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婴>>正文

重温与孩子的初见,常德两辣妈说出的话倍酸爽

原标题:重温与孩子的初见,常德两辣妈说出的话倍酸爽

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没有什么能跟为人父母的心情相比

尤其是第一次看到自己的孩子的

那种喜悦、忐忑、担忧和兴奋

那是人类最深刻、最原始的感情

不管孩子是否与父母的想象一致

都无一例外会在未来的岁月里

成为父母最大的牵挂

你和你的孩子的初次见面是怎么样呢

你还记得吗?

我独一无二的惊喜

■郑乔尹

第一眼看到你的心情?

说实话,没有看到你姐姐时那么激动。妈妈当时比较淡定,甚至带着一种比较的心态,看你和你姐长得像不像、谁更漂亮。哈哈,当你长大后听到这个回答,会不会有点失望?

小芊,我知道你就是你,随着和你相处时间的不断增长,我越来越确切地意识到:你就是你!我独一无二的惊喜!外加甜蜜的负担,粘人的魔怪。

自从有了你,不说独处,哪怕我和你爸爸出去约会(看场电影)的时间,都明显减少。上周六,你上午上完早教,中午和姐姐在家自然而然做了一些放飞自我、增强感情的游戏,下午2点便欢欢喜喜地陪姐姐去上早教了……下午4点多时,你旺盛的精力终于从小小的身躯中释放完,吮着我的奶头,在一家人返程的途中疲惫而满足地入睡。

你的姐姐也没扛多久,于晚上6点钟时在沙发上倒头大睡。而我和你爸爸,望着你们两张睡得香甜的、神态相似的面孔,如临特赦,窃喜地拎起钱包和车钥匙,蹑手蹑脚地匆匆出门,简直一骑绝尘……两个月了,我们终于在繁忙的周末生活中觅得一丝喘息的间隙,赶着去看一场听说还不错的电影。

按理说,你的安全感比你姐建立得好。因为我怀上你的时候,就觉得这是老天赏赐给我的意外,让我有机会再一次成为母亲。心理学上说,母亲在怀孕期间的整个精神状态,会很大程度上影响宝宝的安全感。

于我而言,一切仿佛似曾相似,一切仿佛重来一遍,在孕育、等待、陪伴你的过程中,我少了第一次的焦虑不安,变得平和、成熟很多。是你帮助我,从过去那种“不尽如人意”“留下不少遗憾”的状态中走出来。

更重要的是,你还让我明白,不完美和缺陷,正是人生命的一部分。

我对你充满感激。

尽管你每天像蚂蟥一样粘在我身上,只要我在场就不让其他人抱;尽管你两年来摸索出卧、跪、站、横、趴各种花式吃奶姿势,把我丰润的乳房扯成了干瘪的丝瓜;尽管你白天受了小委屈夜梦中惊醒,哭喊着我的名字让我夜不能寐……

我依然爱你,不是因为你和姐姐一样拥有黑亮的大眼睛和清晰的长眉毛,不是因为你的肤色区别于姐姐像梨花一样洁白;而是在第一眼见到你之前,便已经如此。

我爱你,如我期待中的部分;也爱你,期待之外的部分。

被辜负的初次见面

■陈颖

很多时候,我们对某个场景的期待,往往会被影视片段所蒙骗,比如:第一眼看到自己的孩子。我满心期待,能和我的孩子在第一时间来个温情的拥抱,然后文绉绉地说上一句:“初次见面,请多关照!”然而,生活就是生活,满怀希望终将会被失望打破,当那个小眼大嘴的小娃出现在我的面前时,我只想大声问苍天:“到底哪里出了错?”

2011年6月19日早晨6点,离预产期还有1个月的我突然大出血,来不及多想,赶紧和老公开车直奔医院。经过半个小时的术前准备,我被匆匆推进了手术室。因为时间太早,父母的手机都没开机,老公只好委托父母的邻居去敲门,让他们赶紧来医院,同时又让姐姐去我们家拿已经准备多时的宝宝衣物。

手术室里,我满怀憧憬地开始期待与宝宝见面的场景,到底是“激动落泪”还是“喜笑颜开”,我还在对自己的情绪进行反复揣摩呢,“男孩,5斤8两。”护士已经把孩子抱到了我的右手边。距离有些远,我根本看不清孩子的模样,只看见孩子红黑红黑的,沾着不少白色的东西,脏兮兮的。

孩子被抱出手术室后,据老公的描述,在外等待的外公、外婆、姑妈、姑爹以及外公、外婆多年的邻居一拥而上,然后同时愣住了。“家属接一下孩子,跟着我去给孩子洗澡。”护士向一众人说道。然而,没有一个人向这个“脏兮兮的丑娃娃”伸出热情的双手。“真的太丑了。”老公痛心疾首地描述了第一眼看见他儿子的场景。最后,是父母多年的邻居站了出来,接过孩子,抱着他去洗澡了。洗完澡回来,大家估计已经认清了残酷的现实,开始争相围观孩子。外公看了一会儿,终于发出了一声感慨:“洗完澡没有开始那么丑了呢!”

从手术室回到病床后,我右手挂着吊瓶、背上背着镇痛棒,完全不能动,只能用余光瞄见床边的小床里睡着一个小人儿。“要不要看你儿子的第一张照片?”姐夫举起手机,在我面前晃了晃。然后,我终于在手机里看清了儿子的长相,那叫一个丑。瘦拉吧叽的脸蛋上,长着一双无比细小的眼睛,鼻子也是小小的,嘴却是大大的,皮肤通红,耳朵边还有不少绒毛,活像一个没进化好的小猴子。不是说双眼皮是显性遗传吗?不是说儿子像妈吗?我的大眼睛双眼皮到了儿子这儿完全“失灵”,巨大的失望顿时将我席卷。“第一张珍藏版哦,你们记得付多一点版权费!”姐夫收回了手机。我在心里翻了无数个白眼,“这么丑的照片,谁要买?”

我在医院住了5天,每天妈妈都看着隔壁病床的女娃儿由衷地赞叹“你家的妹子长得真乖啊”,却对她外孙的长相只字不提。“宝宝和我出生时候长得像吗?”我试探着问妈妈。“不像,你哪有这么丑!”我的亲妈啊,你不能说点好听的哄下我吗?

娃如今已经8岁了,比小时候的长相“进步”了不少。虽然中途我一度曾怀有“哪天突然变成双眼皮”这样不切实际的想法,但现在已经基本接受了“这个娃是2.0升级版的他爹”这个现实。每当他搂着我的脖子,说“妈妈我爱你”的时候,长得好不好看又有什么关系呢?

编辑:邰雅麟

声明:内容原创,如需转载请联系常德晚报微信公众号,经后方同意授权后,可以转载并请标明出处,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综合

关于我们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