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正文

【轰鸣】14期:共享汽车“凉凉”了吗?

原标题:【轰鸣】14期:共享汽车“凉凉”了吗?

文/汽车咖啡馆 马倩

2014年,美团创始人王兴在投资PP租车时,出于直觉对共享汽车的判断是:“你们做的是一件未来的事情”。

五年后,一度占领共享租车市场90%份额的PP租车被收购,由PP租车升级的共享汽车平台START,也更名为“瓜子租车”。

2019年对需要重资本投入的共享汽车玩家而言,注定是一场不小的考验。友友用车停止运营、途歌深陷“押金门”、巴歌出行疑似倒闭、主机厂共享汽车业务停摆……共享汽车领域从不缺少“坏消息”。

短短三五年时间,在资本力量的裹挟中,共享汽车经历了数轮快速的迭代、洗牌。那些最早投身其中的年轻人,许多已经离场。而选择留下来、或是新加入的“共享者们”,依旧相信自己对共享汽车领域存在大量需求的判断,但同时,也正在层层迷雾当中摸索着,试图拨开迷雾、冲出困境、找到最可行的路径。

如果说五年前王兴对共享汽车的判断是对的。那么现在,共享汽车还会是一件“未来的事情”吗?

本期嘉宾:

国家发改委综合运输研究所城市交通中心主任 程世东

华夏出行有限公司党委书记/总经理 岳殿伟

GoFun北京首汽智行科技有限公司CEO 谭奕

1、成长中的烦恼

主持人:最近共享汽车公司倒闭、排队退押金之类的坏消息接连不断,各位怎么看待同行的遭遇?

岳殿伟:从18年大家也都看到了,共享汽车发生了一些问题,特别是此前比较知名的品牌发生了退押金难或者经营难以继续的现象。

我个人的观点,表面上看好像是资金链出了问题,但实际上资金链背后蕴含着很多在经营管理过程当中的一些细节问题。但是这种现象的产生我觉得并没有影响共享汽车在市场的发展。因为共享汽车的发展是大众所需,是共享出行其中的一个重要的补充,所以我对共享汽车的发展还是抱着非常乐观的态度,不要被一些个案,或者一些看似比较突出的矛盾所吓倒。

谭奕:对,我觉得岳总说得对。

这个行业很大,但真正在行业里面做得比较精进或者有一定规模的还是有限的。所以我们看到现在出问题的这些企业呢,其实从影响力和规模来讲都是有限的,只不过它具备这个行业的代表性,所以被放大了。共享单车是全民瞩目的,某种程度上来讲共享单车的扩张让大家有一个错觉,凡是共享包括汽车都会是这样一种爆发式的成长。其实我们几年做下来,还是觉得汽车和单车的共享模式是完全不一样。

程世东:不管是网约车、共享单车、共享汽车,虽然现在出现了这样那样的问题,我觉得这都可以说是成长中的烦恼,因为这都是一些新鲜的事物。

总体上来讲我觉得网约车和共享单车在资本的推动下其实是相对比较激进的,那么它出现的问题可能就会比较大一些。而共享汽车整个这个行业总体上相比较而言还是相对比较稳妥的。所以说即使现在可能会有一些个别的企业出现了问题,它不代表整个行业。

2、满足需求还是创造需求?

主持人:无论是共享汽车还是共享单车,它们是在满足人们的出行需求还是在创造出行需求?

谭奕:这个事我们其实在立项的时候就做过研究。简单用一句话讲,我认为出行的存量市场是巨大的,但是它又是一个增量市场。什么意思呢?存量市场现有的出行工具都没办法有效地满足,但它是弹性的,因为有些出行需求是可以被激发出来。当出行的便利性、成本以及愉悦度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增量市场还会成长。

单从中国的出行市场来讲,即使你现在把所有的出行模式都加上,都没有办法有效地去承载和满足现在所有用户的存量市场的需求,更何况还有增量的空间存在。所以它不是一个为命题,一定是有真需求的,而且它是分层次的。

程世东:我个人认为,我们更多的是满足需求而不是创造需求。

主持人:共享汽车和网约车是不是在吃同一块蛋糕,面对的是不是同一类人群?

