶上台,跟全体观众诚恳致歉,声音哽咽,弯腰鞠躬。并携全体演职员在台上目送,直至最后一个观众离场。

陈道明一下台,直接被送进了医院。但该场演出仅有两位观众退票,其余都选择等候补演。据悉,陈道明的此次发病由旧疾引起,医生建议半年后病愈再排练登台,由于惦念演出,仅过了40天陈道明就出院排练。

2014年1月,人艺特地补演三场《喜剧的忧伤》,门票正面印有剧照,反面是陈道明、何冰两位主演的问候。陈道明老师手写:“歉,又辛苦您一趟!”何冰则写:“忧伤不可怕,还好是喜剧!多谢各位,我们开始吧!”由于是散场演出,人艺还专门制作了三枚不同颜色、不同形状的印章,为这三场来看戏的观众现场盖章留念。

陈道明回归后的每一场表演,他都会在台上跟大伙儿说:“辛苦大家来了两趟。”,底下的观众们则大喊:“值得!”。

2017年,王姬主演话剧新原野。在巡演中,由成都站开始便高烧不退。在她坚持登台完成随后五场演出后,引发急性喉炎,彻底失声。王姬出演完11月25日的话剧后,为保证舞台效果,隔日的演出由青年演员孔维代替出演。并发文公开道歉。

这样的做法才是专业的制作方和有敬畏心的演员应该采取的措施。诚如一位网友所说:退票、延期补演、换B角上场等,行业常规做法比比皆是,唯独不该有“假唱”这一选项。

类似的情况还发生在了青年演员余少群身上。

2014年1月23日,话剧《风雪夜归人》巡演中,余少群受病毒感染,全身过敏。连续低烧导致失声,无法登台演出。当天,国家大剧院发布“重要提示”,宣告演出取消,并开放退换票通道。

随后,余少群本人发声真诚致歉,连说六个“对不起”。他曾说过:“演员的身体和健康是要服从于舞台的,我没有照顾好自己的身体,便是失职。”

大家应该还记得,“劳模”刘德华去年演唱会的落泪吧?

2018年12月28日,天王刘德华在香港红磡体育馆举办演唱会,这是20场“刘德华2018巡回”中的第十四场。57岁的华仔在开场后唱到第三首歌时,泪流满面,宣告当晚演唱会中止。

华仔哽咽地说到:“我自己有些抱歉,大家听到我唱歌的声音,也知道我没有好好照顾自己。医生建议我最好不要唱,但是我真的不舍......可是我没有办法,我不想让大家听着我用这样的声线唱完整个演唱会,所以我唱完这首歌(如果有一天)要停止了。善后工作我会慢慢交代。”

他于演唱会现场宣布承担当晚上万人的退票损失。

几天后,他通过社交媒体更新自己的身体状况,并再次道歉:

热爱舞台,热爱粉丝的他一直惦记着补场,通过自己出资的形式努力申请红馆档期,并承诺给已退票和未退票的粉丝都要有交代。

今年的3月22日,华仔终于申请档期成功。并且确实做到把退票和未退票的观众都照顾到了。

此次演出需要协调大约8万观众,以及很多舞美等工作人员的时间,自己也要重新排练,涉及的工作量和资金都十分巨大。刘德华道歉、中止、不希望给歌迷一场不完美的演出,事后尽最大努力弥补。这才是“尊重”听众,尊重表演的态度。

反观《白夜行》音乐剧组,开场前临时发布“演出须知”,毫无诚意地宣布可退票。不但没有B角及时补位、还纵容主角假唱。直到这件行业丑闻被顶上热搜,才发布一份姗姗来迟的致歉声明。

解决的方式有很多,《白夜行》音乐剧组选择了最烂的一种。道歉的方式有很多,韩雪采取了最没诚意的一种。无论此次事件是哪一方“怂恿”促成的假唱,对于这个结果,只能说双方都很不专业。

《白夜行》是知名的IP,这部音乐剧本该为国内微弱的音乐剧市场点亮一束火光,却本末倒置地烧焦了这片刚孕育起希望的土壤。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