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我、到点下班》:如何反驳自愿加班的同事

原标题:《我、到点下班》:如何反驳自愿加班的同事

春季新剧《我、到点下班》(わたし、定時で帰ります,又译作《 我准时回家》)同时切中中日两国的舆论热点。在中国,一场关于“996”的争论仍在沸反盈天;在日本,从4月1日起实施的“工作方式改革法”让带薪休假义务化、规定了加班时间上限。

《我、到点下班》海报

一个标题“我、到点下班”,似乎已经足够表明本剧的主张。吉高由里子饰演的女主角东山结衣每天18时下班,“当天的工作当天完成”,“我的努力到此为止”,做完手头工作准时下班,大家还在工作不是我也必须加班的理由。理直气壮地道一声“失陪了”,赶在18时10分“上海饭店”的啤酒折扣时段,来一杯生啤加小笼包,爽。

《我、到点下班》剧照,女主角吃小笼包的桥段在网上流传甚广

仅凭几张到点下班小笼包的截图,很容易把女主角和“宽松世代的人生观”对号入座——面对困难灵活闪避,但求安稳不求上进,自由逍遥天经地义。

如此想当然地对号入座,其实并没有准确把握《我、到点下班》里女主角东山结衣的真正主张:其一、该完成的工作全力以赴去完成;其二、将“工作不能牺牲私生活”作为原则贯彻:其三、不把自己的原则认定为唯一正确的准则,强加于别人。

东山结衣的“到点下班”原则,只是将工作与私人的界限明确化的个人主张,没有企图推翻整个制度,更没有主张不好好工作。

下班站在电梯口,东山结衣面对上司的质疑:难道你的努力就仅此而已?原来你是只拿工资就心满意足的人呀——用的是公司老板常用来教育员工的“精神追求”那一套说辞。她只是笑笑而不回击。

当然,她完全可以如此反驳上司以及被公司氛围洗脑的同事:准时上班准时下班是一种工作方式,不是工作态度,也不是工作成绩。加班不能等同于有效工作时间长;即便工作时间长,也不能直接换算为工作业绩好。在追求工作业绩的高效输出上,员工与老板的利益是一致的。在保证员工合法权益的前提下,让高效输出长期可持续,才是老板的工作。让员工加班的老板,是无能的老板。迫使员工加班的气氛,是病态的工作气氛。

工作为了生活,而非生活为了工作;不是我为了公司而活,而是公司为了我而存在。这些老生常谈的道理,反复去讲都嫌多余。但合理的主张都难以说出口的气氛之下,只有越来越频繁地摆在桌面上讲,才是摆正原则,迈向实质改善的第一步。

《我、到点下班》截图

其实经历过熬夜加班搏命工作,甚至险些丢了性命的女主角,对工作的热情不输给任何人。她表示,“该加班时我也会加班,虽然很少”;下班后的一杯啤酒爽快,那是因为一下午都忍着没有摄入水分。

剧中的“全勤女”、“加班狂”三谷;产后复归的前辈(内田有纪饰演);把“我要辞职”当成口头禅一般轻易的新人后辈;能力一流、工作起来看不到周围的前男友晃太郎(向井理饰演),每个特质鲜明的角色对待工作的态度都和女主角东山结衣形成鲜明对比。而现男友巧(中丸雄一饰演)的话有道理:工作为什么让人心累?因为要与自己价值观完全不同的一群人相互配合,去实现同一个目标。我们没有选择队友、选择客户的自由,不可能像学生时代一样只与价值观相似的人来往。

那么,是委屈自己适应环境,把自己的原则施加给同事和下属,还是选择独善其身,减小伤害,维护好自己的小生活?女主角在上海饭店吃小笼包,听老板娘讲了常连客人加班猝死的故事,之后恐怕会更坚定自己的原则了。观众诸君该怎么办,可自行判断。

祝愿大家都能到点下班,准时看剧。

《我、到点下班》截图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