谭奕:其实是一波人。但是它最大的区别是什么?是价格。出行有几个纬度,绝大多数中国出行消费者考虑的第一个纬度是性价比,第二是舒适度,第三是便利性。他要把这三个要素综合来考虑,选择一个适合的出行工具。所以综合考虑来讲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个决策体系。

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通过价格自然分出来了细分市场。为什么共享汽车、网约车之间转化的过程中会有一部分人细分出来?这就是受价格影响,因为有人服务的一定比自助的服务要贵,这是人力的成本。

程世东:后面就看谁的价格更便宜、谁的服务更好。

岳殿伟:我觉得呢,网约车跟共享汽车切的不是同一块蛋糕。

共享汽车目前投放的车型都是知豆、小蚂蚁、北汽等经济型车型。目标用户是以价格取胜的这么一部分人群。坐网约车用户关注的是什么?是舒适度,可能对价格不是非常敏感。两者之间有一部分重叠,可能会来回转换,但是主流我想还是分的两块蛋糕,不是一块蛋糕,不是一拨人群。

谭奕:但是以前顺风车和快车比较普及的时候,它俩其实是非常接近的,因为那个价格是拉不开差距的。

3、 “自由不是无限制的自由”

主持人:目前共享汽车玩家各自策略不同,比如在停车这个步骤来看,有的可以随意停、自由停,有的要停在固定车位。哪种运营策略更科学、有效呢?

谭奕:其实我觉得差异不大,这是企业一个运营规则制定的问题。只不过咱们回过头来去聊第一个问题,我和岳总我们都讲,有些企业不是可持续经营模式,就胡闹,它为了创造一种所谓的便利性,不计成本地去给VC做出一种假繁荣:有交易频次,有所谓的用户好感,但是不可持续。

在整个体系不是那么完善、成熟的时候,我们得等等,不能那么快。所以在等的时候,我们在选点、布局的过程中就不得不去考虑,既要满足用户的便利性,还得考虑到运营成本和可支撑力。所以我们更多是从企业存续和商业模式存续的角度来讲,愿意更收着一些、慢着一些让它能够更有节奏地去做成长。

岳殿伟:咱们也看到了共享出行领域有一些公司,采取所谓的自由停、随意停等等,好像貌似是便利了消费者,实际上对于企业来讲,我认为这是自杀式经营方式。任何一个商业行为,一定要尊重它的客观规律。

我们是共享汽车不是共享单车,从企业运营方来讲它是一个重资产,一定要有序地管理。那怎么能去解决我们的客户方便地取、还车的问题?这就是我们运营方要动脑筋了。加大停车网点的密度,实现网格化的管理,包括新能源汽车的配套充电设施,是靠我们的运维人员及时调配网格化。这就是考验我们的运营管理水平。

你说那种自由停,我们的新能源汽车可不可以?完全可以,没有问题。但是呢,我想呢,作为企业运营方来讲呢,一个是要满足客户的需求,另外我们还有培养客户使用习惯的义务。

程世东:便利性不是说需要无限便利,其实就跟自由不能无限自由是一样的。

岳殿伟:您说得非常好。所谓的相对便利,你在这方面便利了,其它方面就要付出代价。

4、“大玩家”的游戏规则

主持人:共享汽车发展到现在,很多小规模企业都消失了,是不是只有大公司、大玩家才有资本进入这个领域呢?

