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嘉庆年间一宗假印大案

原标题:嘉庆年间一宗假印大案

  青丝

《水浒传》里有一个情节:“玉臂匠”金大坚为了营救宋江,伪造太师蔡京的印章,然后假造文书,但百密一疏,最后被识破。历史上,曾发生过很多起伪造官府印信的事件,当事人或为了图利,或构陷他人。

清代,朝廷主导的建筑工程,如修造道路桥梁、殿堂门墙、庙宇碑亭,以及帝王妃嫔的陵寝,都是由工部经管,工程所用的材料经费,经过审批以后,由户部支付款项。宫廷内的房舍修缮补葺,则由内务府把建筑工程外包出去,购买材料及施工的费用,由内务府广储司结付款项。嘉庆十四年(1809年),一个经常承接宫廷修缮工程的包工头王国栋,到内务府结算工程款,他与广储司掌理账簿的吏胥很熟,就随手拿起桌上的账簿翻了翻,结果惊奇地发现,很多支领工程款项的文书单据,上面盖的印章与自己所持公文的印章,不太一样。经过仔细比对,很多单据上面盖的竟然是假印章——有人私刻伪造工部、户部多个部门的印信,骗取工程款。

这一偶然发现,犹如平地惊雷,嘉庆皇帝大为震怒。他知道这绝不是一两个人所为,必定牵涉众多官员,为群体勾结的窝案。恨得牙痒痒的嘉庆帝为此还默祷于天,希望老天保佑,能助他把贪官一网打尽。领命调查的军机大臣成立了专案组,很快就挖出以工部书吏蔡泳受、王书常、吴玉为首的一个贪污团伙。他们花重金雇匠人私刻了多枚官印,又捏造事由,假称承修皇帝钦派下来的工程,然后伪造文书单据,盖上假印章,骗说需要支领工程款,先后向户部银库、内务府广储司银库骗领银钱十四次,总金额竟达数十万两银子。

专案组审讯时发现,其实这一贪污团伙的行骗手段并不高明,之所以能够频频得手,是他们钻了监管的空子。清代的财务制度规定,负责工程的工部官员,需要支领钱款,首先要递交书面申请,经过工部主管水土营建的官员审核,签字同意,才转到户部,户部掌管财务会计的官员,再复核数目是否准确,然后盖章,才可以持单据到库房支取银钱。然而,结伙贪污的几个书吏,见平时去办事,主管审核的官员都是做表面功夫,经常不看文书单据上面的数字内容就签字认可,甚至有人连手都懒得动,直接让手下属吏代笔签字。

贪污团伙熟知这一流程后,便经常设宴款待主管部门的官员,大家一起吃吃喝喝,酒食征逐。每次趁着对方酒酣耳热、正在兴头之际,就掏出伪造的单据,假装需要支领工程款,让对方签字。喝得晕晕乎乎的主管官员,看到假文书上盖有公章,又玩兴正浓,根本无暇辨别真伪,接过递来的笔就直接签字了事。这一招屡试不爽,如果不是小包工头王国栋一时多事,无意发现这个惊天秘密,他们还会继续作案下去。

最后,专案组拟将主犯蔡泳受、王书常、吴玉立即处斩,从犯谢典邦、商曾祺秋后处决,另有余犯陶士煜等七人发配到黑龙江为奴,至于负有失察之责的工部、户部各堂司官,都分别免职降官。处理意见奏报上去,嘉庆皇帝犹未解恨,下令把主犯蔡泳受、王书常、吴玉先刑夹一次,让他们多受一些痛苦,然后才处斩,用刑的时候,各部院的书吏也必须集体到场围观,进行现场廉政教育,引以为鉴。

然而这种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做法,只是在被动情况下的仓皇应付,根本无法阻止社会肌体的进一步溃烂恶化。清代官场之所以贪赃苞苴公行,是各种腐败现象的背后,朝廷无法直面问题的核心,找不到有效杜绝此类问题发生的方式。权力同源,很难产生应有的效力。这种情况下,能够实现的正义只会是偶然的正义,社会公义很难得到最大程度的伸张。

作者:青丝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