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滴滴顺风车,想回归不容易

原标题:滴滴顺风车,想回归不容易

(观察者网 文/一鸣 编辑/庄怡)自去年8月停运以来,滴滴多次高调宣布顺风车的整改措施,每次都引发顺风车是否即将归来的传言,但却又屡遭否认。那么,滴滴顺风车的回归,究竟离我们有多远?

屡次整改,屡次否认上线

4月15日下午,“滴滴顺风车”在其官方微博发表了署名为滴滴顺风车负责人张瑞的《滴滴顺风车致大家的一封信》,信中提到了顺风车在下线期间的反思,并提出五大整改措施,包括;用户准入信息筛查持续加强,尽最大努力杜绝人车不符;加大客服资源投入,提高客服处置能力;提升应急处置能力,优化调整流程。

这是“滴滴顺风车”微博自去年8月22日以来第一次更新,在公开信发出后,滴滴出行副总裁柳青迅速转发了此条微博。

公开信发布后,网友纷纷猜测滴滴顺风车是否即将恢复上线。但当天滴滴方面向观察者网回应称,目前顺风车仍然在全力投入安全整改中,暂无具体上线时间表。“后续我们会逐步公布更多产品改进方案和安全策略,广泛征求社会各界意见。”

实际上,滴滴的这一表述已经不新鲜。在去年5月和8月先后发生郑州空姐被害案和乐清女孩被害案,滴滴顺风车被推向了风口浪尖,当年8月27日,滴滴宣布无限期下线顺风车业务。

在随后的时间里,滴滴开始进行整改,期间滴滴推出了多项整改措施,也多次否认上线传闻。

例如,滴滴顺风车下线不久,就推出了夜间服务卡,凡是满足注册信息一致、安全单数等六项规定后才能进行夜间服务。同时引入人脸识别验证,不定期抽查;针对对乘客安全问题的诟病,滴滴还推出了一键报警、短信报警、全程录音功能、录像功能,尽管滴滴推出了一些的整改措施,但在交通部等多部门联合审查过程中,滴滴还在7个方面存在33个问题,由于整改还不到位,滴滴顺风车继续下线。

往年春运一直是顺风车的旺季,但今年春运期间,滴滴再次表示,顺风车无法继续提供服务,原因是各方对顺风车产品的设计、安全标准、责任界定尚未达成共识,无法上线。

3月21日,距离滴滴宣布All in安全200天之际,滴滴再次对外公布安全整改相关进展,此次公布的阶段进展,涉及安全管理、推进合规、产品安全功能、处置流程、警企合作、倾听外部意见、安全教育等7方面,超过30项安全相关措施。

滴滴当时表示,安全攻坚200天以来,其认识到“出行行业面临的安全挑战和责任”,并密集推出系列安全保障措施,不过,“这些还远远不够,目前依然正在进行安全整改,在未完成隐患整改前,无限期下线顺风车”。

滴滴不在,竞争对手来了

虽然滴滴多次否认重新上线顺风车,民间却已经出现呼唤其归来的声音。确实,顺风车的出现大大降低了司机和用户的出行成本,另一方面,从节约社会成本和保护环境上来说,顺风车也是一项很不错的服务,最符合共享经济的初心。

相关业内人士向观察者网介绍,“有需求的人会希望这个东西回来,因为真的有需求的人是愿意承受当中的风险,他自己也会有自己的办法来规避风险。”

滴滴顺风车迟迟无法上线,最难受的应该是程维。对于滴滴而言,尽管顺风车的客单价排在专车、快车之后,顺风车15%的订单份额也不如快车的80%来的多,但顺风车却是滴滴少数赚钱的业务之一。

滴滴出行创始人兼CEO程维

根据滴滴出行此前发布的数据,顺风车上线3年以来,出行次数达到10亿次以上,顺风车业务在2017年为滴滴带来8亿元利润。

在和uber合并后,滴滴在国内线上打车市场中已占据了霸主地位多年。可就是这样一个当之无愧的老大,至今没有实现盈利。2018年上半年滴滴就亏损超过40亿,滴滴顺风车一天不上线,滴滴就少了一份利润。

前述业内人士表示,“虽然滴滴内部顺风车上线与否仍有疑虑,但肯定是希望顺风车上线的。”

滴滴顺风车迟迟无法归来也给了竞争对手壮大的机会。包括高德地图、嘀嗒和哈啰在内的一众出行平台开始抢夺这块蛋糕。嘀嗒和哈啰成为滴滴顺风车下线的最大收益者,不少的滴滴顺风车司机和用户转向嘀嗒和哈啰平台。