谭奕:这个行业其实蛮难做的,包括在国内、国外,应该说没有什么可借鉴的成功的案例。对一个创新行业来讲,再加上它又是跟汽车相关,难操作和管理,它的约束和法规更多。

刚才我们谈到像停车这种规范性行为,很多政府监管部门都会涉及到跟汽车运营相关的规定。包括刚才我们也提到运营模式,运营模式跟什么有关系?跟你定的运营规则有关系。运营规则跟什么有关系?跟我们刚才谈到的充电设施、加油设施、加油便利性都有关系。所以这是一个涉及到的产业链很长的一个行业,它的门槛自然就会很高。

但是呢,不代表门槛高到没有人进来或者说没人敢进,进来的人还是大把的。问题在于因为这个行业的操盘和操控性难度非常高,所以要求我们从企业管理、资源管控、人才管控、运营管控多方面都必须小心翼翼。这要考验一家企业的管理智慧和资源,以及对相关政策的理解,和整体战略把控能力。

很多创业公司光有一腔热血和一些技术,从某一个方面和某几个方面切入这个行业,它的生存能力确实是会比较弱,会很受挑战的。这就是为什么在这个阶段,在这条赛道上你会发现“倒下”的公司不单是因为资金问题,更多的是在于那些它不具备的因素。

但是为什么这么难做还有这么多企业进来?就是因为它前景太好了。就是说为什么我们讨论了半天,大家都说不好做也有很多倒掉了,但是依然有非常多大当量大体量的公司毅然决然地投资涉足这个行业。因为我们对前景都是可期的。

岳殿伟:可能大家关注的是共享汽车怎么又有人进来又有倒闭,怎么反反复复啊,前赴后继的。其实我们观察其它行业,比如餐饮业,每天都有关张的,每天也有新开张的,大家习以为常了。但是共享汽车为什么大家关注呢?第一我们是新兴的行业,再加上前一段时间共享单车的问题,大家会把共享汽车跟共享单车做一个对比。实际上这是完全是两种商业。

搞共享汽车首先要解决好四个问题:突破一个瓶颈,克服两个难点,打造一个核心。突破一个瓶颈那就是解决停车资源的瓶颈,谁占有了密布的停车资源,谁就有了占有市场的先机。

克服两个难点,首先一个资金的难点;第二个难点,解决人才队伍建设的难点。再好的商业模式也需要人去实现,这个行业呢又是一个新兴的行业,没有成熟的人才队伍,大家都是边干、边学、边摸索、边总结、边前进。打造一个核心就是打造一个集运维、调度、指挥、管理、数据搜集、整理分析的平台,演化到客户端就是APP。

在实际的运营当中,必须要抓精细化的运营、精细化的管理,因为是重资产的投入,现金的回流是很慢,细水长流。可以说我们的利润是一块钱一块钱挣,但是我们订购车辆的时候都是几千万上亿的资金投入出去,如果没有一个精细化的管理,很难保证我们利润能够如期回收。一定要以收益化管理为目标;千方百计控成本,不该花的钱一分钱不能花。

主持人:共享汽车未来会有哪些可期待的、成熟的盈利模式吗?

岳殿伟: 作为运营商来讲,首先要控制好车辆的采购成本,根据我们的市场定位、定价来倒推确定我们采购多少钱的车,控制好成本。在运营过程当中,把产品、价格等边际成本控制好,为将来的盈利打下基础。

谭奕: 共享汽车使用的生产资料是什么?就是车。车其实是靠规模去降成本的。而在现有的阶段下,在试水的过程当中当规模还不够大、投入数量不够多的时候,这就不是一个普世性的出行方式,用户数量就有限。这就是难的地方,在现在没有太大规模的情况下,我们还得把它变得可持续,这就非常考验我们了。

至于整体盈利情况,当你把单车相关的成本做平了之后,你每做大一块成本就会优化一块,利润就会增加一块。所以越往后利润越可期的。最难的就是在最早的阶段,成本很高,便利性不足,问题很多,用户不成熟,没有合适的人才。这恰恰是回过头来又说这个行业为什么门槛那么高,不是高在钱上,更多的是高在运营、管理,这是太难的一件事情。但是一旦突破了,就没有任何障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