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美国在“后院”频频出手 “新门罗主义”幽灵重返拉美

原标题:美国在“后院”频频出手 “新门罗主义”幽灵重返拉美

亚太日报评论员 严谨

特朗普政府日前再度对“后院”出手,国务卿蓬佩奥、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财政部长姆努钦等多名高官轮番出马,同时宣布新一轮针对古巴、委内瑞拉和尼加拉瓜三国的制裁。

美国此番对古巴下手最重,不仅新增制裁五个军方实体,还禁止使用古巴政府“没收”美公民财产的个人获得赴美签证,同时限制侨汇额度,禁止通过第三方金融机构与古巴进行美元交易。此外,进一步限制美国公民赴古巴旅游,并激活《赫尔姆斯-伯顿法》第三条,允许当年被古巴政府“没收”财产且未得到补偿的美国公民采取行动。

对委内瑞拉方面,美制裁升级,追加委内瑞拉央行和该行一名官员为制裁对象。对尼加拉瓜则是首度打其痛处,以涉嫌腐败和洗钱为由对尼加拉瓜总统奥尔特加之子劳雷亚诺·奥尔特加和合众银行进行制裁。

自2018年以来,拉美国家内部矛盾加深,美国也加大了对拉美的介入。特朗普上台以来,对拉美连烧三把火——在墨美边界修建新边界墙还要墨西哥出钱,威胁废除并重启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谈判,限制拉美非法移民入境,使美拉关系趋于紧张。特朗普除2018年11月底和12月初到过阿根廷参加G20峰会,至今还没有到访过拉美其他国家。他还缺席了去年4月中旬在利马召开的第八届美洲国家首脑会议,这是1994年首届美洲峰会召开以来,美国总统首次缺席美洲峰会。

回顾特朗普上台后美国对拉美政策不难发现,历来处于美国外交边缘地位的拉美俨然成为本届政府的外交重点,而特朗普祭出的政策“法宝”并无新意,正是已被扔进历史垃圾堆一百多年的“门罗主义”,不仅如此,除去干涉主义的“旧方子”,还添了利己主义、排外主义和分化主义的“新衣”,堪称实实在在的“新门罗主义”。

总体看,特朗普政府的“新门罗主义”有以下特点:

一是干涉主义色彩更浓,迷惑性更强。与历史上美国对拉美干涉的斑斑劣迹相比,特朗普政府的新干涉主义不再简单诉诸赤裸裸的军事干预和武装干涉,而是打着所谓“捍卫民主”“保护人权”“人道主义”的幌子,披着“合理”“正当”的外衣,极力粉饰其干涉企图,掩盖其霸权主义的本质,采取言语恐吓、经济制裁、军事威胁等手段干涉拉美国家内政,尤其是对与美国“对着干”的古巴、委内瑞拉、尼加拉瓜等左翼国家。

二是分化主义意味深长,打拉结合目的明显。美国历来对拉美国家因国施策,但大同小异,无本质区别。但特朗普政府上台后,美国愈加刻意地采取差异性政策处理与不同国家关系,极力鼓吹价值观外交,拉拢巴西、阿根廷等右翼国家和哥伦比亚、秘鲁等传统盟友,以此在拉美国家中“钉钉子”,与此同时,借拉美“左退右进”的政治钟摆机遇期,乘胜追击,猛打左翼。其最终目的还是分而治之,在拉美国家间制造激化矛盾、放大冲突、挑拨离间,以此破坏地区团结,肢解此前以委内瑞拉、古巴等左翼塑造的一体化格局。

三是强烈的排外主义倾向,对域外力量高度警惕。相比奥巴马政府,特朗普政府独霸“后院”的企图更加明显,其视拉美为不容任何域外力量染指的“禁脔”,矛头直指中国、俄罗斯乃至欧盟等域外国家亲近拉美,明目张胆地污蔑他国与拉美之间的合作,要求拉美国家对之“警觉”、与之“脱钩”。

毋庸讳言,“新门罗主义”是特朗普政府脱胎门罗主义、结合当下国际力量嬗变做出的政策调整,但抽丝剥茧,拨云见日,不变的是美国独霸后院影响力和主导权的霸道企图,对此应高度警觉,谨防其变本加厉,得寸进尺。

(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