极光大数据统计显示,截至2018年12月,嘀嗒出行APP的渗透率同比9月大幅度上涨8.4%,其月活跃均值也有略微上涨。相比之下,滴滴出行APP和滴滴车主APP的月活跃均值分别下降300万和91万。

相比嘀嗒的小打小闹,获得阿里巴巴加持的哈啰出行数据似乎更好。2月22日,哈啰出行公布数据显示,顺风车业务已经在全国300多个城市上线,车主注册量突破200万,累计发布订单量超过700万。

不过,安全仍是摆在这些后来者面前的大山。虽然滴滴顺风车乘客遇害事件发生后,各平台都着力安全。例如,哈啰在产品定位设计上拒绝社交相关功能,司乘沟通采用虚拟号码,对车主还建立了一套包含事前、事中、事后各环节的多重审核制度;嘀嗒也在接单时采用了人脸识别。但本质上,后来者们在顺风车的安全问题上仍是亦步亦趋,并没有革命性的进展。

除了安全问题,这些后来者在运营上的问题更为严重,根据极光大数据2018年第4季度APP市场渗透率数据显示,滴滴出行渗透率为14.7%,嘀嗒出行渗透率为1.9%,哈啰出行渗透率为1.6%。渗透率的低下使得打车难进一步加剧。

此前顺风车很大程度上依赖滴滴积累起的用户和技术。车辆运力充分,乘客自然更容易叫到车。而无论哈啰还是嘀嗒,在运营经验、出行数据的积累和匹配的算法等方面都还不如滴滴,想要取而代之短期内根本不可能。

上线为期不远?

面对对手的不断进逼,滴滴也在为顺风车的重新上线进行努力。除了一个接着一个版本的整改措施,加强和政府部门的合作也成为滴滴的重要工作方向。

1月8日,滴滴宣布与太原市政府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在共建新能源共享汽车产业园、共建人工智能未来交通创新中心,以及扩大全国中部区域客服中心规模三个方面展开合作。

3月11日,滴滴与西安市政府、航天基地分别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将在建立滴滴丝路总部、发展城市智慧交通、完善西安新能源充电设施等方面开展合作。

3月15日,滴滴任命中原地方事务部负责人庞基敏担任集团安全与政府事务部高级副总裁,庞基敏曾就职于华为技术有限公司,主导和负责华为公司全球政府事务相关工作。

4月13日,滴滴与嘉定区人民政府签署合作签约仪式,协议明确,滴滴将在嘉定建设创新总部以及运营总部,与嘉定区共同推动新能源汽车运营,自动驾驶创新技术,开展普惠出行运营试点建设。

众所周知,我国的公共交通仍以政府主导。例如轨道交通一般为政府直管运营,公交车、则以地方政府主导与公司运营相结合为主。可以说,不论哪一种形式的公共交通,均有政府的支持与配套的相关法规的监管。

之前顺风车风波之后,就有媒体曝出滴滴并没有把它的有关数据全部传到监管平台,特别是滴滴顺风车。随后交通运输部更是明确要求滴滴及时有效地把数据传到政府的监管平台。滴滴发力政府关系,或许也正是想要改善自己在这方面的形象。

政策面上似乎形势也在带来积极信号,今年全国两会期间,交通运输部部长李小鹏表示,网约车是新的业态,它的发展给老百姓出行带来便利,但发展过程中也带来了安全等问题。2016年网约车新政出台之后,100多个网约车公司取得了经营许可,网约车正在步入规范发展的轨道。

李小鹏强调,“无论是交通运输的新业态,还是传统业态,它都是服务人民群众的,所以必须把安全放在首位,”所以下一步的监管重点也要放在这个地方,政府要加强监管责任,企业要履行好主体责任。

前述业内人士向观察者网表示,从目前的态势来看,滴滴顺风车已经具备了初步上线的条件。如果它能成功上线,将会从网约车层面的整改给了大家一个信心,不管是整改措施还是整改信心是可以移植到顺风车的。

不过他同时指出,即使重新上线,滴滴顺风车也会面临几个新的问题:首先不会像过去那样在利润上带来巨大的提升,“滴滴出台的安全举措是耗费大量的成本在里面的,它会使得利润率大幅下降”;他还认为由于安全举措会给司机、乘客带来一些使用上的不便,可能会使顺风车的使用率达不到预期。

“顺风车放在以前对于滴滴来说是一个很好的利润点,放在现在更多就是内心的一个坎。哪里跌倒哪里爬起来才是最重要的,”他说。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